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忆/滥盘与希望

 
 
 

日志

 
 

别时才念云天好  

2006-09-22 23:17:00|  分类: 随拍随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昏渐渐降临黄河大草原,秋风吹过来,远远听见假蒙古包里飘来《杀人游戏》的阵阵呼号,其中夹杂着对草原特别特别失望的揶揄,间或爆发出会意的大笑。其中的一个经典揶揄是,草原太“稀啦”了,所以就“莫人”了,简称“稀拉穆仁”。这“稀拉穆仁”,是“黄河”的蒙语,这片大草原,是蒙人的骄傲。
  俺独自从草地深处向蒙古包营地走,觉得这里挺好,不希望明天就告别。

别时才念云天好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不一会儿,夕阳西下,一切笼罩在暮色中。
  咱们来看一看下面这张图片,画面前排,有3根牙签,那是电线杆子,但这第2根牙签后面有一排纵向排列的小银针,那是什么,呵呵,是围栏。在大草原,当一小片草地被牛羊马吃过,它便会被牧人围起来,好好休养生息一番,牛羊马便去吃别的草地。
  这叫什么来着,叫管理,颇具环境意识。

别时才念云天好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先去铁皮小卖铺租3件军大衣,每件30元,价钱没商量,而且,这是最后3件!呵呵,租吧,蒙人不用押金。这些大衣都特沉,看样子绝对暖和,把小妞妞包裹上,去蒙古包大帐喝酒吃饭。菜还是不大好吃,不是菜和料不好,而是蒙人不会做汉饭。
  吃了一半儿,蒙人抬来跪在大盘子里的烤全羊,又献哈达,又敬白酒,大蒙古包里充盈着蒙人特有的高亢嘹亮但却透着凄婉的歌声。进行了复杂的仪式之后,可怜的烤羊被彻底肢解,分送到各桌的盘子里,味道很臊,俺不吃,却想起14年前也是在这里看蒙人杀羊。
  那一次,俺们是一行4人,4个民族,俺是汉族,鲜京集团老板是朝族,导游是蒙族,司机是回族。回人只吃阿訇杀的羊,其他人杀羊他们觉得不干净,但蒙人宣称蒙族杀羊不仅全世界最干净,而且最人道,无痛苦。
  俺们安营扎寨后,偶遇一对儿开奔驰的台湾中年夫妇,他们非要蒙人大哥拉来一只正吃草的羊,当场杀死给他们看,然后大家一起食之肉。于是下面这张照片中,最左边这位戴眼镜的牧人便去房后山坡上,领来一只可爱乖顺的大绵羊。羊居然不知生死,乖乖地跟着主人走来,很快成了羊肉和羊皮。

别时才念云天好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回人司机不屑地站在蒙族牧人身后,俺看你怎么杀得干净,你杀杀看。蒙人不善言谈,叫来不大爱说话的兄弟,一人把大羊迎面撂倒,一人迅速上去压住,羊便非常老实地躺在沙上,安静地看着四周的恶人。蒙人用小刀在羊的正腹部竖着剌开两寸长的一条小口,羊居然不觉得疼痛,于是蒙人迅速把手插进伤口,用两个手指,果断地拧断羊的大动脉,只听羊吭了一声,但十分微弱,随即双眼迅速散瞳,离开了人世羊间。蹲在中间的蒙族导游问回族司机,怎么样,无痛苦,安乐死,您一会儿吃不吃。回人含混地说,摇着头,表示不干净,还是吃阿訇杀的羊,如果没有,只吃炒鸡蛋。
  牧人剁断羊的4腿,剥下了羊皮袄,又抱着羊的躯干到一边,把羊刚刚吃到里面的青草倒出来,竟倒出一个1尺多高的绿圆锥。哎,那羊,白吃了一上午。
  那只羊,实在可怜,俺没吃,回人认为不干净,也没吃。
  而眼前这只羊,俺妞妞闻了闻,说有臊呜儿,俺俩都没吃。
 
  吃完饭,走出大帐,已是漆黑的冬夜。
  因为四下无灯,绝对的伸手不见十指,所以大帐里透出的光相当亮堂,成了不明飞行物。

别时才念云天好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风极大,幸亏没听俺太太的,明智地租了大衣,否则非冻死俺的小妞妞也么哥。
  把小妞妞安顿好,俺领着太太,向黝黑静谧的草原深处走去,走了大约100米,回望俺们的蒙古包,它们连成一线,仿佛是一颗银针。太太有些害怕,四下无一物可见,仿佛变成了盲人。但俺带太太来此,是为了让她看俺14年前看到过的草原星辰,可惜天穹如墨,只见到一颗卫星缓缓走过。或许,是因为又阴天了,也许是。
 
  远处,蒙人点燃碳火,在大风中开始表演蒙古歌舞,令白天不很满意的汉人们十分感动,围着碳火跳起集体舞。而那蒙古女孩儿的歌,唱得怎么那么好,相当的动听。那蒙古男孩儿的舞,跳得如此专业,相当的吸引女汉人。

别时才念云天好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小妞妞盖着军大衣,已经睡了,任凭假蒙古包外歌声高亢。
  大约10点钟,有位超级女声挨个敲蒙古包的破玻璃铁门,寻找玩《杀人游戏》的伙伴,妞妞睡梦中听见有阿姨要杀人,惊得一连哭了两个小时,才抽泣地睡去。
  一夜无话,只听见旁边蒙古包里杀声侦缉声不断,直持续到凌晨3点半,但已不大讽刺草原。
 
