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忆/滥盘与希望

 
 
 

日志

 
 

“为了告别的聚会”  

2009-04-23 20:23:00|  分类: 镜像内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昆德拉的小说,最早流入中国内地的,并非著名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而是一直没有名气的《为了告别的聚会》。1987年夏天,俺在北京西单商场大宝化妆品专柜做零售员,每天有着使不完的力气。贺兆田师弟担心俺的零售提成太高,荒芜了精神田园,便常跑来,送俺一些好书。有一天,贺师弟送来一本刚刚出版的《为了告别的聚会》,俺不喜欢读小说,但这部小说太妙。一下班,俺便钻进环行货架围出来的狭小的休息间,在人声鼎沸之中,一口气读完了这部传奇。等俺掩卷走出商场,西单大街上已是灯火通明。

  相逢,不一定是为了聚会,聚会,却不过是为了告别。这种生活解析,多少有些伤感,但常常就是事实。这可不是昆德拉的原意,是俺自己的联想,呵呵。每一次聚会,匆忙的告别,总有一丝不适,俺却总是冷漠地掩饰住了。

  在博鳌的这一天,俺醒得特别艰难,被太太和趴趴叫过许多次,才爬起来洗漱,去空旷高大的餐厅吃自助早餐。一进大门,迎面一桌坐着王吉绯、郑渊洁、袁立、袁岳、黄健祥,他们已经快吃完了。见到俺身后跟着趴趴,郑渊洁的反应最强烈,喜爱孩子的天性顿时原形毕露,似乎兴奋得想要做点儿啥,这与他绝大多数时间都在微笑着冷冷地看着世界的样子决然不同。太太让趴趴跟郑伯伯合张影,趴趴便乖乖地坐了过去。郑伯伯收起兴高采烈,装得特像伯伯,他撺起高大的身躯,还摘掉了眼镜,睁开眼睛,挑起眉梢,弄成小趴趴的样子。

“为了告别的聚会”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呵呵,乍一看,还真有点儿像父女俩。俺领着趴趴,想单坐一桌,但潘石屹招呼俺们坐他那桌。俺坐定后,朝黄健祥那桌看了一眼,郑伯伯不见了,惟有他的椅子空置着……

“为了告别的聚会”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潘石屹看见趴趴脸上和胳膊上有蚊子包包,感叹了一句,俺忘了太太引申了什么,总之,话题转向人生中的悲苦,老潘参禅,酷爱中国哲学和宗教专业,写过一本书,叫《茶满了》,很通透,于是他说出一句非常像样儿的至理:“俺告诉你呀,你要把一切消息都当成喜讯,死亡是最大的喜讯,这样你就快乐了”。还真是,没境界的人,如俺,听了这般棒喝,会立地成佛。老潘话音未落,郑伯伯已经高高大大地站在趴趴身后了,原来他顶着日头,跑回别墅,找来了刚刚出版的5月号《童话大王》,还在扉页上签好字,再跑回餐厅,送给趴趴。眼望着趴趴,郑伯伯还在原形毕露地笑,而且是笑逐言开。

“为了告别的聚会”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郑伯伯也谈到趴趴身上的包,说他女儿也一样,特别招蚊子。他留下的棒喝是,“这不是蚊子的错儿,是父母的错儿”。呵呵,今天是世界读书日,中宣部和新闻出版署给俺联发短信,问俺读书了没有,咱就把童话杂志也算书吧,多说上两句。郑渊洁的《童话大王》,是他1个人撰写的杂志,每篇文章都是他1个人写,几十年如一日,这跟写书的作家有啥两样儿呀。郑伯伯最后说,9点半他要去海口美兰机场回北京了,这就算是告个别,以后再见。

 

  呵呵,俺的一位师兄还有好多人一直跟俺念叨,说离郑渊洁远着点儿,那是个坏人,无恶不作,名声很不好。在这方面,俺很自卑,俺和郑渊洁结识这么多年,一直没能识破他的劣迹斑斑,总觉得他不像坏人。俺无法相信,对孩子如此喜爱的人,怎么会是恶魔。所以俺憋不住,有一次问俺师兄,你认识郑渊洁吗,俺想请他上俺的《非常接触》,但没他电话。俺师兄说,不认识呀,你理他干啥,那就是一坏人!

