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忆/滥盘与希望

 
 
 

日志

 
 

不设防的普林斯顿大学  

2009-02-14 22:17:00|  分类: 镜像内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设防的普林斯顿大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按照车载卫星定位系统指引,穿越新泽西州寂静无人的丘陵草坪,进入普林斯顿市温暖怡人的拿骚街。不过,在拿骚街上行过,很不容易相信,这个不大起眼儿的门,竟是普林斯顿大学最著名的校门——费资·软豆腐门——它是1905年的老古董,在漫长的104年里,普林斯顿大学新生从这里入校,毕业生从这里离校,但除此两次,其他时候不能从这个校门出入,否则毕不了业,最好从其他校门绕行。

  普林斯顿大学不设防,没有正经围墙,校门不过是标志,所以没有门卫保安,除了迷信的学生,所有人都可以从这个校门自由进出。罗姐开着车,从这门前走来走去好几次,中间还打电话给远在木崖湖市的路路,要他在网上查清楚,普林斯顿大学究竟在普林斯顿市的哪个地方。尽管俺的直觉告诉俺,这就是普林斯顿大学,但俺不敢肯定,经由这么一个普通小门,就能进入举世闻名的普林斯顿大学!
  这个门其实很小,从车窗往里面看,很不容易看到小门里的拿骚大楼,它比这软豆腐门更古老。

不设防的普林斯顿大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普林斯顿大学建校于1746年,距今263年,乾隆年间,那时美国尚未建立,整个这片英占土地只有4所大学。普林斯顿大学也不在普林斯顿市,而在伊丽莎白市,当时叫“新泽西学院”,是曙光长老会创办的私立综合大学,为上帝培养人才。过了10年,它才迁进普林斯顿刚刚竣工的拿骚大楼,当年,这是它惟一的建筑,英皇威廉三世给起的名儿。后来,华盛顿将军搞分裂,闹独立,打响了“普林斯顿战役”,拿骚大楼成了英军军营和军医院,华盛顿用加农炮轰它,但它太结实,竟千疮百孔地活了下来。现在,拿骚大楼是普林斯顿大学的主楼,行政核心,但1783年它曾是国会大厦,每年开“两会”的地方,普林斯顿是首都。所以,如果有人问,美国有过几个首都,一定要知道,有普林斯顿市、纽约市、费城、华盛顿特区。4个城市南北排列,基本等距离,普林斯顿在纽约市和费城正中间,费城再往多走一点儿路,是华盛顿特区。

  华盛顿曾在拿骚大楼里举行典礼,送给普林斯顿大学50枚金币,奖赏师生们对独立战争的支持。

  拿骚大楼可能太拿骚了,就像新央视的北配楼一样,1855年烧了场大火。现在看到的拿骚大楼,比较低调,但依然有点拿骚,据说跟拿骚大楼比,更宽敞了一些。重建之后,学校没几栋建筑,所以它成了多功能楼,后来它做过办公楼、宿舍、图书馆、教室,现在它是普林斯顿大学的行政大楼。

不设防的普林斯顿大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拿骚大楼门前,有两个不大气派的老虎,很有意思。因为,虎是普林斯顿大学的标志和吉祥物,所以虎的各种塑像,在校区比比皆是,但大多像是原始虎,没进化好。

不设防的普林斯顿大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其实,在普林斯顿市,总能看到黄色和黑色,这是虎皮的两种主色,而各种虎玩具也四处可见。 

不设防的普林斯顿大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不设防的普林斯顿大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从这个角度,跃过这个现代抽象雕塑,再看看拿骚大楼的钟亭。俺总觉得,它和它的楼后,不是一体的。下面这座建筑,叫“单驾战车楼”,在拿骚大楼西侧,建于1803年,是普林斯顿大学的第2栋建筑。

不设防的普林斯顿大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建这个楼时,拿骚大楼被第1次大火烧残了,但尚未被1855年第2次大火烧毁,就那么半半拉拉放着,可以想见,这单驾战车楼该有多么威风。那之后不多年,长老会希望学校能有更多的神学课程,但师生想的刚好相反,不得已,长老会创办“普林斯顿神学院”,从普林斯顿大学撤了。不过,西方人对搞分裂闹独立不那么敏感,所以直到今天,普林斯顿大学和普林斯顿神学院依然如手足,不记仇,反而共享资源,一直有着非常愉快的合作。

 