  一夜风过,天高云淡,听见有人说,这里真的不错。

别时才念云天好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大清早,俺们告别了蒙古包,上路了。

别时才念云天好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再见了,德德玛和腾格尔唱过的大草原,多少年后妞妞长大了,俺们再来。

别时才念云天好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大草原的路是寂寞的——

别时才念云天好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寂寞的路上不会完全没有景致——

别时才念云天好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俺们见到了歌曲中唱到的敖包,更多的情况下,那不是情人相会的地方,而是路牌和方向标。在上百年的光阴中,不停地有牧人经过,在缓缓的制高点上投下一块块岩石,一点点垒起了这个标志,后人经过这里,便知道离目的地还有多远。如果大雪纷飞,四下皆白,没了参照物,牧人可以爬上山坡来找敖包,敖包摆着祭奠的方向就是正南,由此判断自己家的方位,然后照直走过去,一定能见到自己的家人。

别时才念云天好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据说,远远地拣块小石,越远越好,走近敖包,绕着它顺时针走3圈,心中许下一个愿望,然后把石子高高地抛向空中,落在敖包顶上,这个愿望就会很快实现。
  14年前俺这么做了,俺居然见到了俺想见的人,但最终的愿望并未实现。
 
  翻出14年前的一张照片,看看那时的自己,像个算命先生。俺身后那可不是敖包,不过以后也许丢石头的人多了,自然会成为敖包,而当时,它只是个小石锥。俺在旷野中,常常看见这种东东,俺便问蒙族导游,这是什嘛东西。导游说,这是牧羊倌放羊时,如果风太大,天太冷,他就背着风,坐在这小石锥后面,再大的风,也吹不到他!

别时才念云天好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俺可不相信这么神奇,这么小的一个小石头堆,还没俺膝盖高,怎么可能?
  俺上次来草原,是早春,来了才知道,黄河大草原的早春仿佛是北京的初冬,所以俺穿得太少,觉得风实在太大,于是俺就试试,坐在小石锥后面,居然真的一点风也没有,只听见风声从身边绕过狂走。
  呵呵,请看官注意,注意俺的双脚在哪里,这是“五心朝天”,没有几个人能做得。您也可以试试,但小心别掰断自己的腿。俺可以一坐几个小时,就是这样看书,写博客,已经习惯了。俺要是李红痔,俺就在身后画一个大金圈儿,称自己是佛陀的爹地。
 
  俺们在敖包山下停车时,后面一辆大巴也跟着停下,下来一大群游人,也上山绕敖包许愿。俺不信这些,拿着相机,朝俺们过来的方向拍下这张图片。图片中那一串小白卵,那是蒙古包,右边那条细砂路,仿佛通向天边。

别时才念云天好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拍照时,大巴车上的老太太从俺身旁走过,说昨天还没觉得草原有什么好,今天要走了,忽然觉得这儿天真蓝,云彩真白,可惜马上要走啦……
  老太太在感叹天,俺在感叹地,您看看,俺拍照时脚下站的就是这片裸露的砂土,而原来,这里一定覆盖着植被,踩的人多了,自然草就没了。
  14年前俺来这片草原时,跑50公里才能见到一户牧民家庭,而现在,这碎砂路两侧,经常看到庞大或零星的游客接待站。

别时才念云天好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接待站多了,周边的草地便渐渐恶化,一日不如一日。

别时才念云天好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大概有什么就不稀罕什么,没什么就想要什么,所以数千年漂泊游荡的民族需要固定砖房,而数千年固定聚会的民族要尝尝游牧民族的假蒙古包,有供有求,蒙人全住进了红砖房,汉人跑来住蒙古包,两厢十分不协调地站立在一起。

别时才念云天好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凡见这种接待站,其周边的草状实在太差,这很容易给日后慕名而来的观光者造成极坏的印象,于是不打算尊重和爱护这个地方,植物环境也就越变越差。

别时才念云天好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好在是,不管地上怎样,黄河大草原的蓝天白云,那真是相当的美丽。
 
  博友有诗曰——
 
      在这号称河流却
      不见河流的地方
      我同表情木然的羊群一起
      怀念着河流
  
      在酒比水多的地方
      我和干渴的小草一起
      虔诚地祈雨
      ……
      难道
      你的眼泪
      为曾经的凄婉故事而干涸?
      难道你的心
      没有一丁点与河流相关的梦想?
      你的雄奇你的粗犷你的铁血丹心
      依然还在么
      希拉穆仁草原!
      我喜爱你原始的野性
      而不是如今这
      职业般的守望
      ……
      我在你缺血的脸上
      读你羸弱的草
      与粗壮的汉子
      我在猎猎的风猎猎的旗上
      感受你的歌声
      感受你的哭泣
      我从姑娘清澈的眼里
      看蓝天白云下你的柔情……
      啊,希拉穆仁草原!

      当我庄严地饮下
      你盛情的银杯斟满甘醇的酒
      当我领受你洁白哈达捎带的爱意
      我的梦
      从此多了一个遥远的你!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invite/att_reqback.php?code=Ay21gpu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