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忆/滥盘与希望

 
 
 

日志

 
 

3《外交官的摇篮》  

2011-12-31 23:47:00|  分类: 电视专题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主持人许戈辉:2011年2月24号黄昏5点,在利比亚革命前夕,中国第1架包机飞往雅典,目的地是的黎波里,任务是,把滞留利比亚的中国人接回中国,飞机上还装着食品、药品、重要的应急物资。利比亚有36000名中国公民,其中一些受到袭击,甚至受了伤,他们最渴望的是早日回家,中国政府通过海陆空多种途径,安排他们撤离。可以说,这是冷战后,规模最大的撤侨行动。

  中国驻利比亚大使王旺生,是76届北外毕业生。在希腊克里特岛,指挥接收和继续撤离的中国驻希腊大使罗林泉,也是北外校友。

 

  实际上,那些在外交战线上工作的北外学子,每一天,都有可能面临,难以预测的突然状况。

 中国驻乌克兰大使姚培生:我每天没有感觉到今天很轻松的,我总怕有什么事情,因为有些事情是难以预测的,国家、政局的变化,比如我在乌克兰,碰到了橙色革命,我原来没想到,会几天时间,几十万人上街,这个就需要应对了。

  1964年,姚培生考入北外俄语学院,本科毕业后,在北外继续读研究生。那时候正值“文革”,北外教学秩序遭到破坏,直接危及外交事业,周恩来心急如焚。1970年冬天,周恩来先后4次,接见北外校官,就办学方针、培养目标、学制、教材编写、教学方法等等问题,做出具体指示。在周恩来看来,像“举起手来,交枪不杀”,或是 “毛主席万岁”这样的政治口号,在英语课本里,没有实际意义。

 北外原副校长胡文仲教授:湖北,当时有一套教材,英语教材,他拿来看,全都是口号,第一课,“毛主席万岁”,完了以后,又是“万岁”什么什么,都是这种,一课一课都是口号,周总理当时就说,这个教材怎么能用呢,这怎么能学好英语呢。这个给我印象很深。当时谁敢说这个话呀?只有周总理敢说这个话!

 【主持人许戈辉:早在1960年的时候,外交部和教育部曾经议定,教育部主管北外,只是在培养外事翻译方面,外交部来指导帮助。但1年之后,外交部提出新建议,建议北外由外交部直接管辖,只在教学上,接受教育部管理。最后呢,外交部这个新建议,得到周恩来、邓小平、彭真认可,北外直属外交部。从此,北外每年都要向外交部输送大批毕业生,成了“外交官的摇篮”。

 

  1977年,南斯拉夫总统铁托来访华,这是改革开放后,外交转型的一个序幕。

  对这个被批判了近20年的“修正主义头子”铁托,该如何接待,成了外交官们的一大难题。

 中国驻土库曼斯坦原大使龚猎夫:当时,余湛是我们司的司长,要下班的时候他打电话,小龚你快过来一下,那你就不能走了。他说,礼宾司来问,明天一到,晚上有个欢迎宴会,座位卡,写什么,他说你说写什么。我说写“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总统”,他说那你,主席呢,党的主席写不写呢,我说也写上,他说太长了吧,一个小卡片。我说写什么呢,我说是不是可以简单点,干脆写“铁托同志”。“铁托同志”?他在考虑。

  外交部苏联东欧司司长余湛,同意了龚猎夫的建议,只打上“铁托同志”,却冲破了过去的“修正主义”定论,既然“同志”相称,僵持近20年的中南关系,当即得以恢复。

 中国驻土库曼斯坦原大使龚猎夫:华国锋主席说,我建议,现在就恢复两党关系。当时也是这样谈的。邓小平还加了一句,过去的事情就一风吹啦。这时候铁托呢,回头看了看他的总书记,商量了一下,铁托就说,我完全同意。这样,很有戏剧性,双方批判了十几年,就在这次会上,十来分钟的时间,两党关系就恢复了。

 

  龚猎夫就读北外,在1960年前后,他所在的俄语学院,那时是北外第一大建制。然而从60年代开始,为了外交需要,广交亚非拉朋友,北外启动了小语种教研。1961年,北外设立马来语专业,第2年招收第1个班,由吴宗玉负责教学。从那时开始,北外断断续续,一直有一种争论,小语种到底有没有用,很多人甚至说,这是在坑学生。

