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忆/滥盘与希望

 
 
 

日志

 
 

这里也是北大  

2007-11-17 23:43:00|  分类: 天下图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几年来,只为本科生和研修生上课,只做硕士生导师,只担任硕士生年级主任,却没有硕士生课程,所以多次去深圳,均未去北大研究生院的深圳分院。一直以来,俺对这片传说中的南国校园的印象,全部来自北大法学院贺卫方教授随手拍摄的一幅图片。直至此次再去深圳,参加一年级研究生组织的校园活动,才对这片校区有了实地认识。绿地蓝水上,这一大片高大宁静的白色建筑,基本是校区的全部。

这里也是北大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据说是港人设计,没有呼应北京校区的古典特色,只以抽象线条和洁净色彩为构思。楼牌号不是梁思成的天地玄黄宇宙洪荒,不是司徒雷登和墨菲的德才均备体健全,也不是甲乙丙丁,而是西洋人的ABCDEFG,楼群后方高高耸立的这座标志塔也不是博雅塔的同类,像是伽利略在威尼斯工作过的那座西式塔楼。
这里也是北大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夜里从远处眺望这座塔楼,醒目清晰,顶端的霓虹灯北大标志,是蒯大富建造。这次来深圳,手机坏了,无法联络蒯大富会面,不知少听了多少新段子。他从监狱出来后,就在深圳经商谋生,生产各种灯类产品,主要是生产摄影棚里的那种专业灯,他很聪明很乐观很坦白,对“文革”中的所作所为从不遮掩推卸。
  总之,校区建筑总体设计很前卫,走在其间心旷神怡,心想,美国高校硬件也无非如此。当然,中国内地缺的是软件,所以还得认真拼上数十年。
这里也是北大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这一片静水,如同水镜,被戏称为“未名南湖”,呵呵。深圳市的空气,仅次于香港,比内地城市干净许多,深圳山区的空气就更是喜人,让人难忘,很像古代传说中的“解放区的天”。
这里也是北大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这种建筑设计的抽象性,如果去掉图片的颜色,会看得更清楚。
这里也是北大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地处山前,依山傍水,建筑各自一体,却由其间高高的顶棚串接,外加统一为白色,独特之中有统一,而水上真建筑和水下倒影,对称而居,整个建筑群便显得浑然一体。
 
  俺那天第一次进校,已近傍晚,月挂天边,虽是初冬,却似夏末,微风清爽宜人。顾鑫同学在微笑,后来才知道,他这种看似暧昧的微笑,常使偷偷喜欢他的女生误会。陈佳宁同学说,这条横过校区的河叫“大沙河”,说完,也笑了。也许,是笑这条小河起了条大河的名字,一点儿不谦逊。
这里也是北大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过了桥,发现图书馆建在不远处的水上,见到新闻与传播学院的史学军老师,一起坐进一间可爱而安静的餐馆,未几,北大深圳研究生院的刘扬老师、牛宏伟老师、罗老师赶来,这让俺着实诧异,如果是在北京校区,大家为北大干一辈子,还未准能认识,可在深圳校区,老师和老师之间,上级和下级之间,老师和学生之间,呵呵,居然全都认识!也许是远离北京大本营,也许是这边统共不过2000师生,大家显得格外亲热,这让俺很是喜欢!
  校区不能起火,餐厅只有一个微波炉,所以饭菜做得很慢,一个人一个人地上菜,俺都吃完了,史老师的还没上来。呵呵,晚上的活动马上要开始了,史老师只能饿着肚子跟我们跑出来。
这里也是北大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北大的这个南国园区,远在深圳西北的山区,由市区去校区来往不便,所以校园很静谧,很少碰到行人,如果不怕寂寞,这里肯定是疗养和潜心学习的好地方。而北京校区虽然禁了外车,还是染上了过多的商气和官气,深圳这里虽是商业新城,但山里的校园却是一片清净的精神世界。
  俺们乘着如夏的温暖冬风,走在洁净的青石板上,眼前一抹红霞,天色很快暗了下来。
这里也是北大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俺们在法学院的模拟法庭,参加南燕之声广播台1岁生日,外加庆祝南燕之声网站启用。女主持人是俺门下的新硕士生麻宁,因为本科成绩出色,由中国传媒大学播音与主持艺术学院保送到北大新闻与传播学院,归于俺之门下。
这里也是北大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这里也是北大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麻宁参加北京电视台《红楼选秀》 北大深圳研究生院副院长栾胜基
 
