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忆/滥盘与希望

 
 
 

日志

 
 

一条街道的奥运  

2008-03-30 23:12:00|  分类: 随拍随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俺娘说啦,人不能忘本,俺们在北京东四住了15年,上月户口才迁走,所以东四街道办事处启动各居委会年度乒乓球联赛,俺一清早便跑到东四奥林匹克社区体育文化中心,应邀发表了4分钟乱讲。

  俺语无伦次地说,20年前,朝阳门狭窄的小街里,经常会有一个腰围19的消瘦大男孩儿,骑着车,穿过宁静而凋敝的一片片平房,每星期去地坛体育馆或遥远的北京体育大学炼健美,因为东四地区没有任何体育设施,那个男孩儿就是俺自己,所以俺有一个感觉,每当俺离开哪里,哪里就变成宽街,哪里就会出现包括体育馆在内的全套生活设施,希望父老乡亲不要像那个腰围19的傻小子,总是一再被幸福抛弃。

  大家哄堂大笑……

 

一条街道的奥运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东四街道办事处郝飞摄

 

  好久好久没回东四了,这里变化很剧烈,东四街道工委书记袁燕生(左)便和东四街道办事处主任袁海鹏(右)带谢佳勋和俺上楼,去看东四大社区沙盘。下图中圈黑的那一块就是东四奥林匹克社区体育文化中心的位置。

一条街道的奥运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过去,这里是一座木质2层小楼,是一家饭馆,《北京青年报》尚在街南面的小学地下室里办报时,俺们常常踏着吱吱呀呀的木楼梯,走上这2层小楼就餐。这里最有名的菜是“裸体花生豆”。

  沙盘中央就是朝阳门北小街,过去是一条河,南粮走大运河,进朝阳门,由这条河向北,卸在海运仓,可惜有人觉得河会影响交通,给填平了,幸亏这思想没推广到苏州和威尼斯。

  小街左边那一大片老宅是孚王府,道光皇帝第9个儿子在这里居住。《北京青年报·青春星期刊》曾在老宅最后一排大殿办公,给俺留下难忘记忆。那里夏天不用空调,足够凉快,殿前是大朵大朵的牡丹花,基本是一小故宫。

  从沙盘上可以看出,东四大社区以北小街为界,左面是老区,由面是新区,所以也不知道是啥时候,俺们常去吃饭的小木楼不在了,平地建起这座红砖高楼,有点像清华园里的美国建筑,这便是东四奥林匹克社区体育文化中心。

一条街道的奥运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俺就是在这座陌生的大厦的地下一层乱讲了4分钟话,然后谢佳勋与东四二条居委会做开球仪式,迎奥热身在这个著名街道启幕,各居委会的乡亲们抽开了乒乓球,打得还不错,基本能赶上俺的水平。

一条街道的奥运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沙盘中这个圈黑部分在东四奥林匹克社区体育文化中心的右侧,是闻名全国的北京史家胡同小学,不过,这可不是赵元任、梅贻琦、胡适、竺可桢考取庚款留美的那条史家胡同,这儿是东四,俺停车张望时也很奇怪,史家胡同小学怎么会跑这里来了呢!

一条街道的奥运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袁书记告诉俺,史家胡同小学有5000学生,倪萍杨澜的孩子都在册,在史家胡同如果再扩建,就必须拆了华主席家和章士钊老宅,也就是洪晃刚病逝的老妈家,所以不得已,迁入东四,建成庞大的校区,闹得周边新楼群统统价格飞涨。大家劝俺把趴趴送到这里学校,跟倪大姐和澜妹妹的孩子做伴儿,俺心想,俺是北大教书先生,趴趴可以进北大附小,干吗要来这里。大伙儿说,你傻呀,北大附小算啥呀,你傻!袁书记带俺全程参观了庞大豪华的史家胡同小学,许多设施别说比北大附小了,基本比北大不差。俺便颤颤巍巍问校长,史家好还是北大附小好,校长不说话。临别,校长小声告诉俺一个人儿,“中国有四大小学,史家排第1,北大附小不在四大里面”,俺如五雷轰顶,倒在汽车里。

  看看,东四奥林匹克社区体育文化中心已经够庞大的了,但搞运动会,还得借史家胡同小学的运动场。这是墙上挂着一幅照片,俺给翻拍了下来——

一条街道的奥运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看这对儿老夫妻,俩腿绑一起,简直太恩爱了!这可不是打立体麻将,“五条”是“东四五条”的意思,裕谦钦差大臣、徐世昌总统、杜聿明中将、吴玉章校长都曾在其中居住。

  呵呵,这帮小人儿也要跑跑,这可不是一般的小人儿,是东东!

