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忆/滥盘与希望

 
 
 

日志

 
 

《光绪皇帝的用途》  

2007-11-26 22:24:00|  分类: 《翻阅日历》月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 阿忆

 

  光绪18岁,慈禧“撤帘归政”,把一个勾心斗角的社稷交给这个少年。
  光绪执政10年,渐渐长大,面对旧疮新疾,渐渐失去耐性,幻想一夜之间,把额娘的经济改革引向深入,拓展成全面的政治体制改革。论其最大失误,是没能利用慈禧的威望,反而企图背弃她以获得更彻底的改革成果,最终酿成大祸,被夺了皇权。此后,光绪在幽闭中又活了10年,明明不在政坛,却是内外政治势力讨价还价的棋子,无言地被利用着。
  不过,就此以为光绪百无一用,其实并不科学。

  被利用,也是一种用途,一样可以引发利用者的纷争,改写历史。事实上,光绪亲政10年,自觉搅动了历史,禁闭10年,历史围绕他产生着激烈震颤。没有他的存在,历史完全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至少清末法制改革不会因为他而先兴后废,又因为他而由废再兴。

 

  1897年12月,光绪干了将近9年,青岛却被德国人抢去。那时候,建设部有一位39岁的司长助理,叫“康有为”,他比皇帝还急,比皇帝还气,于是第5次违规,越级上书,开具救国药方。康有为这次上书内容,与前4次不同,所猎更为详尽,其中大量涉及司法改革。其中有如下慷慨陈词,“国事付国会议行,行尊降贵,延见臣庶,尽革旧俗,一意维新。大召天下才俊,议筹款变法之方;采择万国律例,定宪法公私之分”,请务必注意,其中“采择万国律例”一句,是中国人第一次发出古代法律国际化的呼吁。不过,建设部长淞桂,守法意识特别强,坚决不予代呈,所以光绪没能看到这份改革建议。
  康有为很聪明,颇知传媒力量,他估计皇帝多半看不到自己的建议,就通知了媒体,造成宣传势能。不久,天津、上海、长沙的报纸陆续披露,上海大同译书局紧锣密鼓,筹备印发单行本,许多京官辗转传抄,很是热闹。

