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忆/滥盘与希望

 
 
 

日志

 
 

05《国难当头》  

2011-08-24 00:16:00|  分类: 电视专题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主持人许戈辉:实际上,20年代的北大校长,已经不是蔡元培,其实是总务长蒋梦麟博士代行校长职权。只不过,蔡校长名声在外,即使云游海外,不愿再管北大,他依然是法定校长,蒋梦麟,只是个代理校长。1930年冬天,在蒋中正建议下,蒋梦麟辞去教育部长职务,正式改任北大校长。30年代的校长并不好当,那是一段国破家亡的岁月。

 

  1931年九一八深夜,驻华日军突袭沈阳革命军,远在北京疗养的张学良副司令,为了避免刺激日本人,下令收缴武器入库,致使日军如愿以偿。随后几天,日军占领长春、吉林、敦化,北攻齐齐哈尔,南炸锦州。日本人宣布,东北13600所小学,194所中学、30所大学,必须全部关闭。

 

  东北告急的消息传到北大,北大学生通电全国,抨击日军贪婪和昭彰野心,同时组织“南下示威团”,去南京请愿。12月3号,北大学生先是在前门火车站集体卧轨,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和“誓死收复东北失地”,而后南下。两天后,学生们抵达南京,游行示威。汪精卫接见北大代表,说“应付目前局势的方法,兄弟认为有8个字,就是‘一面抵抗,一面交涉’”,他反对蒋中正只交涉、不抵抗的政策,认为“不丧主权”是“共赴国难”的原则。因为极力主战,顺应民心,汪精卫还政,出任行政院长,让北大吃了一颗定心丸。

从这些旧照片上,依稀可以看出,北大学生当年的热烈激情。

 

  这一年,张中行考进北大中文系,从北京远郊搬进骑河楼西侧的北大法学院。他没有参加“南下示威团”,无论世事风起云涌,他只是一心想着读书做学问。他就是杨沫在长篇小说《青春之歌》里塑造的那个“于永泽”。这位大出版家,提起当年故事,不生气,不辩解,说的除了沙滩儿的住和沙滩儿的吃,再就是学术学风这些象牙塔里的旧事。

 【人民教育出版社高级编辑张中行:北大的影响,主要是校风,虽然蔡先生不在这里了,但学术至上的风气还是没什么变化,老北大的学术自由风气没变。

 

 【主持人许戈辉:张中行的写作生涯,从70岁开始,他今年的年龄是88岁。在从事写作的18年里,他写了8卷散文,一共380万字。在他的文字里,30年代不会被忽略,但在这位安闲的大学者笔下,30年代和其他年代没什么不同。他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书生,即使战火连绵,内忧外患,他只是记得,无论什么时候,中国人的孩子都要有人教书,而他,只是想做个教书人。

 

  1935年初夏,第29军副军长秦德纯,奔赴庐山军官训练团,向蒋中正报告华北局势,请示机宜。蒋中正密令第29军承担华北重任,“务须忍辱负重,委曲求全,以便中央迅速完成国防”。第29军军长宋哲元中将,是长城抗战的名将,蒋中正的这个命令,使他的英雄军队陷入尴尬境地。日本人在华北得寸进尺,要华北政权化,国民政府和第29军只能顺应,还得组织“冀察政务委员会”,时间是12月16号。

  此时此刻,主战派汪精卫,遭遇刺杀,不得不离开政坛,出国疗养,抗日名将宋哲元,不得不担任“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长,成了亲日将军,而昔日北大图书馆馆长兼伦理学教授章士钊,竟是这个委员会的“法制委员会”顾问!

 

  为了阻止“冀察政务委员会”成立,北京6000名学生,决定在12月9号游行示威。

 【原国家经济委员会原主任袁宝华:一二九游行队伍,是从府右街过来,走北海大桥,到北大红楼。经过北大红楼时,我正在地质馆做实验,听到下面叫人——因为上午大家已经得到消息,游行队伍已经进城了——游行队伍一过来,大家就从地质馆楼上跑下来参加了。当时,北大红楼后面有个上课的钟,已经有人在敲了。敲钟这个人,后来到香港大学做了教授。一听到钟声,楼上的人都下来了。尤其在游行队伍中,又有人在那儿叫号,说“你们北大的学生不要忘记了五四的传统”!这很有点激发作用。

