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忆/滥盘与希望

 
 
 

日志

 
 

《俯耳听潮声》  

2008-09-17 00:14:00|  分类: 电视专题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忆草稿)


  1953年秋天,一个25岁的年轻人,手拿马寅初校长签发的聘书,走进中关园171号罗宅,向北大中文系副主任罗列报到。这位年轻人原名“方汉迁”,因为“汉迁”2字音似“汉奸”,于是改名“方汉奇”。罗列是年轻的老革命,开学之前,方汉奇就住在了罗列家。

 

 【主持人阿忆:90年前,蔡元培批准创建北大新闻学研究会,开创了中国新闻学教育的先河。但客观地讲,北大没能一直走在前列,甚至连新闻系都一直没能组建。1952年之前,燕京大学新闻系是中国第一,1952年高校大调整,燕京大学被撤消,校园给了北大,它的新闻系也并入北大,但降级为北大中文系新闻专业,罗列是这个专业的主管,方汉奇将是这个专业的助教,讲授中国新闻史。

 

  燕大是教会学校,有许多洋教授,1950年前后纷纷回国。所以燕大新闻系并进北大时,只剩下6位中国教师,其中只有系主任蒋荫恩是教授,其他都是讲师。而蒋荫恩要做北大总务长,很少光顾新闻专业,于是师资成了大问题。新政权首先要找一位在根据地做过新闻教育的革命者,去主管新闻专业,这便是上海《解放日报》的秘书长罗列。
  【采访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方汉奇教授——
  罗列在《解放日报》当秘书主任的时候,他的住处在我工作的上海新闻图书馆,我们天天见面,又是小老乡,他是广东潮州人。他知道我对新闻史有兴趣,当时也在圣约翰大学新闻系,上新闻史的一些专题,所以他调到北京来之前,就征求我的意见,愿不愿意到北大去教新闻史呀,我说,“挺好”。

  方汉奇生在北京,母亲就读于北京女子师范大学,与刘和珍杨德群同班,鲁迅是她们的老师。母亲的祖父是前清翰林,曾上奏慈禧,呼吁停建颐和园,后来是浙江大学的创始人。母亲的爸爸是留日学生,在教育部与鲁迅共事。在这样的书香环境里,方汉奇得到熏陶。上高中的时候,他无意间在一位学者的书房里看到十多种报纸,被其锋利的文笔和爱国激情所感染,立志要当一名记者。于是考大学时,方汉奇填报5所大学,所有志愿都是新闻。宁可考不上,也不考虑其他专业。那个时候,他一心要当新闻记者,但万万没想到的是,竟做了一辈子新闻教师。
  方汉奇住进备斋220,一出门就是未名湖和湖心岛,但他过得并不悠闲。他的任务是讲授《中国新闻事业史》,每星期4小时,要讲1学年。真正教过大学的人都知道,开这样的一门新课,是何等差事。方汉奇在备斋安顿下来,距9月1号开学,只有不到1个星期,他必须抓紧一切时间备课,而他惟一可以参考的教材是戈公振1926年写的《中国报学史》。

  

 【主持人阿忆:戈公振和方汉奇一样,也是书香门第出身,但不一样的是,方汉奇家是鸿儒,戈公振家是寒儒,家里非常穷。戈公振上不起学,只好在上海有正书局图书部当学徒工,后来编了一本字帖,特别畅销,被提拔为出版社主任。调到《时报》之后,戈公振从头再来,从助理校对、助理编辑、一直升到总编位置,基本等于从士兵到将军。

 

  戈公振做上海《时报》总编,1920年首创《图画时报》,为中国开创了画报形式。10年后,他转做上海《申报》设计部副主任,又创办了《申报星期画刊》,使中国画报业更上层楼。这期间,戈公振在上海复旦大学和徐宝璜的北京国民大学开讲新闻学,还自费去西方交流新闻学术,并于1927年出版《中国报学史》。
这部著作,是中国新闻史研究的开山之作,在戈公振身后,无数新闻教师讲课授业离不开它,它也是方汉奇在燕园备课时的救命稻草。
  1933年,戈公振前往莫斯科,潜心观察苏联,不断向中国寄发新闻通讯,介绍苏联社会主义建设。两年后,左派记者邹韬奋电邀戈公振回国,一起创办《生活日报》。戈公振应邀回国,但马上患上了阑尾炎,1星期后不治身亡,享年44岁。
  戈公振一直过着清苦的独身生活,死后遗体送交上海医学院做解剖教学,真正做到了“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

 

  方汉奇奋力教完第1学年的课,北大报学楼又迎来了一位新教师,他是老革命,比方汉奇大10岁,他就是今年已经92岁高龄的甘惜分先生。
  【采访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甘惜分教授——
  1954年就把我从重庆调回北京,调回北京还没分配工作,中宣部就来了一个调令,说北京大学,经过院系调整之后,要建立一个新的新闻系,中宣部就认为要从我们的老干部当中,调一些干部,到北京大学新闻专业去,当老师,讲授马克思主义的新闻观点。新华社考虑找谁去呢,正好,甘惜分刚从重庆调进北京来,他原来也是学理论的,在延安又当政治教员,他去就合适。