  监察部有一位书记,叫“高燮曾”,他觉得“行尊降贵,延见臣庶”甚对,所以上书光绪,建议打破皇帝只见四品以上高干的旧规,直接召见康有为。不成想,高书记被恭亲王奕訢骂了,康有为很沮丧,决定回广州教书,京官不做了,但民政部长翁同龢却极力挽留他,发誓一定要让他跟皇帝搞一次非常接触……总之,110年前的12月,北京正在为皇帝能否接见基层干部,闹得满城风雨。
  经过翁同龢的努力,最后的解决方案是,光绪委托直隶总督兼北洋通商大臣李鸿章、外交部长兼国防部长荣禄、翁同龢、司法部长廖寿恒、民政部副部长张荫桓询问康有为,然后汇报。光绪听了汇报,异常兴奋,想亲自见一见康有为,但再次被奕訢劝止。最后,君臣各退一步,批准康有为可条陈所见,获得直接给皇帝写信的特权。
  今天回头看,这是一桩小事,当年却引起轩然大波。
  由此可以看出,清末法制改革,该有多么艰难。光绪执政10年,康有为7次上书,仅从7次上书的细节中便可看出,光绪和康党联手改革,胜券不在。
  首先,从法律移植的专业角度看,康有为作为司法改革的动议者,其参照目标游移不定。
  就在这次沸沸扬扬的第5次上书中,康有为对改革模式提出3种选择,上策是“择法俄日以定国是,愿皇上以俄国大彼得之心为心法,以日本明治之政为政法”,中策是“大集群才而谋变政”,下策是“听任疆臣各自变法”,移植西方法律为上策,参照目标是俄国和日本。仅过了1个月,在第6次上书中,康有为力主只仿法日本,理由是,日本情况与中国近似。又隔了两个月,第7次上书,康有为忽然又鼓励皇帝只学俄国。
  3次上书,总区间不足4月,但学习目标三度改变,康有为对西方法律制度的一知半解可略见一斑。
  其次,在一部分大臣看来,康有为的改革方案一钱不值,却狂妄之极,因此多被中途扣压,很少被光绪看到。
  康有为第1次越级上奏“变成法”,是1888年12月,光绪亲政前夕。第2次上书“变法成天下之治”,是1895年,光绪执政第6年。两次上书,光绪均未看到。康有为第3次上书“乞及时变法”,由中纪委转呈,光绪第一次读到,兴奋之余,要军机处抄录3份,一份存乾清宫,一份存勤政殿,一份存军机处,同时抄发各省督抚。遗憾的是,他没看到的前两次上书,均涉司法改革,他读到的第3份奏折恰好没有,只是发挥和补充前两次上书的其他内容。第4份上书,再涉司法改革,却被荣禄和建设部副部长李文田扣压,没让光绪看到。
  扣压康有为的上书,看似简单,似乎只是一部分大臣对越级上访有意见,但实质上却是这些人坚决反对西移现代制度的态度反映。面对这批大臣的非难,帝党应该依靠谁,是依靠自己微弱的力量对付整个世界,还是求得慈禧的许可,谋求另一部分大臣支援,一起来对付反对派?在晚清超级纷杂的局面中,光绪和康党错走了一步棋,把戊戌改革送进了坟墓。
  再次,皇帝威信不高,对繁文冗节束手无策,推动全面改革更是难以胜任。
  有翁同龢和高燮曾的保奏,光绪两次想见康有为,均被恭亲王坚拒。这种上下沟通的障碍,严重影响了真实情况和改革信息的传递。此外,还有一个不为人注意的细节是,皇帝不见基层干部,这个反动规矩使得日后破格觐见者成了极少数人,名额实在难得,只得都给维新派,这势必造成皇帝对维新派偏听偏信,助长其趾高气昂,不可一世,同时加深了大臣们对维新少年的反感。这便是“戊戌六君子”的悲剧,被处决前,他们动辄说要禀告皇上,杀了谁谁,当他们被杀的时候,已经成了“万人恨”。
  至于政治体制改革,康有为第6次上书建议,“立制度局总其纲,宜立十二局分其事”。“制度局”是立法机关,“十二局”是行政机关,“法律局”居首位,其次才是度支局、学校局、农局、工局、商局、铁路局、邮政局、矿务局、游会局、陆军局、海军局,基本是资产阶级的三权分立。这“制度局”,相当于美国国会,要向军机处和外交部要权,这还了得,所以胎死腹中。“制度局”没搞成,教育部长李端棻建议,搞“懋勤殿”,让东西方政治专家担任顾问,讨论清朝哪些地方该改革,确定后实施。这更了不得,拿中国内政让洋人干预。光绪去颐和园请教慈禧,慈禧脸色难看,一言不发,“懋勤殿”也流了产。这“法律局”,主要是主持修律,光绪指派出使美国、西班牙、秘鲁大臣伍廷芳博士,“博考各国律例,及日本改定新例,迅速详填酌拟条款,汇条咨送”,但却不再坚持建“法律局”,不再大张旗鼓地修订法律。李端棻奏请删改六部则例,光绪谕令六部自行删改,各部置若罔闻。光绪下谕催促,仅人事部和民政部做了官样文章,敷衍了事。可见,光绪势单力薄,大事小事都搞不成。
  最后,光绪政治经验不足,健康状况极差,却在地位不稳固的情况下求快求全,很冒失地放弃以慈禧做杠杆,直接应对各种反对势力,加速奔向失败。
  光绪颁诏改革后,急速下达40多道命令,建立现代学校、改革考试制度、为撤销“领事裁判权”进行修律。他废除了领皇家俸禄的闲差,危及满族官员利益,他革新军队,威胁到满洲旗兵和绿营,他改寺院为学校,吓坏了僧侣,他抨击科举制度,威胁到所有已获得功名的文人,他打击腐败,影响到一大批官员……5天后,光绪打破“祖宗家法”,第1次见到康有为。觐见前,康有为碰见荣禄,重申不改革无法救中国,扬言“杀几个一品大员,法即变矣”。就在同一天,慈禧迫使光绪连下3谕,控制住了人事任免和京津军政大权。即使如此,矛盾还是被激化了。光绪发现,整个统治基础都在与他作对,都在观望慈禧的态度,除了湖南,其他省份均未执行他的诏令。
