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忆/滥盘与希望

 
 
 

日志

 
 

庄园·广场·楼面·汽车  

2006-08-07 17:13:00|  分类: 随拍随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旅俄点滴之七
 
      了解民族性格,有许多快速方法,俺是看庄园知其物欲,看广场知其集体情怀,看楼面知其虚荣度,看汽车知其秩序,很好使。
 
      传说中的俄罗斯,物欲横流,横征暴敛,抢来那么多土地和珍宝。自小看地图,觉得俄苏贪婪。参观冬宫时,一中学老师感叹,俄国真能抢,你看这冬宫,哪有什么俄国人自己的东西,全是外国货。呵呵,这是误解,这位老师没认真听导游讲。冬宫只收藏外族珍品,俄罗斯珍品存在俄罗斯美术博物馆。所以在冬宫,您可以看到拉斐尔,却看不到列宾。总之,俺是一直怀疑,是否贪婪的民族一定骄奢淫逸,喜欢超物质享乐。此次看了俄罗斯庄园,加大了俺的怀疑,更觉得俄罗斯民族喜欢聚宝,但聚来的宝并非个人把玩,所以纯属于个人的庄园,看不出过分的享乐,只是挥洒一下闲情逸致。
      比如莫斯科葛罗密斯卡雅庄园,那是沙皇的园子,却似乎以骄奢淫逸为耻,以艰苦奋斗为荣,看起来颇为清心寡欲。
庄园·广场·楼面·汽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进了庄园,满眼绿色,见不到建筑,从草坪旁边走进白桦林,走一会儿,才陆续见到俺娘拍的这些掩映林中的古代木屋。
庄园·广场·楼面·汽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这些木屋,都是沙皇遗产,彼得大帝缔造圣彼得堡时,也曾住过这样的木屋。
庄园·广场·楼面·汽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宁静,只有鸟鸣。
庄园·广场·楼面·汽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这种俄式庄园,没有中国园林精于设计,更重天成。
庄园·广场·楼面·汽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走到一幢雅致而宁静的城堡,从门洞里向外,拍摄这张图片。
庄园·广场·楼面·汽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这种建筑,既无夸耀权力,也无夸耀财富,它只是建了,立在那里,供主人使用,不供炫耀,至少无法供其炫耀低级的东西。
      这是进了门洞回拍的它的全景,它是整个庄园的核心——
庄园·广场·楼面·汽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进了门洞向前望,是一大片开阔的斜坡,种着绿草,有人工打理。
      向下走,往左看,从树林中黄房白柱探出身,那是主人的居所,设置极其简洁。
庄园·广场·楼面·汽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再往右前方看,误似一片清澈美丽的湖,其实是莫斯科河的一条支流,蜿蜒而无声地流过庄园。
庄园·广场·楼面·汽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庄园·广场·楼面·汽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别看是支流,河水不小,十分清澈,在岸边可以看见河底的石头。请相信,只有倍加爱护,江河才能如此健康。
庄园·广场·楼面·汽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在通向河边的山坡间,有这样一个露天舞台,可以想象,它曾打破这里的宁静,但它决不会咆哮。咆哮不适合这儿的环境。它不是平瑶和慈禧的大戏台,它仅仅是一个聚会地点,不怕雨水的硬木做成长椅,就着山坡,形成阶级。
庄园·广场·楼面·汽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与欧美一样,俄国动物也不怕人,很聪明,尤其麻雀,总是把鸽子马上就要到嘴的面包抢走。图片最左边那位浅灰上衣的大姐,很有同情心,是她对这儿的飞禽最先启动了面包工程,一只信鸽便认定了她,从河边一直追她走上山坡核心城楼。
庄园·广场·楼面·汽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被大风吹倒的树,就这样继续生长,没有人非要扶正它或为此把它砍掉。
庄园·广场·楼面·汽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呵呵,这就是沙皇庄园,俺们看到的其他庄园也几乎如此,看不出骄奢淫逸,只体会到沉静澹泊。俺相信,这可能是俄罗斯性格中非常重要的一点,至于这样的民族为什么爱掠夺土地和珍宝,那可能和广场有关。
      来,先看看俺在圣彼得堡从冬宫窗内向外拍摄的皇宫广场,它好像比莫斯科红场大,但一定比北京天安门广场小。
庄园·广场·楼面·汽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中间那东东叫“亚历山大圆柱”,近48米高,重650吨,是花岗岩,纪念俄军打败拿破仑。这么重的家伙,基座没有任何支撑,也未做任何固定。这是一种技术和计算上的炫耀,为智慧和技术能力而骄傲。
庄园·广场·楼面·汽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圆柱后面这片黄色建筑群,是司令参谋总部,请注意大门顶部的群雕。
庄园·广场·楼面·汽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这是群雕的一侧,看那武士,决不因高高建在楼顶而懈怠对其肌肉的塑造,看他和他的战马,多么雄健有力。
庄园·广场·楼面·汽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武士们牵着战马,在司令部楼顶跃跃欲试,向着圆柱和对面的冬宫奔去。
      89年前,赤卫队和哗变官兵也从这个方向,打进冬宫,拘押了临时政府领袖,完成了十月革命。
庄园·广场·楼面·汽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89年过去,硝烟散尽,共产主义实践做为危及人类的政治错误,在俄国和世界许多国家宣告结束。这里一片平静,不知还有多少游人能记得,下面图片中3座铁艺大门,那就是《列宁在十月》里赤卫队奋力翻越的冬宫最后一道堡垒。
庄园·广场·楼面·汽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这里时而晴空万里——
庄园·广场·楼面·汽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时而阴云万丈——
庄园·广场·楼面·汽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现在的人,已很少通过广场集会,宣泄内心的郁积。
      不过有一个经验是,如果一个国家很少有广场,只要有便是巨无霸广场,这个国家多半喜欢专制,反之,如果一个国家广场不大,但数量众多,遍布街头,这个国家是很容易培育民主的。俄罗斯是后一种国家,尽管它曾有过最长最严酷的社会主义专制时代,但它的未来多半会与欧美趋同。
      认为帝俄时代完全是严酷专制,是一种误解。没错儿,那是一种集权,但却不乏民本思想和草根意识,所以53岁的彼得大帝才会在大病未愈之际,奋力跳进冰海,救助一名落水士兵,因此病死,所以亚历山大二世才会在革命党追杀下,拒绝驾车逃命,反而走下车,抱起罹难的女孩儿为其祷告,最终炸死街头。
      关键是,广场遍布,益于大多数民众很方便地参与政治和传播,久而久之培养起不同程度的集体情怀。反之是习惯于逢重大事件涌向惟一的大广场,聆听领袖的声音,急忙打起自己的小算盘。
      这问题复杂,先说到这儿,咱还得说说城市风貌和楼面问题!
 
