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忆/滥盘与希望

 
 
 

日志

 
 

06《国立西南联大》(上)  

2011-08-24 01:05:00|  分类: 电视专题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主持人许戈辉:1938年春天,国民政府行政院下令,清华、北大、南开在湖南合组的长沙临时大学,更名西南联合大学,在昆明,北大特殊的一页翻开了。

 

  这是西南联大保存下来的一间教室,简陋而平凡。

 【中共云南师范大学党委原副书记许珍:在这样的教室里边上课,它的特点是什么呢,因为窗是用棉纸糊的,一刮风,风吹棉纸,沙沙沙地响,下雨的时候,雨打在铁皮顶上,叮叮当当地响。教授讲课要声音很大,才能压得过雨声和风声。

  西南联大初建,下无寸土,上无片瓦,只能借助昆明的现有学校校址。但昆明城区的学校,实在太少,所以联大理学院,不得不设在北郊,工学院在东郊,法学院和文学院远在200公里以外的蒙自县,当年陈寅恪、陈岱孙、朱自清、闻一多都是在蒙自一家外国公司寄住,条件十分艰苦。

  抗战期间,昆明物价上涨了300倍,西南联大教授的工资只涨了5倍,为了养家糊口,即使闻一多这样的名教授,也不得不拿出手艺,挂牌为人刻图章。

 【西南联大毕业生:闻一多一家有8口人,除了夫妇俩,5个孩子、还有老妈妈——赵妈——帮他做活,从北方带来的,靠他1个人的收入来维持生活,很困难,每个月,工资只够家人基本伙食费,要吃点小菜可以,要吃肉吃蛋就成问题。有次端阳节,我到闻先生家,一家人在开家庭会。开家庭会讨论什么问题呢,那天是端阳节,有人送来个鸡蛋,妈妈就说:“爸爸身体不好,这个鸡蛋应该给他吃。”

  即便如此,闻一多依然用功学问,除了上课,轻易不出门,因为大家总是劝他“何妨一下楼”,渐渐地,闻一多教授多了一个雅号,叫“何妨一下楼主人”。

 

  西南联大人多房少,就连盐商的仓库,也改成学生宿舍。

 【北大地质系董申葆教授:新校舍一个大房子住三四十人,双人床一排排地排满了,双人床对面有张长桌子。一个月大概6块钱的伙食费吧,吃的米,有一阵是云南粮仓供给的。那些米中,有相当多的沙子、稗子。穿的就更简单,两套黄布制服、一个棉大衣,就这么过冬。

  1938年秋天,日军第1次轰炸昆明,此后,日机频繁出动,一旦警报拉响,联大师生必须立即停课,躲避空袭。

  为了减少损失,西南联大在滇黔川交界的偏僻小县,建了分校,那里的条件更差,食堂没有桌椅,学生们就把饭碗放在地上,用粉笔在碗的外围画上一个圈儿,表示饭桌。那里没有电灯,每当夜晚来临,学生们纷纷点起桐油灯照明。那时最为动人的场面是,晚饭后,学生们手持油灯,成群结队地去图书馆自习。

 【中共云南师范大学党委原副书记许珍:到图书馆来看书的人非常多,像我们在南院的,饭都吃不完,就赶紧丢了碗,来占位子,队排得很长,但是经常还占不到位子。占不到位子怎么办,只好到茶馆里面,蹲茶馆,去做作业,去看书。

  联大中文系学生汪曾祺,后来回忆说,“图书馆座位不多,看书多半在茶馆。昆明街头的大小茶馆,竟成了西南联大为数众多的图书馆的分馆”。

 【中共云南师范大学党委副书记许珍:当时物质条件确实非常艰苦,有个有名学者林语堂先生从美国来到昆明,参观了西南联大,他说了两句话,他说,他看了西南联大的师生学习、生活情况后,感到“西南联大物质生活不得了,极其艰苦,但是精神生活,了不得”!

 

 “刚毅坚卓”,是西南联大校训,在北大100年历史中,西南联大8年,是杰出人才出炉率最高的时期,大概是“家贫出孝子,糟糠养贤才”的道理。

 【采访北大地质系董申葆教授:那时候,昆明也乱,轰炸、搬家是常事,但国难当头,大家都很努力。当时联大有个校歌,我们每一个学生都很熟悉,而这个校歌的确是激励了我们。歌词中有这么几句:“千秋耻,终当雪。中兴业,须人杰。便一成三户,壮怀难折。”

  西南联大物理系学生杨振宁,后来回忆说,西南联大4年,给他影响最大的,是物理系的两位教授——王竹溪和吴大猷——他说,当年的课堂笔记,现在仍然有用。

 【中共云南师范大学党委原副书记许珍:当年西南联大学生上课时候用的课桌椅,大家都称它为“活腿椅”。但是就在这破桌椅上,西南联大培养了一大批的科学家。比如说杨振宁、李政道、两弹元勋邓稼先、历史学家何炳棣、物理学家丁肇中等等一大批世界有名的科学家,也培养了一大批“解放”后各条战线上的领导骨干,有的就是党和国家的领导人。这些人,就是坐在这样简陋的“活腿椅”上,完成了学业。

 

  西南联大的本科生,是三校合一,不分彼此,但研究生院,各自独立。1938年,任继愈考取北大研究生院的文科研究所,成为大哲学家汤用彤教授的得意弟子。

 【北京图书馆馆长任继愈:我觉得北大有个好的传统,那就是相信同学自己的能力,好多课程不是把着手教的,而是自己读,自己看。这个很有好处。而且老师也不鼓励死记硬背,死记硬背答的卷子,分数都很低的。西南联大的文科研究生有李赋宁、王瑶、季镇淮,理科研究生有钱伟长、邓稼先、朱光亚、董申葆。

  70岁的物理学家黄昆教授,当年在洗练联大,是吴大猷教授的硕士生。

 【中国科学院半导体所所长黄昆博士:西南联大从学术方面来讲,还是比较强的。我记得我后来到英国读研究生时,与其他同学比较起来,我明显地比他们基础要强。虽然我是去读博士生,从我实际的情况看,甚至已达到博士后的水平。这就完全反映了当时西南联大在学术方面深厚的底蕴。

  1945年,黄昆考取中英庚款董事会资助,去英国利物浦大学读博士,而且娶了这位英国太太。

 

  西南联大文学院院长冯友兰,为联大纪念碑撰写了一篇碑文,中文系主任闻一多为它刻下篆文。1978年,杨振宁回到这里,一边唱校歌,一边打拍子。他告诉众人,回母校,唱校歌,是他30年来梦寐以求的事情。

 〖《满江红·国立西南联大大学校歌》起:“千秋耻,终当雪。中兴业,需人杰。便一成三户,壮怀难折。多难殷忧新国运,动心忍性希前哲。待驱除仇寇复神京,还燕碣。”

  评论这张
 
阅读(52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