 

  郑伯伯走后不久,黄健翔跑来,跟老潘、章嘉活佛、俺握手告别,他和袁立同一架飞机回北京,太太想让趴趴跟老黄照张相,趴趴坐在座位上不肯,她不知道老黄是什么样的人物,只觉得不过是普通一帅哥儿,为啥要照相呢。太太没办法,只好委屈老黄,让他就合趴趴,老黄便劈开紧绷绷的裤子,蹲在趴趴旁边照了相,太太在他们身后,出了个怪象儿,算作对趴趴大庭广众之下誓不追星的抱歉。

“为了告别的聚会”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本来大家都订的是坐头等舱回京,但博鳌回京的头等舱紧俏,须凌晨两点半动身回海口,赶大清早儿6点的飞机,昨天又听老潘说他早不坐头等舱了,跟员工一起坐经济舱,于是大家纷纷学习他,改坐经济舱回京,这样,就可以改坐中午起飞的航班,不必凌晨起来睡眼惺忪地赶路了。老黄和袁立就是中午起飞。

 

  有许多人警告过俺,别理黄健翔,他是个坏人,傲慢无礼,不负责任,不知天多高地多厚自己姓什么,掉进钱眼儿里了只认钱,不懂得尊重同行。哼哼,俺直接问告俺这话的女人,你熟悉黄健翔吗,对方没想到俺会这么问,怔了一下,然后镇定下来,搪塞地说,认,认识呀。呵呵,她哪里知道,俺不大听嘴里的话,只从眼睛里就能看出,啥是真话,啥是假话。

 

  袁立也起身,向俺们远远地打着招呼,算做告别。同样也有人警告俺,别理杜小月那丫头,她不是个东西,自以为是,事事儿的,谁也不理,冷冷的,见啥都不高兴……昨夜,俺跟袁立提及她的一篇博文,她在其中记述了开车远行大西南的种种见闻,她发现当地孩子只向小轿车行礼,感谢外省人资助他们,但却不理大车司机,袁立很不解,认为这是成年人教给小孩子的世故。俺呢,很想向她解释,这些孩子懂得感恩,他们也曾向俺的车里行礼,俺很感动。俺话音未落,袁立立即质疑:“你觉得这样舒服吗?”这也是一种棒喝。的确,感恩是对的,但把资助和未资助直接用小车和大车区分,多少有些误导。俺不认为,有如此道德感的女明星会是什么坏人。俺同样问警告俺的人,你和袁立有过接触吗。对方诚实地回答:“没有。”忽而俺又想起昨夜里,谈了许多之后,俺们走在夜路上,要去咖啡厅再坐一会儿,袁立忽然问俺:“阿忆老师,你说我的想法是对的吗?”俺问:“什么想法?”袁立说:“山里的孩子只对小车敬礼。”俺当即肯定:“你当然是对的了!”袁立再问:“那为什么那么多人在博客里骂俺?”这句话问得很认真,也十分委屈,黄健翔听了,转过身,几乎和俺异口同声地说:“网上骂人不是批评,是为了发泄和表现,你最好别看网络批评!”袁立怔怔的,不置可否,话题被别人打断了。

  俺想,说她不好的人,恐怕永远不可能知道这些细节,而抽空这些细节去评价一个人,能信吗?

 

  明星们先后都走了,老潘吃完了,但还坐着,说起死亡和最大的喜讯,说起俺买的倒霉的褐石园,又跟俺太太说起他和俺的相识。呵呵,俺和太太结婚多少年,老潘就和俺认识了多少年。那时候,老潘还没出名,他建的第1批现代城楼盘还是大土坑。后来,他的现代城起来了,问俺是否低价买两套,打折,俺错误地没买。再后来,老潘成了名流。再再后来,许多人警告俺,别理潘石屹,他很有欺骗性,是个冒充老实的混蛋,尽偷偷摸摸干伤天害理的坏事。俺同样反问这些人,你们都认识潘石屹吗,回答是都不认识,但一看他就不是好人!