  五四学潮,北大是急先锋。一二九学潮,北大却是在外校刺激下转而响应。不过,北大毕竟是北大,很快成了学潮中坚。

 【原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袁宝华:从北大沿着北河沿儿,经过东华门前面,到王府井南口,就到了使馆区。也就是说,冲到那个地方,就要流血了。警察在王府井南口,布置了一个很厚的防线,学生一冲到王府井南口,他们就动手打,把一些同学打得头破血流。

  在与警察的对抗中,100多名学生受伤,30多人被捕。

  燕京大学新闻系讲师斯诺,目睹一二九学潮,当晚给纽约《太阳报》发去新闻报道,说一二九学潮是新的五四运动。

  第2天上午,北大学生开大会,选举产生“北大学生会”,推举外语系学生朱穆之做主席,物理系学生韩天石是副主席。

 【原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袁宝华:北大学生会原来没有成立,也就是一二九这一天才投票。所以一二九第2天,学生会才成立,接着酝酿一二一六罢课游行。

  为了扩大影响力,斯诺把北大数学系学生黄敬,清华历史系学生姚依林,燕大学生黄华、陈翰伯、龚普生龚澎姐妹叫到崇文门苏州胡同盔甲厂13号寓所,面授机宜,建议在一二一六大游行之前,制造舆论。于是,龚氏姐妹在燕大临湖轩办了外国记者招待会,请到合众社、《芝加哥每日新闻》、天津《华北明星报》、《亚细亚杂志》、上海《密勒氏评论报》、《大学》杂志的6位记者。也就是从那时开始,经济系学生龚普生,渐渐成长为外交家,建国后,出任外交部国际司副司长。龚澎是历史系学生,建国后长期担任外交部新闻司长,举行记者招待会,已经是家常便饭,最后官至部长助理。她的丈夫,是外交部副部长乔冠华博士。

 

 【主持人许戈辉:19351216号,是“冀察政务委员会”举行成立典礼的日子,北大1000名学生举着“北京大学示威团”的大旗,走上街头。他们走到南长街口,准备冲击日本大使馆,警察用高压水枪拦截。北大学生总领队朱穆之第1个冲上前,抢夺高压水龙头,警察的棍子,打破了他的前额。

 

 【原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袁宝华:新华门那个地方军警比较多,那时候的警察,都是拿着大刀的,他们拿着大刀,挥舞着上来,把学生打散,有好多个学生受伤。有一个叫“蒋经伦”的同学,鼻子被割破了。还有个女同学,叫“黄淑申”,屁股给刺了一刀子,满身都是血。

  这里是宣武门,当年的旧城楼,早已不存在。在一二一六的示威中,就在这城门紧闭的宣武门城楼上,斯诺夫妇用照相机,拍下了美国人无法理解的这段历史——一部分中国人反对外族侵略,另一部分中国人却来镇压——在游行中,北大校旗,先后换了5面,但屡次被警察撕毁。学生们一次次跑进布店,买来白布,再次写上“北京大学”。

  有一部分学生,从前门冲了出去,列队走进天桥广场。黄敬站在这辆电车上,向人潮涌动的北京人演讲,带领大家,高呼“反对成立冀察委员会”和“武装保卫华北”。

 

 【主持人许戈辉:实际上,一二一六大游行,比一二九学潮更成功。如果说,在一二九学潮中,北大学生多是观望,那一二一六大游行,已经没有北大学生能无动于衷。这次蔚为壮观的大学潮,迫使“冀察政务委员会”不得不延期成立。

 

  82岁的袁宝华回忆说,他在北大地质系读书时,宿舍里只住两个人,两个人在一二九学潮之前,没说过一句话,但一二九学潮改写了北大学生的精神生活,学生们又开始在群体议事中,探讨国家的命运。

  不久后,北大学生得知,红军经过“长征”,落脚陕北。但此时的北大不知道,不久之后,他们也将有一次“长征”,路线,恰好和红军相反,是南下昆明。

 

 【主持人许戈辉:1937年七七事变,驻扎北京宛平的第29军,与驻扎长辛店的日军发生摩擦,日军突袭卢沟桥,促发中日全面战争。很快,华北陷落了,国民政府下令,清华\北大、南开,南迁长沙,合组长沙临时大学

 

  11月1号,“长沙临大”开学,紧接着,首都南京沦陷,武汉告急,长沙战事也越来越吃紧。湖南省主席张治中中将,要求临大师生参军,化为抗日武装力量。蒋中正反对,下令临大继续南迁,为未来保存知识力量。

  1938年2月19号,临大师生自长沙启程,跋涉两个多月,先后抵达昆明大后方。

  在整个日据时期,北大只有文学院院长周作人留守,一直在北京执教。

  评论这张
 
阅读(4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