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忆/滥盘与希望

 
 
 

日志

 
 

闽侯四日  

2006-10-06 15:02:00|  分类: 传媒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奉北大新闻与传播学院之命,去福州闽侯授课4天,天气还好,总下小雨,不算太热。许是台风刚过,因为严重瞒报死亡人数,福建媒介有些惶惶然。
  飞机降落在海边儿,叫“长乐国际机场”,从长乐区背海驶向福州市区,要跑1个小时的高速路,可谓甚远。还好,夜色细雨,福州很是好看。最棒的是,来接机的,不是大领导或命脉主任,而是小孩儿李敏,乖乖的,不太爱说话。对这种接待上的怠慢,兄弟我特别欢迎,凭经验可知,日后4天,必是清静的4天,非常非常难得。对于每每出行都是前护后拥的人,这是一种由衷的快慰,不会发生每顿饭都必须马不停蹄地与各个频道总监会面议事的操劳,甚至吃饭都可以自己快速解决。
  果然,闽侯4天,成了俺今年最宁静的几个日子,除了和福建广播影视集团新闻评论部吃了一顿热情洋溢的晚饭,其他夜晚全部属于自己。
  首先,最幸运的是,此次授课,没有安排在福建广播影视集团,而是远远地离开福州市区,安排在闽江边上。请看,这是俺从授课大楼里,透过大玻璃窗,拍下的一张照片,远山下发黄的那条时断时续的横线,就是闽江。

闽侯四日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不过,闽江近看,并非黄河,比较清澈
闽侯四日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福建的植被可真好,请看,这也是从大玻璃窗里拍下的窗外

闽侯四日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这里寂静得只有鸟鸣,这就是闽侯,福州的一个远郊区

闽侯四日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再看看俺镜头前的大玻璃窗是什么样子

闽侯四日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呵呵,闽侯就是这么干净,洁白如雪。
  从外面看,就是这栋楼,因为要安排北大新闻与传播学院诸位老师在这里讲课,楼内修缮一新,楼外仍有些落寞,一看便知许久没人居住和使用。

闽侯四日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每天上午和下午上课,俺就从这条小路走过,走到楼下,拾级而上,和每一位愿意跟老师打招呼的学员打招呼,在大玻璃窗前吸一支烟,然后进大教室上课。
  为增加视觉效果,讲义统统做成PPT,电视化教学,再加一些相声方法,保证大家在学到东西的前提下,不舍得逃课,不犯瞌睡,反而激情昂扬,笑声阵阵。为此,要花点功夫,好好谋划一番,做一名优秀教师,死后会有人惦记。

闽侯四日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闽侯城这地方,环绕福州西南,现在叫区,过去不过是个县,却出了不少响当当的大人物,比如林则徐,比如晚清海军重臣萨镇冰,比如国民政府主席林森,光与北大相关的就有好几位,比如林纾,根本不会英文,却居然翻译了好多世界名著,再比如英年早逝的梁遇春,英文系学生,死得太早,但散文写得真棒,对阿忆的文笔影响至深。此外,还有大化学家侯德榜博士、死于非命的勇敢报人林白水、窝囊死的《人民日报》总编邓拓、大数学家陈景润,等等等等,都是闽侯人。所以,俺很喜欢这地方,觉得比福州舒服多了。
闽侯四日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俺授课住的这个地方,不仅不在福州市区,也不在闽侯城区,而是在闽侯的远郊,是福建广播影视集团几乎废弃的一个拍摄电视连续剧的一个基地,所以俺讲课那楼,打扮打扮,很像传说中的军阀的豪宅,在里面既可以骂人,又可以杀共产党,还可以调戏妇女,纵容自己的阔少。不过这些年,这里冷落了,很少拍电视剧,也没有人来这里消费,因为大院子里没有可消费的东西,连小卖铺小饭馆也没有,晚上饿了,只好忍着,想想被军阀欺负的老百姓,出了大院子,方圆数公里,没有一户人家,只有沉默的树林和道路两边成堆成堆淋在雨中的木板垛子,路上很少有车走过,一到夜晚,万籁俱寂,院中只有俺一个人住在一个亮灯的房子里,其他的活物只剩下间或走过的流浪猫。所以这地方,所有楼里的所有房间都开着门,绝对没有坏人愿意跑这么远,到这地方看看能不能做上一案,因此非常非常之安全。
  有道是,有人的地方才盗匪,有猫的地方只有猫叫,什么也别怕。
  把老师安排在这儿,自然有省事的考虑,不用派车接送,吃饭好坏也不用管了,但如果把一位女老师放在这儿过夜,咱知道没坏人,但万一有女鬼走过,也很是惊人,呵呵,所以俺是到目前为止惟一一位在这里度过完整4天的老师,不仅不怕鬼,而且实在喜欢没有人际交往的寂寞,还可以节约路上废掉的时间。
  看看,这是俺住的房子的拱形窗,窗外一片寂静的绿色。