  甘惜分是孤儿,出生在破庙里,3岁失去了父母,只念过初中,毕业之后做小学教师,把每月挣来的钱全都买了邹韬奋办的杂志。没过几年,甘惜分投奔延安,在中央马列学院学习马克思主义,为第120师师长贺龙培训军官,成了共产党军队中的知识分子。
  甘惜分曾被日军俘虏,惨遭毒打,最终死里逃生,找到自己的队伍,但从此被审查了长达40年时间。抗战胜利后,甘惜分分配到新华社,做随军记者,一直打回四川老家,做到了新华社西南分社采编部主任。1954年,甘惜分调来北京,去宣武门新华社总社报到,刚好碰上中宣部挑选干部去北大。
  【采访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甘惜分教授——
  我现在是中宣部派来的干部,目的就是要加强马克思主义的新闻理论教育,就让我讲新闻理论,讲这门课。我虽然过去没有讲过新闻理论,我在120师当政治教员,是讲社会发展史。但是,那个时候,我们简直是需要什么就干什么,我就赶快准备,备课。可是那个时候有个问题,没教材,那些新闻理论教材,旧教材不能用。从五四以来,什么邵飘萍呀,黄天鹏呀这些人,写的也有书,新闻学理论呀、纲要呀、大纲呀,有哇,不行,那是资产阶级观点!

  甘惜分有长达10年的新华社阅历,有实践优势,但实践优势转化成教学成果,仍有很大距离。那个时候,甘惜分必须从头做起,日夜兼程。教育界一直有一种说法,说好老师是好学生逼出来的。这句话,放在甘惜分身上合适,放在方汉奇身上也对。方汉奇在北大的前5年,的的确确是教学相长的5年,这使他养成一种习惯,总和学生保持着亲密关系。
  【采访北大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程曼丽教授——
  在我读博士的时候,有一年跟学院的一位老师一起到台湾去开会,那么在台湾期间有一天是我过生日,那么方老师他还记得我生日,而且是一个论五论十的大生日,所以他请和我同行的那位老师,事先就带上一封他的祝贺信,然后告诉他,在我生日的当天交给我,然后他在这封信里还提出了几点,就是对我学业上殷切的希望。结果在远离家人远离朋友的地方收到方老师的这份特殊的礼物,首先是非常惊喜而且也非常感动。
  在课堂上,方汉奇是幽默之师,讲授《名记者研究》时,他介绍的所有人物都栩栩如生。讲到邵飘萍采访“府院之争”,方汉奇提到府院调停人冯国璋副总统,他轻带一句,“这位冯国璋正是当今笑星冯巩的曾祖父”,只听得满堂惊讶。

 

 【主持人阿忆:方先生和甘先生的高校经历相当复杂,容我蜻蜓点水地说一下。两位先生分别是1953年和1954年调进北大中文系新闻专业,但在1958年,新闻专业全体师生并入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文革”中,人民大学被撤消,两位先生没了家。所以1972年北大中文系重组新闻专业,两位先生又回到了北大,教到1978年人大复校,北大中文系新闻专业的全体师生再一次并入人大。这个时候,方先生52岁,甘先生已经62岁。

 

  1980年是人大建校30年,每个院系都要献礼,新闻理论教授甘惜分拿出的是一部著作——《新闻理论基础》——这是中国第1部新闻理论专著,其中“统一舆论”、“组织舆论”、“新闻自由”等等概念,在当年相当大胆。后来,甘惜分又为人大创办了内地第1家舆论研究所。让甘惜分最高兴的是,1983年,在被日军俘获后第40年,他终于恢复了党籍。
  这一年,方汉奇也厚积薄发,他第1次证实了“报纸始于唐代”,而摆在大英博物馆里的《进奏院状》便是世界上现存最早的报纸,它是7000件流失海外的敦煌文卷中的一件。
  方先生精力旺盛,记忆力超人,今年82岁仍退而不休,每天工作14小时。老人家原本是立志做记者,却做了一辈子教书先生,新闻史研究本是冷板凳,却被他做出了热学问。
  【采访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方汉奇教授——
  这一辈子我就做了两件事,当学生,当老师,而且当学生也是一辈子的,教学相长,当了教师以后也要不断的学习,教师这个职业,就是一个学习的职业,就是一个不断学习的职业。
  【采访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甘惜分教授——
  我就打了个比方,我说,我有一次曾经在铁路边上,远远地听见火车一点儿的声音,我就把耳朵贴在铁轨上,我听见很小很小的声音,慢慢慢慢声音大了一点儿,我说“俯耳听潮似有声”,你只要贴着耳朵听,能够听出火车声音,你关心大局,你听听群众的意见,干部的意见,各种意见,你就能够了解群众的意见。

 

  中国的新闻教育,自1918年北大新闻学研究会成立,刚好说了90年。90年里,中国沧海桑田,浮云变化,不曾变的是赤诚。90年的桃李天下,学子散落天涯,教育和实践持续前进的动力何在?在片子的最后,让我们用甘惜分教授的两句诗做为收尾吧:“问君哪得思如涌,俯耳听潮自有声。”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2d35fb0100ah6y.html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2d35fb0100ah9y.html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invite/att_reqback.php?code=Ay21gpu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