 

  老潘有商务,要先走一步,剩下章嘉活佛、新浪读书频道的术术和鹏鹏、俺,又聊了一会儿,然后四散。俺带着太太和趴趴乘车去3河交汇入海处,那儿有一个大岛,亚洲论坛的永久会址就在岛上。为了让温爷爷感受到国家真的很和谐,这里戒严戒得最厉害,住宾馆的客人全部赶走,政府租下这些宾馆空置,在全球经济危机中,咱中国人最有钱,随时可以救美国,不怕花这点儿钱。这里的车船全都不准使用,让温爷爷和洋人们看到一个绝对没有交通堵塞和车祸海难的中国。所以,俺只好找了辆有会议证的中巴,开进一家宾馆,从其后院进到空旷的海滩。

    今天海南一反常态,烈日当空,风浪极大,不打伞,一会儿就能把人晒脱皮,打着伞伞又很容易被大风吹翻过去。再加上戒严,偌大个海滩,只有3拨游人,全加起来不到10位。

    下面照片中这几位,是1拨,是最大的1拨。俺们走上海滩时,他们正背对着万泉河入海口,准备合影留念,趴趴这样一个小人儿,径直走到留影者前面,不请求,也不经邀请,便站在他们前排,意思是一起留张影。这伙人不知哪儿来了个这么不认生的小人儿,逗坏了,很高兴地一起拍了照。相一照完,趴趴又沿着海岸线径直地走,把背后那伙人惊得够戗,从没见过这么有性情的小妞子。 

“为了告别的聚会”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太阳太烈,这伙人拾起背包,很快消失了。太太把伞打在趴趴身上,好在不到正午,沙滩并不烫脚。

“为了告别的聚会”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无船能出海,玉带滩没法上,俺们只能绕着海岸线,迂回向北走。一路无人,沙滩狼籍,并非像博鳌对外宣传得那样是“天堂小镇”。老潘的蓝色海岸的确很洁净,但这里却什么垃圾都有。所以说,任何一个地方都是天堂和地狱并存,管理的好坏,只能决定天堂和地狱谁的区域大。

“为了告别的聚会”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实际的海滩垃圾,比俺拍出来的还要多。俺观望了一下,左手岸边不是椰林,显然,这些腐烂的椰子是游人带来的,自己享用完了,就随便丢在这里,恶心别人。

“为了告别的聚会”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国人这种乱扔东西的恶习,不知啥时候能改掉,仿佛全世界都是垃圾场,只要自己家和自己的车里干净就行。

 

“为了告别的聚会”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这是岸边向海里排泄的污水,出水口散布着城镇特有的垃圾,易拉罐儿、手纸、塑料带、拖鞋……

 

“为了告别的聚会”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这是水线上的巨大的死海蛰,比洗脸盘大多了,任海水冲来冲去,无人负责清理,看上去实在骇人。

 

“为了告别的聚会”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这是一只腐烂的鸭子,海浪一上一下,它的羽毛像在水里翻飞,很可怜,不知多少病菌在扩散。 

 

“为了告别的聚会”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俺们走呀走,终于走到了亚龙湾大酒店前面的浅滩,这里可能是责任海滩,海和岸都很干净。不过,这里离刚才那段不干净的海滩只是咫尺之遥。俺想,博鳌镇政府一定收了不少税,就算北京再度密令媒介不得宣扬纳税人的权利,但咱不能凭着良心,赶个先进,把没有商家负责的海滩卫生给管起来吗?有钱包租宾馆空置,搞些表面文章,没钱增加就业机会,雇人来打扫海滩吗?

“为了告别的聚会”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俺来海南,是通过携程网订房,本想订这家酒店,为的是出门就是海滩,不曾想,亚洲论坛这几天,酒店海景房从每天200多元直涨为1200多元,俺一气,就住在了老潘的蓝色海岸宾馆了,只是订房时,尚不知那竟是老潘的产业,以为是凯宾斯基的,而且,那里离海滨远了一点儿。