 北外欧洲语言文学院波兰语系易丽君教授:有一个时间,有一个错误认识,说只要学好英语,只要有英语1门就可以了,其他语种都不要。后来江泽民有一次出去了,江泽民到摩尔多瓦,带来去的英语不管用,人家不跟他讲英语……江泽民回来说,小语种不能忽视,就这1句话,必须发展小语种,后来就拼命发展小语种。

  早在改革开放初年,中央政府希望开展民间外交,用民间力量,推动政府外交。所以吴宗玉觉得再难,也要把马来语教研坚持下去。1987年,已经教了26年马来语的吴教授,才第1次有机会造访马来西亚。正是这次访问,吴宗玉和马来西亚教育部官员纳吉布相识。9年后,北外召开马来语大型研讨会,纳吉布应邀出席开幕晚宴,此时他已是教育部长

 【北外亚非语学院马来语系吴宗玉教授:来的那天晚上,我们举行了一次晚宴,在友谊宾馆招待他,我们的学生,唱马来歌,跳马来舞,哎呀把他感动得没法形容的一种感情了,他在第2天的开幕式他讲话了,他主要来为我的研讨会揭幕,开幕讲话的时候,他把讲稿放下了,他突然宣布,他说现在我以“马来西亚政府”名义宣布,邀请你们的师生访问马来西亚1个月,一切费用由我们负担,哎呀这个消息当时震动了全场。

  1996年,吴宗玉带领学生,出访马来西亚,北外师生,受到国宾级隆重接待。

 【北外亚非语学院马来语系吴宗玉教授:盛况空前,马来西亚用警车开道,接待我们的师生,用大轿车,前面用警车开道……马来西亚外交部长宴请,外交部长把手上的公务推掉了宴请我们,副总理也见我们,正好我们的教育部部长,当时的国家教育委员会,朱开轩主任在访问,他看见以后他震动特别大,没想到你一个小国的语言,在当地会引起这么大的震动,中国人要学这种语言,所以这个语言我们在国内叫“小语种”,但是小语种能够办大事情,所以现在我们校长就说“小语种,大外交”,提出这个口号。97年,它的教育部长来,我们总理接见,在中南海,我去当翻译,他第1句话,叫,“我们非常自豪”,他跟我们总理讲,“我们很自豪,因为你们中国学马来语”。

  此次北外70周年校庆,吴宗玉专程赴马来西亚拜访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邀请纳吉布为北外校庆,发表祝辞。

 

  外交建设,总该是未雨绸缪,北外亚非学院创办泰语教研,是1965年,10年后中泰建交,泰语人才顿时炙手可热。而北外亚非学院创建泰语系时,一共才有9名学生,7名男生,2名女生,现在赫赫有名的泰语教授邱苏伦,便是其一。

 北外亚非学院泰语系邱苏伦教授:好几年前吧,有一个统计,就是说,中国组团出去,比如说那时候官方的团,第一多,是美国,第二是日本,第三就是泰国。

 

 【主持人许戈辉:正因为语种建设越来越丰富,北外学生可以参透多种多样的外族语言和文化,北外校友因此遍布外交系统各个分支,各个领域,坊间有这样一种说法,说北外搞七十周年校庆,如果让北外校友全部返校庆祝,估计外交部会瘫痪1天。

  北外毕业生担任外交部驻外大使的,已经超过400位。现任大使中,有近100位,是北外校友。可以说,没有任何一个使馆,没有北外毕业生。在新华社的驻外记者中,三分之二是北外毕业生,他们始终在记录着世界风云。

 【博联社马晓霖研究员:有一句话,有五星红旗的地方,就有北外毕业生,明白吧,五星红旗代表中国的主权,所以说,只要体现中国主权的地方,就一定有北外毕业生。

 

  1985年,外交部建立了“新闻发言人”制度,李肇星、吴建民、陈健、沈国放、朱邦造、孙玉玺、章启月这些新闻发言人,全是北外校友。

  李肇星是北外67届硕士生毕业,素有“诗人外交部长”之称,他在一首诗中写到,“爱的执著,派生着辛苦。爱而知渺小,做而知不足。五十载跋涉,一百年一遇。知我者,历史的峡谷。我信然,时空的大度。沉浮千钧,派生着幸福”。

  评论这张
 
阅读(9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