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忆/滥盘与希望

 
 
 

日志

 
 

“非常想见区长”  

2008-06-02 22:58:00|  分类: 褐石买房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晒成了大螃蟹,像刚出锅一样,熟透了,呵呵,讲讲今天经历吧。

  555分起床,625分出门,去苏州桥,居然很堵,715分抵达目的地。此时,太阳没出来,看看即将毕业的硕士生的答辩论文。8点半,碰到袁老师,一起绕到海淀区府传达室附近,见到三三两两的教师同仁(忙不过来的教师,由父母代替,可怜的老人们也跟俺一样,晒成了大螃蟹)。

  845分,马老师送完孩子上学翩翩赶来,袁老师请传达室告诉俺们代理区长或主管副区长的办公电话,盼能见到区长或主管副区长一面,恳请其尽快妥善解决北京规划委员会海淀分局依照条文拒绝验收褐石园的问题。传达室磨蹭了一会儿,把区长办公室的电话给了袁老师。打过去,答,区长们没时间或不在。又交涉了一会儿,答,先联系一下,10分钟以后再打。855分,再打电话,答,区长们都没时间。

  完全在意料之中,没啥奇怪的,大家纷纷传达室。

  9点,大家顶着大太阳,站在绝对不影响任何交通的黄线之内,默默表达自己的意思。有女同仁希望喊喊口号,俺没同意,喊了也没用,区府玻璃好,听不见。

 

 

  呵呵,完全没预料到的是,大家还以为区里会很生气,慌了手脚,出来制止,或派人来抢标语。其实,区里很节制,容你表达看法,但俺区长不能说见就让你见,何况今为周一,一周之计在于今,而且,区里啥世面没见过,所以,根本没人在意俺们,也就没人来打搅俺们,高大巍峨的大厦悄无声息,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进进出出的人几乎跟没看见俺们一样。很没成就感,很有一丝失落。  

“非常想见区长”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这话出自赵本山的一句话,“非常想见赵忠祥”,俺们认为很棒,就改成了“非常想见区长”。其实,区长比赵忠祥难见,在海外是政客好见,明星难求,在俺们这儿,正好相反。

  一切都好,就是太阳太足了,年轻人都须忍耐,像“王志文”身边的那位老人怎么能受得了,他老人家竟坚持了整整一个上午没放弃,没不发火,真是修炼到家了。好像大家——老师、区府、随后出现的警察叔叔——都在比修炼,连过路老百姓都不围观,所以四下交通通畅。

“非常想见区长”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就这么一直站着,正觉得寂寞的时候,945分,终于等来了海淀公安分局的警察同志。同志们希望俺们把标语收起来,俺说,您要是能让俺们见到区长,俺们就把“非常想见区长”撤掉,只留下“相信政府,依赖政府”。警察见大家很守秩序,大概又觉得这俩标语不反动,尤其是后一个,很有点儿国庆大典的激情味道,所以就只站在太阳地里守在一旁,女老师给他们拿来矿泉水,不喝,说是不拿群众一针一线。

  天还是太热,这位长得像王光美的老人站不住了,就坐在了黄线上,她老人家右侧是区长和副区长们进车的通道。俺们讲好,即使看见区长的车,不要阻拦,希望他能自愿接待俺们的4位代表。

“非常想见区长”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955分,一名便衣警官满头大汗地赶来,说把标语放下吧,俺去给你们联系区长。俺问,此话当真,警官说,当真。俺说,俺们等着你同志,但如果您最后没做到,俺们也不难为您,请允许俺们再把标语打出来,让楼上区长能看到。10点,警官同意后,飞也似的消失了。

  许多老师晒得够戗,有的站在小树下,有的坐在传达室屋檐下,与保安亲切而急噪地交流起来,只有66岁的北大中文系主任温儒敏教授还站在太阳下,脸晒得像红苹果,头发却是花白的。温老师有心脏病,警察同志要温老师去传达室休息一下,那里凉快,温老师说不需要。