一条街道的奥运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是为了迎奥运,东四街道办事处招标社区奥运吉祥物,一位艺术家居民设计的这个东东中标。它手上脚上脖子上套着奥运五环,俩辫子上也是五环,模样喜人。

一条街道的奥运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社区里许多退了休的老妈妈聚集在中心,手工制作了许多小礼品,胸前带着中国结的那位阿姨,高兴地给谢佳勋和俺一人带了一个特大的中国结,以至于俺们去隔壁参观舞蹈练功房,大姐们以为俺又跟虞梦离了婚,娶了这位《正大综艺》的台湾外景主持。 

 一条街道的奥运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这里的孩子们也很有创意,这就是一般的馒头,经这位女孩整治,成了福娃馒头或馒头福娃。

一条街道的奥运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说了这多别人,也说说俺自己,俺原来住在东四七条四号院,属于空军,也就是下面沙盘圈黑部分。在七条西口,过小街便是问诊态度不咋地的陆军总医院,看病不便,但拿药很方便。可惜呀,空军这小院里实际上有两个小红楼,沙盘上只有1个,俺爹地妈咪住的那个小楼却漏置了,呵呵。

一条街道的奥运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这小院原来是首任空军司令刘亚楼上将和首任空军政委肖华上将的家,悠扬动人的《长征组歌》就是肖政委写的,两位将军病逝后,空军拆了四合院,建起两座红砖楼,俺家1986年搬进来,2001年刘司令的混血儿子年迈,实在太想家,希望回住到俺家,俺爹地很愿意为老司令做点啥,便举家北迁芍药居,从此离开住了15年的东四七条。俺一直在想,刘司令和肖政委的家其实早不在了,惟有楼前300年的老槐树依旧,不知司令的儿子进出这个院落时会如何想起从前。

  俺家院右那条上下小胡同里住过薛飞,别看他在《新闻联播》播音的时候衣冠楚楚,平日里尽穿着破烂短裤在胡同里骑车,车极破,腿极细。那时候,《新闻联播》没空调,夏天炎热,只是上身穿西服,打领带,下身就是短裤光腿拖鞋。

  薛飞飞车的那条小胡同口有座小灰楼,是胡总书记耀邦的得力助手的家,再往西走是阎锡山司令的家,而俺院对面四合院里住着谁恕不敢奉告。

 

  东四奥林匹克社区体育文化中心的一面墙上,有下面这样一幅大型照片,左下角放着一本大书,图片中的景物就是东四牌楼,地点就是现在的东四十字路口。为啥叫“东四牌楼”?因为十字路口被4个牌楼四向合围,故称“四牌楼”,北京建筑是对称的,所以中轴线西边的四牌楼叫“西四牌楼”,东边的就叫“东四牌楼”。

一条街道的奥运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后来,东四牌楼和西四牌楼都给拆了,罪名是影响交通,于是只剩下“东四”和“西四”两个莫名其妙的名字。

  当年的东四牌楼地区,是大商人、大政治家、大学问家的聚居地,下面图片中的这个赤膊男子,千万别认为他是杀猪的,他是夏天里的读书人,这就是当年的东四景象。

一条街道的奥运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现在,大多数区域都已物是人非,有惊喜,也有怅惘和遗憾。

  下面是东四奥林匹克社区体育文化中心的一个模型,设计者也是居民,这个奥运五环亭很有创意,是顾拜旦和中国古建的结合,已经批准兴建,地点暂时保密。

一条街道的奥运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下面是东四奥林匹克社区公园,其中五环和红白颜色,都是社区居民站成。一条街道的奥运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横幅红标语左边有个不清晰的火苗,是居民设计的《圣火》雕塑,旁边绿坡上有一棵袁书记缴费认养的十分漂亮的老树,俺已和他商定,4月换成俺来认养,另外一棵老树俺也决定认下来。佛祖说啦,救一树命,胜造七级浮屠。

  

一条街道的奥运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这是东四奥林匹克社区体育文化中心的残疾人训练室,在这个拥有5000万残障人的国家,终于有许多人会常常想起处处不方便的残障人了。5000万是啥概念?是韩国的总人口!

一条街道的奥运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谢姐和俺分头在跑步机上跑了10分钟,呵呵,俺俩太土,都是第1次上跑步机,所以刚上去有点担心。

一条街道的奥运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这东西谢姐拿手,打了两次,都把白球直接打进洞里,非常准。

  谢姐特别活跃可爱,没有内地明星莫名其妙的矜持和疲倦,走进社区图书馆,她又立刻安静下来,像没结过婚的处子一样,无声地看了好半天书,似乎把所有人都忘了。

一条街道的奥运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俺可闲不住,四下里张望,终于发现前文化部长王蒙捐赠的两个小书架。王部长原来住在东四五条东口小院,所以东四每次活动只要他没有其他安排,一定会来,他老人家说啦,他生是东四的人,死是东四的鬼,他只认为东四是他的家。

一条街道的奥运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最后,袁书记又带着俺们乘电梯,下到地下二层,这里是一个标准的篮球场。下图是NHK采访排练大型舞蹈的社区居民。

一条街道的奥运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唉,怎能让俺不感叹,咋搬离哪儿,哪儿就是一片灿烂呢?

一条街道的奥运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invite/att_reqback.php?code=Ay21gpu

  评论这张
 
阅读(3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