  拿骚大楼右前方,是史诗女神楼,很像希腊雅典的某个古代神庙,其实它是招生办公室。

不设防的普林斯顿大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很冷清,是吧?因为普林斯顿大学从不相信“发展是硬道理”,大概笃信“维系永恒才是硬道理”,而且懂得再先进的国家也不需要那老多太学生!所以,这座全球瞩目的高校仍是小规模大学,本科生5000名,研究生只有2000名,总共不到7000学生,教师不足1000人,却做得6个学生对1位老师,比例非常健康,决不会把老师累得半死,学生还抱怨见不到老师。
 

  在拿骚大楼东侧,是东派恩楼,它像是四方城堡,这是它古老的城门,不设防,除了不让汽车进,谁进都可以。普林斯顿大学的各种语言系和比较文学系,就设在这座东派恩楼里。

不设防的普林斯顿大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仔细看一下它的门洞,很漂亮,很古典,最重要的是,没设一讨厌且无用的门房在这里讨厌人。

不设防的普林斯顿大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1868年,麦考士做校长,一直做到1888年,这漫长的20年是普林斯顿大学的智慧停滞期,很像马寅初做校长之后半个多世纪的北大,教学课程必须接受莫名其妙的检查,科学研究受到严重限制。麦校长很会大兴土木,搞硬件建设,为普林斯顿大学修建了一系列欧洲哥特式建筑。
  东派恩楼有两只非常抖擞的铜老虎,咱就不看了,还是看看这位谢勺博士,他是普灵斯顿大学第6任校长,比麦考士校长早100年,是《独立宣言》的签署者。

不设防的普林斯顿大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他站在东派恩楼外,注视着不远处的燧石纪念图书馆,它是普林斯顿大学主图书馆,1948年开馆,藏书600万册,全校其他图书馆全加起来,也就500万册藏书,比它少100万册!

不设防的普林斯顿大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普林斯顿大学建这座图书馆时,除了标志楼,特地没在总体上向空中发展,相反,它采取的是占地和昂贵的设计方案,使它的五分之四趴在地面上,四周摆放着毕卡索和亨利摩尔的雕塑作品。

不设防的普林斯顿大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看看它的内部挑高的部分吧,其实,俺并不习惯在这样的地方读书,除非只是查一查资料。

  在燧石纪念图书馆南边,是大学附属教堂,这规模,是全美大学教堂排序第三位,不大,但漂亮。

不设防的普林斯顿大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大学附属教堂不年轻了,是1928年建的,每年毕业典礼在此举行,普林斯顿人也喜欢在这儿办婚礼。

  

  燧石图书馆和大学附属教堂呈南北紧邻关系,它俩东侧,是华盛顿路,与拿骚大街垂直。这是一条公共道路,任何人和车辆都可以穿行,但路西路东,都是普林斯顿大学校区。相同的是,路两边的校区统统不设防,没有校门和封锁线。不同的是,路西燧石图书馆和大学附属教堂直至拿骚大楼,都是老建筑,路东建筑相对来说较年轻。沿着华盛顿路向南走,很快就会看到路东的这栋建筑,它是柔伯特孙礼堂,普林斯顿大学最著名的威尔孙公共和国际事务学院,就在这栋建筑里。

不设防的普林斯顿大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普林斯顿大学与哈佛大学和耶鲁大学不一样,它是绝对的象牙塔,一向重视理论研究,一概不问理论成果究竟有啥现实意义,所以它很少像哈佛和耶鲁那样关注实际,因此直到今天,它只有3所应用学院。首先是1919年成立的“建筑学院”,强调硬件规划、建筑环境、居民特色。其次是1921年设立的“工程与应用科学学院”,下面有5个系——化学工程系、电子工程系、民用工程与操作研究系、电脑科学系、机械与航空工程系——如果是在北大或清华,这5个系都得扩充成学院,多招各色学生,多拉各种“项目”,多多赚钱,但普林斯顿大学始终把这5个系控制在一个应用学院里,坚决不信“发展才是硬道理”。最后,是1930年组建的“威尔孙公共和国际事务学院”,纪念6年前病逝的美国总统威尔孙博士。直到今天,普林斯顿大学只有这3个学院,其他均为系建制。而资本主义社会最为繁荣的商学院、法学院、医学院,普林斯顿大学无意涉足,这自然放弃了三大集纳经费的重要来源,却使得校风纯朴依然。这个特征,是美国其他常春藤盟校和北大清华人大南开复旦同济均无力企望的。