  慈禧赞同改革,但为改革划定了一条底线,必须坚定不移地坚持“三纲五常”。坚持这项基本原则,她便大力支持,在安定团结中求发展。违背这项基本原则,她便严厉打压,利用政治高压谋求稳定进取。但光绪变法突破了底线,等于要抽取整个政权的定海神针,慈禧不得不牺牲这位莽撞的外甥,使受到惊吓的社稷不至于崩盘。于是,她再次“垂帘听政”,把28岁的光绪变成傀儡皇帝。但是这一次,慈禧遇到了平生最大一次危机,险些丢掉了江山和性命。
  在没看到光绪的改革政策之前,西方列强认为慈禧是改革派,当他们震惊地看到光绪受到镇压和挟持,看到利于中西交往的改革措施被废止,看到比照西方修律的事业被叫停,他们才惊讶地发现,慈禧成了绊脚石。面对一个沟通不畅的顽固政权,他们干脆不再沟通,开始疯狂地抢滩夺地,导致频繁的民族冲突,教案连连,终使义和团席卷北方,反清灭洋。
  面对内乱,清朝大臣迅速分化为剿抚两派,改革派力主保护经济改革,主剿,守旧派想借义和团收拾收拾洋人,主抚。慈禧主剿,一再命令各省督抚坚决剿杀,防其燎原。但义和团还是进了北京,各国驻华公使照会清朝,要求清兵保护使馆,自己也在调集军队。让慈禧生气的是,这些洋人节外生枝,反对她废光绪,立溥俊。慈禧认为,这是干涉内政,太欺负人了,于是转而主抚,放任义和团违背国际公法,攻打使馆和教堂,任意残杀传教士和外国观光者。慈禧看到了人民的力量,受到莫大鼓舞。在御前会议上,她为义和团的惑众法术辩护说,法术不足恃,难道人心也不足恃,中国已经弱到了极点,如果人心没了,怎么立国。于是,她以光绪名义,向列强宣战。
  与慈禧估算得相反,义和团对使馆久攻不下,反致八国使馆卫队进京解围。天津大沽炮台陷落后,慈禧醒悟过来,急令荣禄慰问使臣,送去食品,还在玉河桥树木牌,上书“钦奉懿旨,保护使馆”。但八国使馆卫队并未停步,他们要进京索赔,还要把慈禧作为祸首惩办,帮助光绪亲政。这个时候,光绪何去何从,是一个举足轻重的问题。因此,慈禧撤退西安之前,对内对外做了两件事,一是对义和团改抚为剿,求得国际社会谅解,也重新站回改革派阵营,二是迫令本欲留京的光绪一同西去,防其被列强拥戴亲政。
  在逃命西安的路上,65岁的慈禧深知自己的统治威望跌进谷底,又第一次深切体尝到百姓的艰难,她竟在西逃第5天下诏认错,承认“知人不明”,“负罪实深”。当然,她是以光绪的名义认错。此时,光绪成了慈禧的招牌,举着它,意味着变法重新开始。至于西方列强,只要看到招牌仍被慈禧举着,就知道清朝仍在融入他们的世界。也就是说,光绪尽管失去了权力,却没有失去意义。谁要是想拿掉他,谁就是想破坏改革。此后,光绪靠修理钟表消磨意志,但他作为政治符号,依然挑开了晚清司法改革的帷幕。
  1900年12月,慈禧以光绪名义,在西安发布上谕,要臣下参酌中西政要,就如何兴国势,出人才,裕度支,修武备,各举所知,各抒己见,限两个月内呈上汇报。不久,慈禧再次以光绪名义发布上谕,“预约变法”。由于偏寓西安,信度可怜,3道上谕发出,地方疆吏反应冷淡,慈禧最后明确发出改革信号,指派庆亲王奕劻、李鸿章、荣禄、昆冈、王文韶、民政部长鹿传霖为“督理大臣”,两江总督刘坤一和湖广总督张之洞为“参预大臣”,共组“督办政务处”,推动新政。这个举措,结束了地方督抚的观望。
  早在戊戌政变结束时,慈禧任命曾鉌为湖北省长,取代谭嗣同的老爸谭继询。曾鉌赴任途中,上奏称誉西方法律,人还没走到湖北,便被撤职,而且永不叙用。这说明慈禧当年已全盘否定光绪变法,放弃法律国际化的道路。为什么事隔仅仅两年,慈禧竟不顾颜面,拾起戊戌变法的衣钵。很简单,面对1900年前后焦头烂额的局势,慈禧别无选择。与此同时,西方列强经过反复磋商,认为惩罚慈禧不理智,会造成清朝大乱,不利于西方在华利益。于是,他们把司法部长赵舒翘当成替罪羊,迫其自尽,另杀10位高干,数百中高层受罚,45座城市停止科举,以惩士绅,而慈禧却脱净了干系。
  1902年,慈禧彻底度过危机,携光绪回京。
  她以光绪名义,发表最高指示,“责成袁世凯、刘坤一、张之洞,慎选熟悉中西律例者,保送数员来京,听候简派,开馆编纂”,随后,三大臣连衔保举,司法部第一副部长沈家本和出使美国的伍廷芳,双双出任修订法律大臣,清末法制改革进入实际操作阶段。

 

 

             摘自2007年12月刊《翻阅日历》杂志

               《清末法制改革》专栏之三

《光绪皇帝的用途》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invite/att_reqback.php?code=Ay21gpu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