  1045分,联系区长的警官还没回来,一位长得像洪金宝的老妈妈说可能被骗了,拿着标语又回到了太阳地里,带领大家再次面向区办公大楼站好。

 

 

  1110分,警官终于气喘吁吁地跑回来,说找到领导了,把标语放下,选4个代表去信访办。呵呵,俺可不想再去那个鬼地方,但马老师和警官说算啦,别让人家来这儿啦。俺同意,并警惕地问,来的人是谁,答,海淀乡的。大家听了很失望,从区一下降到了乡。警官劝,海淀规划分局不验收褐石园,说穿了是海淀乡和褐石履行圆明园北侧农民拆迁的问题,不妨去谈一谈。和袁老师商量了一下,看那警官一身大汗,就去探探虚实吧。俺再次警惕地问,来人是乡长还是副乡长,答,是书记。俺问,是正书记还是副书记,答,不知道那么多,总之去谈谈吧。呵呵,走到信访办坐下来一介绍才知道,是海淀乡信访员,对海淀乡和褐石园的问题一问三不知。好嘛,俺们煎熬得都快成大螃蟹了,旋涡中心啥也不知道。不过也甭难为人家,这事儿只能是领导知道,一个信访员当然不可能知道。本想问问褐石给海淀乡的5700万哪儿去了,后一想,问了他也不知道,就算了。作陪的还有海淀规划分局的两位年轻人还有海淀建委的1位中年人,大家说得都全无新意,毫无进展,马老师疲惫地第1万次介绍了此番纠纷,说完俺们觉得没啥可继续说的,又走回区府正门。

  此时,路边停满了各种警车,大车里坐满警察,区府栅栏门里有便衣警官队长叫俺名字,俺过去打了招呼,很严厉地质问几句,大家也就放了标语,前来辩论。此警官斜背书包,像个研究生,居然舌战群儒而不累,跟大家一直激烈诡辩至正午12点。呵呵,警车里全是他的人,他就是不下令驱散大家,也没抢标语,而是继续舌战,直至把大家说得四散。

  俺把大家聚拢在传达室屋檐下,俺认为,对区府,要有信心,也要有耐心,今天一上午,俺们已经表达了自己的意思,尽管没见到区长,但区长一定见到了俺们,这是毫无疑问的,所以下午继续在这里耗着是多余,大家可以AA制去了,给区长们一个面子,也容他们进行内部消化。大家同意,女老师强行给舌战警官和其他警察几瓶矿泉水,被最后推脱。俺们一走,警车纷纷开走,镇压真正的坏分子去了。

“非常想见区长”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12点20分,马老师在路上聚拢大家,简单谈了感想,然后先告辞,俺们年轻人走到区府楼后,在信访办对面的新疆餐厅AA。这是俺第1次和未来的邻居吃饭,很棒。

  13点20分餐毕,大家告别,俺去海淀分局东侧的大厦,《翻阅日历》杂志社在那里,俺是这本杂志的总编辑,去和孩子们研究一下地震文章的写法,一进屋才知道自己变成了大螃蟹。

  17点上路回家,太太给做了鲇鱼,路上接孔庆东电话,言人民网记者已经采访了5月27日被海淀信访科长动粗的温老师,也电话采访了海淀信访办,有些细节要向俺核实。比如,信访办竟然撒谎,说推搡温老师,是因为老师们不愿选代表,想一起冲进接待室,而且那不叫“动粗”,是正常的。俺当即予以批驳,老师们的心情万分焦急,所以一起来到信访办,想第一时间知道消息,他们是在接待室大门外等候,只有4位代表准备着进接待室商谈,之所以中午一些教师拥在大门外,是因为被信访科长骗了一上午,到中午吃饭时间他自己想去休息,一位女教师在大门口他能不能告诉大家海规到来的大致时间,不想,这科长躁狂起来,才招致一些教师拥至接待室大门外,批评他言而无信,坚持要他告诉俺们几点海规来人。

  这科长没真话,下篇博文,请看他今天在区府大门外再次说的假话,新旧视频对比着看就明白了。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invite/att_reqback.php?code=Ay21gpu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