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忆/滥盘与希望

 
 
 

日志

 
 

风吹落了多少断枝   

2012-11-04 21:15:00|  分类: 随拍随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风吹落了多少断枝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此路不通》

阿忆手机拍摄
北大第一教学楼楼后小路
2012年11月4日12点59分
 
      昨夜和今天凌晨,北京暴风雪,在北大新闻与传播学院办公室睡了一夜沙发,中午踏雪去农园食堂吃饭,然后去四处转转,拿着手机,拍了这些断枝照,天冷风大,出来时没穿厚衣服,很快手脚就冻僵了,跑回办公室温暖地大睡了一觉,晚饭后,本科生们在门外弹着钢琴,分声部唱着30年代的悠扬老歌,俺在办公室里,把断枝照一一发了。
风吹落了多少断枝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一夜暴风雪,北大未名湖南岸,老槐断臂。
 
 

风吹落了多少断枝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未名湖南岸,水边一棵大树,被连根拔起。
风吹落了多少断枝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风吹落了多少断枝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断落在未名湖的粗壮残枝

风吹落了多少断枝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风吹落了多少断枝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未名湖南岸,花神庙遗迹,散落着吹折的树枝。

花神庙南方,通向燕大新闻系讲师斯诺墓碑的石级下,一段断枝。
风吹落了多少断枝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风吹落了多少断枝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这棵古树高处的断枝,足有12厘米直径,如果当时有人路过树下,会非常危险。

风吹落了多少断枝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天亮后,发现俺的办公室北窗外的断枝,狼藉一片。


风吹落了多少断枝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北大新闻与传播学院南墙外,一棵松树从根部折断,砸伤了几辆自行车,旁边巨大的丁香树和紫薇树被刮断一些纸条。这棵树,俺读本科的时候,就站在这里了,可惜。
风吹落了多少断枝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风吹落了多少断枝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北大燕南园小路两侧的断枝

风吹落了多少断枝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北大燕南园南部,褚先生家南侧小路旁,堆在一起的断枝。


风吹落了多少断枝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北大燕南园东南部,陈岱孙先生故居,被风劈裂的两根巨大的断枝。


风吹落了多少断枝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北大燕南园北部小路,一颗巨大的丛生丁香树,被连根拔起。这么粗的3棵粗杆,怎么会这么小的根,难道是新移栽的?天这么冷,如果不赶紧重新埋根入土,它会被冻死。
风吹落了多少断枝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风吹落了多少断枝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燕南园每一位老先生故居的门外,都散落着昨夜断枝,昨夜该是多大的风?

风吹落了多少断枝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北大新闻与传播学院对街,大树断枝,不由得想起汉末赵云老将。

  评论这张
 
阅读(34439)| 评论(8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