闽侯四日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探出头,向外看,右边的围栏已斑驳,花盆中长满野草,远处脚手架依然搭着,却早已没有干活,呵呵,连工地都是寂静的。

闽侯四日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望正前方看,那些房屋均无人居住,却开着窗子,雨打进屋子,却泡不坏福建的实木地板,这事真怪,可能福建地板太好。看那屋顶上芳,一道浅浅的山影,似悬空着,挂在半空中。

闽侯四日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向左看,是围栏一样斑驳,蔚蓝色的是一方没有水的游泳池

闽侯四日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拉近镜头,可以看见一座旱桥,呵呵,三拱桥

闽侯四日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越过桥,后面还是闽江,却完全听不闻涛声

闽侯四日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这就是俺住的洋楼,一人住进去,整个楼全归俺一人了

闽侯四日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每次从楼里出来,朝游泳池边走,有太阳会很热

闽侯四日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因为俺的心理年龄比较小,喜欢东张西望,所有左拐的刹那,常常向右看,右边便是这条小路,从俺住的楼前铺向远处。

闽侯四日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走到游泳池边的大树下,站着不动,借着树阴,向前眺望,呵呵,那一片就是俺在楼上介绍的无人居住的楼群。

闽侯四日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这游泳池不大,只够泡澡,对俺这种一下水就要游1500米的人来说,这就是一个池子。倒是挺好看,特别是,池边有一个没穿衣服的西洋美女,让人赏心悦目,觉得生活有奔头儿。为了她,俺会奋力地游,怀着迷茫的希望。

闽侯四日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再回头看看这大树,俺喜欢这种干和根分不清的植物,很辨证。在俺们先人的华表上,云和水是一体的,为云可以变水,为水可以变云,很庄子。
闽侯四日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这是福州的“市树”,榕树,大叶榕,如果叶子有个长长的雨尖儿,就成了菩提。
  绕到大树的阳面,请看它的真正的根,真想把它留住,像童安格唱的那样。

闽侯四日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要上课了,根没办法把俺留住,俺得继续前行,从这栋非常漂亮的白房子走过

闽侯四日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如果是拍电视剧,咱就算这是加州吧,一个刘姥姥正从它的右侧走过。
  然后,俺总是看到左手这个秋千椅,一看到它,就想趴趴要能带来就好了。

闽侯四日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然后,右手,较近距离看到这座无声的旱桥,想给它放点水

闽侯四日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最后,又看左侧,是俺最喜欢的红顶别墅

闽侯四日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再往前,俺不敢继续东张西望了,前面就是学员上课的军阀楼,俺得像军阀一样,有点杀人的威严。
  俺一如既往,拾级而上,进楼一转弯,见到一位爱笑的女学员。呵呵,俺的威严立刻没了,如同被军阀奴役着的羊羔羔,陪着女生,跳耀着,跑上3楼……
 
  哎,这4天过得真好,上午下午上午下午上午下午上午下午,讲了4天课,晚上就一个人呆在房间里,享受着只有猫儿走过的寂静,把闽侯记在心间。
  第5天下午,俺都想趴趴了,但却要直飞广州。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invite/att_reqback.php?code=Ay21gpu

  评论这张
 
阅读(2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