  栾副院长是东北人,讲话有意思,明明身经百战,非说自己紧张,他老人家轻轻一点鼠标,南燕之声网站开启。网站设计师和总舵主是下面这小子,陈增光,其演讲特点是,全身垂直于地面左右动。先是左脚向左一大步,右脚跟上,然后右脚向右一大步,左脚跟上。就这样左右左右跳好几趟,很像小平同志当年恢复工作时的亮相,动作极快,很有活力。后来问他,网站设计用了多长时间。他说,整1个月! 
这里也是北大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这里也是北大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北大新闻与传播学院硕士生陈增光  北大新闻与传播学院硕士生田甜
 
  呵呵,田甜同学是南燕之声广播台台长,她以超过邢质斌两倍的语速,介绍了广播台一年来的收获和关于未来的设想。邢妈妈每分钟可以读300字,田甜每分钟600字,字和字已连成一条线儿,所以是全球华人语速第一!
  俺教过这妹子两门课,不错!俺派她去王峥和朱军的《艺术人生》栏目实习,她的本科毕业论文写的就是《艺术人生》,不错!最后被保送为硕士生,不错!
  哎,田甜和麻宁要求俺也说两句,我就说了两句。
这里也是北大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第1句,“今天比过去好”。第2句,“你们比我们强”。别的就不说了。最后,我做了一个半小时的学术讲座《真实世界与虚拟世界》,大家来自各个院系,似乎热情挺高。
  夜色更深了,俺们几位要好的年轻老师,还有麻宁,穿跃深圳市区,去蛇口喝酒。小平同志南巡坐的大轮船就在眼前,肖晓琳报道过的卖花幼女仍在夜色中徘徊,也没有学上,真正的无产阶级,很可怜呀。史老师看了觉得冷,又只穿着单衣,俺看了心底沸腾,相反觉得热,就把西服强行披在史老师身上。他挣扎了一会儿,最后不得不老老实实披上,于是冷热之间建立了和谐。
  凌晨两点,尽管俺腰疼人不累,但见大家已经疲倦,于是打道回校。进山,听见校区山间虎啸猿啼,晚风中吹来一阵阵大动物的味道,因为山那边就是野生动物园。下次来一定带上趴趴,让她看看奔跑的老虎。
  5点睡下,清晨7点半起床,整理下午另一场讲座的幻灯片,竟无一丝困倦。只是手机一下飞机就坏了,与北京家人,与广东电视台一位写毕业论文的研修生,统统失去了联络,有点焦急和虚空。
  中午,史老师来叫,与深圳研究生院的艾老师和北大新闻与传播学院的李琨老师去一个静谧的小餐厅吃饭,餐厅院前挂着几个红灯笼,李老师戏称此地是“红灯区”,土鸡很好吃。俺提起刚给北京的学生们放过记录片《我虽死去》,记述“文革”中被女中学生打死的第1位老师,打开李老师的话匣,学到了很多知识。
  李老师和艾老师都酷喜欢孔庆东老师,孔老师是俺的本科同窗,俺就给她俩讲了讲她俩不可能知道的孔庆东。完了,问她俩,还喜欢孔庆东吗。她俩说,还是喜欢。呵呵……
  两点半回校区,给新闻与传播学院的硕士生讲授《知识分子与电视广播》,回馈一般,大概因为俺对内地知识分子和记者的评价太低,伤了一半人的心。
  傍晚六点,南燕广播台开始播音,俺去教师休息室,被李琨老师强迫躺在沙发上歇歇腰,李老师自己拄着腰,直挺挺坐在椅子上。哎,俺们学院,四分之一的老师是腰椎间盘突出,坐的时间太长所致。
  不久,俺和几位前辈老师,穿越深圳给小平同志修建的麒麟别墅区,去对面水榭吃晚饭,跟地球物理系的老师学得很多“文革”知识,他老人家是亲历者,很有意思,俺建议老人家一定把它写出来,发表不了就自己留着看……
 
这里也是北大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唉,可爱的深圳校区呀,清静无人,处处绿意,可惜俺第二天中午就要飞回北京了。
这里也是北大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2007年11月21日,是北大启动研究生教育90周年纪念日,也是中国开始研究生教育的起点,俺打算从21日开始,把自1917年11月21日北大历史上著名的研究生,从冯友兰、张申府、范文澜3位开始,一一写写,纪念这个日子。
  这一篇,是深圳研究生院,算是预热吧。
  文中外景图片,俺因为教务繁忙,无暇自拍,均为刘扬老师提供。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invite/att_reqback.php?code=Ay21gpu

  评论这张
 
阅读(2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