不设防的普林斯顿大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这就是威尔逊总统,他是弗吉尼亚人,29岁获得博士学位,30岁开始在大学教书。无论是威尔逊博士,还是普林斯顿大学,1902年尤为重要。这一年,46岁的威尔逊教授出任普林斯顿大学校长,并发表学术专著《美国人民史》,被公认为美国史上学术成就最高的总统。这个历史评价,不只是因为威尔逊教授发表过10多部学术专著,而是在于,他从学术教育角度,把“国际政治”确立为政治学的一个专门分支,并在政治实践领域第1次提出理想主义政治,与欧洲列强武力解决问题的传统针锋相对。20世纪初年,威尔逊校长的国政理论影响极大,这是西方世界任何一位总统都不能比及的。理想主义政治概括起来,不外乎4点:一、人性可以改造;二、战争可以避免;三、利益可以调和;四、建立国际组织,保卫世界和平。现在看来,这些观点不过尔尔,但在当年,它们全部是颠覆性的,首次否认大国扩张军力的历史,它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促成了国际联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造就了联合国。

  威尔逊的校长任期不长,1909年当选新泽西州长,1912年当选总统,然后连任,他的精力转入美国政治和国际政治之中,但在1919年,威尔逊总统仍为普林斯顿大学创建了“威尔逊公共关系系”,这是世上第1个国政系,威尔逊总统兼任客座教授。威尔逊1919年活得不并好,为了组建国际联盟,他怕得罪日本,结果得罪了中国,酿成中国五四学潮,郁郁寡欢地下了台,1924年病逝。1930年,普林斯顿大学威尔逊公共关系系升级为“威尔孙公共和国际事务学院”,永久纪念这位老校长。

  今天是中国五四学潮90周年,俺为北大新闻与传播学院拍摄《前辈》时,曾去老北大红楼,当时全部被脚手架包围,是为了迎接五四学潮90年纪念,呵呵,到时候一定会涌现出大量一知半解的电视专题片,其中一定把威尔逊总统说成是虚伪的坏人。不信,等着瞧!这种简单化的历史描述,造就了国人简单化的思维方式,越来越糟糕。

  好啦,咱不论威尔逊总统是否虚伪,单谈谈威尔逊校长。像蔡校长执掌老北大一样,威校长执掌普林斯顿大学,同样造就了许多深刻改变现代高教的教学方式。譬如1905年由威校长批准创建的“preceptorial”,大意是“在教师指导下的讨论研究课”,用以替代大教室授课。在哈佛和耶鲁,师生比例是8比1,比北大强多了,只时而有上百人的大班,普林斯顿大学师生比例是6比1,但还嫌不够,便创建了“preceptorial”这种模式,由教授或助教组织不超过15名学生的研究讨论,改大课灌输为脑力激荡。preceptorial推进起来不那么简单,西方高校进行这种教育,教室是单建的,有利于讨论氛围。北大前年才有留洋教授提议,引进这种教学模式,但敦促学校为其改造某些教室,不知何时能被理解、采纳、推行。但据俺估计,即使preceptorial教室建成了,也没多少老师愿意以这么麻烦办法去教学,还是大课灌输容易糊弄事儿。北大,已经像所有遭受了严重污染的内地高校一样,早把教学质量弃置到有一搭无一搭的地位,而把所有狗屁“项目”研究放在了评估首位。如此,哪个傻教授还愿意执着于教学,凭的只是愚蠢的良心。俺愿意继续愚蠢下去,代价是,俺将永远不可能晋升教授。

    
  沿着华盛顿路继续南行,在一个丁字路口,可见下面这个白色建筑,它是犹太生活中心,俺在一丛大树的根部向它拍摄。可以想见,严冬如此,这儿的秋天,该会是五彩斑斓的吧。

不设防的普林斯顿大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在犹太生活中心南边,是这一大堆现代建筑,看着像澳大利亚体育馆,其实是名将图书馆。 

不设防的普林斯顿大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犹太生活中心和名将图书馆之间,是常春藤巷,与华盛顿路交汇,构成了丁字路,沿常春藤巷东去,走不远,可以看见不设防的运动场,进去看看,很为北大五四运动场而担心,两者之间,差着无数档次。 

不设防的普林斯顿大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罗姐太疲劳,把越野车停在对面停车场里,沉入了梦乡。晓艳、罗姐的小外甥、俺就在风中走走,看看残雪,回头望,拍下运动场门外的两只白铁虎架,近看很有创意。

 

  以上是以拿骚大楼为核心的一小片十分紧凑的老校区以及向东跨过华盛顿路的一大片零零散散的新校区,它们多为普林斯顿大学的公共功能区域。接下去,咱去看看拿骚大楼西侧,以亚历山大楼为核心的老校区,那里多是学生生活区。这就是亚历山大楼,它在拿骚大楼正西方的远处,很像大型积木搭成的古堡玩具,里面可以办音乐会。