    趴趴坐在亚龙湾大酒店建起的草伞下,望着她一直不敢接近的大海,似乎想着啥…… 

“为了告别的聚会”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这时,俺身后站着的一位大哥哥非常有礼貌地问,俺能跟这位小妹妹一起照张相吗。太太和俺十分大方地异口同声道:“当然可以!”其实,按照洋做派,俺们应该说:“嘿嘿,请不要问俺们,你该问她自己。”不过,咱是中国人,如果那样说,显得小家子气,仿佛是婉言谢绝,太不尽人情。于是俺们来了个慕尼黑,牺牲了趴趴的主权,表现出宗主国的大度。

“为了告别的聚会”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小伙子见请求得逞,又十分有礼貌地提出新请求,俺能让她骑在俺的肩上吗。太太和俺继续搞着慕尼黑,又同意了。小伙子特别高兴,立即特别健壮地把趴趴抱在了肩上。趴趴有些担忧地十分配合着,让俺拍了一系列照片。那成想,这小伙子高兴坏啦,抗着趴趴,走到了水边。趴趴一直不敢进水,连妈妈爸爸进水她都会大声呼喊,强令俺们赶快上岸,何况,今天浪大涛响,她只要十分担忧地有些配合着,没在外交上表现出懦弱,还时而低头看一下海水,让俺又拍了好几张。最后,大哥哥高兴地把她抱回草伞下,趴趴坐了会儿,若有所思,终于大声说,妈妈,咱们下海去,惊得妈妈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为了告别的聚会”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呵呵,俺在草伞下,远远地听到海浪一来趴趴就大叫,终于她不出声了,大胆地站在了水边。

“为了告别的聚会”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这是趴趴1岁之后第2次触碰海水,1岁时,她不知道啥是怕,5岁了,知道啥是怕但她学会了克服。

“为了告别的聚会”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中午很热,俺们穿过亚龙湾大酒店美丽安静的园区,从东门进入,自西门出去,喝了个超大级绿椰子,在附近吃了午饭。术术来电话,说老潘下午坐经济舱回京,她是剩下的惟一朋友,可以跟俺们仨一起飞回北京,不过,是凌晨两点半起床赶早晨6点的飞机坐头等舱呢,还是好好睡一觉,改坐中午的经济舱。这还有问,傻子才摆那个谱儿,一晚上不睡觉,去赶头等舱,而且人家大财主老潘都坐了经济舱!于是,俺们学习老潘,改坐经济舱啦!

  结了饭钱,很贵,一个炒鸡蛋就25元,还是街边小店,空无一人。哎,景区这种作风,不会挣到大钱。

    走了几步,来到博鳌镇,太太想给亲戚们带些新鲜水果,但嫌博鳌镇价钱贵,于是打的去琼海市水果一条街,来回花了95元车费。呵呵,不知是镇价贵还是市价更贵,最麻烦的是,一堆警察把守在镇界,阻止外人进入博鳌打扰温爷爷的特级保卫,万一有人用卑鄙的伎俩扔鞋怎么办!俺们连身份证都没带,好在论坛快结束了,警察稍微放松了点儿警惕,出界时就答应俺们,快点回来就能放行。买了1箱1袋新鲜的热带水果,分给父母岳父母,太太责备着俺每次出差都不知道买东西回来,笨蛋!

 

  回到蓝色海岸304别墅,已是下午,老潘也上天了,趴趴兴奋得睡不着下午觉。傍晚夕阳西下后,俺们去游泳池游泳,走在万泉河桥上,只有鸟鸣和蛐蛐叫。朋友们都走了,一切变得更加宁静,有一丝冷落。

“为了告别的聚会”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在游泳池里,竟碰见刚刚出水洗浴完毕的章嘉活佛和经济学家赵晓,活佛说,是赵晓拉他来的,这是他平生第1次下水,很神奇。活佛和赵晓走后,俺们在黑夜、华灯、蛙鸣、布谷鸟的叫声中,游了好一阵子。上岸更衣,在晚风中乘电瓶车去餐厅吃饭,记者们都走光了,餐厅不用明灯,有音乐,点上了红蜡烛,一股告别的味道。

“为了告别的聚会”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太太点菜时,活佛已经吃完了,他来到俺们桌前,说明天要飞浙江,今天算是告别。他在这里没见到像俺们这样一家人在一起的,说特别感动,要送俺们每人1个小礼物,算是祝福。