 不设防的普林斯顿大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韩晓艳和罗姐的小外甥太喜欢这里了,在这儿折腾绕腾了大半天。给大家放大一下这座建筑正中央的浮雕,那是耶酥和他的门徒,耶酥说他是上帝的儿子,这些人还真信了。

不设防的普林斯顿大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亚历山大楼前方,是一个小广场,再往前正对面,是谢勺宿舍大楼,以约翰·谢勺校长的名字命名,是19世纪的著名老建筑。

 不设防的普林斯顿大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如此宏伟,不过是学生宿舍楼,在当年,这里的现代生活设施已应有尽有,住在里面的太学生觉得特别荣耀。依俺看,这堡垒,像是特别漂亮的巴士底狱,围剿起来不大容易。

  刚才说了,普林斯顿大学原来叫“新泽西学院”,建校后10年搬到普林斯顿市,但并未改名儿,直至1896年才改为“普林斯顿大学”,为了感谢所在城市的养育之情,由此又进行了大规模扩建,真正从学院升级为大学。

  这是架楼东部外侧,架楼也是一个“口”字型的方形城堡,这是靠近亚历山大楼的那一竖。

不设防的普林斯顿大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从不设防的架楼门洞进去,可见其西北角耸立着一座十分巍峨的角楼,直向云天,令人敬畏。

不设防的普林斯顿大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向南运动,是营钟宿舍楼的端点,看其三角楼顶和以砖红为主色调的通气孔,非常漂亮。

不设防的普林斯顿大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沿营钟宿舍楼这个端点向里绕,走几步,可看见这个楼洞,它是通向架楼方城的捷径,架楼就在它身后,门洞里看到的就是架楼门洞,统统不设防,不用进门的时候如临大敌地刷卡。

不设防的普林斯顿大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2008年夏天,俺们本科班要搞毕业20周年大庆,俺作为老团支部书记,与老班长王小玥一道,想进32楼416室看看,拍几现在的图片。那是俺们的男生宿舍,孔庆东、臧棣、王怜花、徐永、俺曾在这间宿舍生活,因为房间大,它是俺们开班集体大会的地方,非常怀念。可气的是,门房不让进,尤其看俺拿着半专业相机,怕是来暴光的记者,王小玥是北大副校长秘书兼总教务长办公室主任,俺是北大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居然连自己学生的宿舍都进不去,要打电话给主管部门,不能呆得时间太长,最好不要照相,一个大学校,搞得如此小气,肯定表面上很和谐!

  这个楼洞是这一片楼的分界,楼洞东部,是刚才看到的营钟宿舍楼,楼洞西部,是下面这两张照片,是扎线宿舍楼。晓艳感叹了3声,这么好的楼,是宿舍楼,太让人羡慕了!

不设防的普林斯顿大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近墙看看,这砖是古代的砖,这一棵棵藤,一旦春来,注定很雅致吧。不过实际上,这种古宿舍楼,大多是外表诱人,内部设施陈旧,得失兼备。找了位台湾男生一打听,果然如此,但校方正准备实施一项整修计划,提高内部设施水平。 

不设防的普林斯顿大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亚历山大楼西侧是架楼和营钟楼,西南侧是下面这座十分高大的楼洞,楼洞左边是买家楼,右边是沼泽战场楼,是19世纪末建成的一二年级本科生宿舍。 

 不设防的普林斯顿大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穿过厚厚的楼洞,外面是一片沉降广场,走下去,回头再拍着这座楼洞,左边是沼泽战场楼,右边是买家楼。 

不设防的普林斯顿大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在买家楼南侧,也就是上面这张图片的右边,是下面这座小楼。它名字叫“小楼”,实际非常大,南北向伸展,这只是它的北端部分,像个欧洲古城堡。

不设防的普林斯顿大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自沉降广场南望,小楼东边,是1901楼,此楼同样南北伸展着,与小楼是平行的,而且同样很长很长,这枯树掩映中的,只是它的北端建筑,这里十分静谧。

不设防的普林斯顿大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沉降广场的西边一线,是锁鹿楼,楼中这个楼洞,通往大学宫路,同样不设防,随便进出。 

不设防的普林斯顿大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实际上,大学宫路一线的学生宿舍楼,有许多风格不一的楼洞,要想关闭是没问题的,关起门来也不难看,古门做得很雅致,但一个大学能开放,为啥不开放呢,开总比关有社会意义吧。把好人坏人都关在门外,门里无人自和谐,这是一种思路。把好人坏人都放进门来,让好人做好事去,把做坏事的人拿下,这是另一种思路。除此,没有万全之策,这两个主意哪个好,还用问吗?

不设防的普林斯顿大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invite/att_reqback.php?code=Ay21gpu

  评论这张
 
阅读(58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