“为了告别的聚会”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送给趴趴1个佛珠项链,趴趴对活佛和活佛的袈裟实在太感兴趣,又怎么也听不懂妈妈爸爸对这些东东的解释。这项链戴上后,就不摘下来了,睡觉也戴着,心里想着活佛到底是什么意思。

“为了告别的聚会”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送给太太1个开光手链,乌亮乌亮的。送给俺1个檀木手链,有暗香。俺问他,离开浙江,再去哪里。他说,去泰国,那里的政变可能带来人民的灾难。俺说,幸好泰国政变像英国,一般不流血,不像法国和中国。他想了想,说,的确如此,那也要去看看。他要先走,趴趴和他顶了背儿,这是她最好奇最喜欢的人。

“为了告别的聚会”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藏蒙佛教有“黄教四圣”——拉萨的达赖活佛、日喀则的班禅活佛、青海和内蒙的章嘉活佛、外蒙的哲布尊丹巴活佛——达赖跑了,班禅在北京史家小学读书,哲布尊丹巴被斯大林弄死了,章嘉在台湾绝世,所以世人很少知晓。想当年,章嘉一世生在青海互助县红崖子张家村,所以叫“张家活佛”。康熙觉得不好听,命张家二世改为“章嘉二世”,“章嘉”在藏语里是“灰柳”的意思,康熙命灰柳活佛掌管青海和内蒙黄教。章嘉三世更是了得,他与乾隆一起长大,是法小儿,也是老同学。章嘉六世呢,深得蒋中正赞赏,不仅入了党,还做了党中央监察委员,他以黄教宗师之身,兼任党国政务,1957年在台湾圆寂。章嘉六世圆寂前,事实上已无法寻找转世灵童,所以声明不再转世,章嘉转世体系宣告终结。

  俺并不知道,眼前的章嘉活佛是怎么来的,是哪一世。俺甚至觉得有一天,关于他,有可能会出现一个很大很大的新闻。但这红蜡下的缠绵一别,实在难忘,他用坚定和体恤,想着泰国社会的骚乱。

  

  活佛很通经,推荐给老潘和俺两部很棒的经书。他很晚才学汉话,却说得非常好。据说他现在在学写新诗,还发俺手机上1首,叫《格热白玛的净土》,抄在这里,供看官评评——

  这片净土与你在一起,心里莫个地方,月亮悄悄的升起,雪花飘飘的落下,鲜花默默的盛开,风雨匆匆的走过。当醒来的我,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你爱或者不爱,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你跟或者不跟我,我的手就在你手里,不离不弃。你来我的怀里,或者,让我住进你的心间,默然,相爱,寂静,欢喜,我的心就在那里……披着袈裟的云。

 

  活佛走了,一直坐在太太身后打电话的赵晓把饭菜端到俺们桌儿,讲起他在以色列的见闻,劝俺们一定要去一下那里。在俺讲授《电视新闻研究》第14讲《西方新闻制度与内地电视新闻的管制》时,有1张关于赵晓的幻灯片,他实在很像范伟。

“为了告别的聚会”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赵晓把饭菜吃得很干净,他说,这是农村长大的缘故。俺说,你看看,俺吃得也很干净,俺在空军大院长大。呵呵,珍惜,与出身无关,它是一种教养。

  赵晓先吃完走了,俺和太太等趴趴,餐厅一片暗红,有着迷离的音乐,只剩下俺一家人。

 

  凌晨,术术跟她的一帮小朋友吃完告别夜宵,从博鳌镇回来,因为没有俺们别墅的钥匙,俺下楼为她开门。她住的别墅已空无一人,一人住着害怕,于是搬进俺们住的别墅过最后一夜。俺们在公共客厅坐了会儿,术术说,刚才在小镇吃饭,她感叹了一句,阿忆真是个好丈夫,席间当即有一位上海女子发出质疑,不见得吧,他在北大跟好多女学生有暧昧关系,术术急忙问,你认识阿忆,那女子答,俺是北大新闻学院的毕业生!术术无语,只好回来问俺,到底跟几个女生有暧昧关系。俺也无语,不知道俺究竟是和哪些女生有暧昧关系。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invite/att_reqback.php?code=Ay21gpu

  评论这张
 
阅读(3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