      俄国有最好的城市雕塑,洋溢着艺术气质,而且随处可见。
庄园·广场·楼面·汽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庄园·广场·楼面·汽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庄园·广场·楼面·汽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有些浮雕,焕然一新。
庄园·广场·楼面·汽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有些楼面,破得厉害。
庄园·广场·楼面·汽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并非俺别有用心,深入俄城楼群拍摄,这些完全是坐在大巴里,从车窗向外随手拍摄的繁华街市。
庄园·广场·楼面·汽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这阳台下面站着两位卖花女,还时常有些许过路人,看了十分危险。
庄园·广场·楼面·汽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这是否已称得上是危旧房屋了,但俄人似乎并不在意。
庄园·广场·楼面·汽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想俺小的时候,苏联使馆专门拍摄北京街头少见的瑕疵,借以宣传中国走的错误道路造成落后和苦难,俺的统治者还真怕,于是抽出大量不该抽出的财政,用于堵苏联和西方的嘴。这习惯,延安时期便有,否则贺龙就没必要杀掉王实味。
庄园·广场·楼面·汽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俄国每根柱子上,都有小广告被撕下的痕迹,或者干脆刚贴上。
庄园·广场·楼面·汽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街市鲜花喜人。
庄园·广场·楼面·汽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但鲜花背景太杂乱。
庄园·广场·楼面·汽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庄园·广场·楼面·汽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这些楼面,实在太旧,太破,俺在想,一定有人在修,但修的人一定不多,投的钱也一定不多,俺只见到这一处在慢慢地修饰。      庄园·广场·楼面·汽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普京之所以受俄人爱戴,不在于他是否急着为外国人修缮楼面,而在于他务实的内政。他调集资金,一并偿还苏俄历届政府拖欠百姓数十年所有欠债,这是他受人尊敬的极为重要的原因之一。所以,如果只有紧巴巴的一笔钱,你是拿来补偿受苦的人民,还是用来大兴土木撑门面,是用来投资30年以后才能见效的中小学教育,还是用来投进体育总局以多拿两块奥运金牌。这些问题,俄、日、韩、台港都想得通,想不通也不行,这些国家和地区都有严苛的议会限制政府行为,而中国内地和朝鲜可以想不通,也没有人能迫使它们想通。所以,俺们和朝鲜是全世界楼面最漂亮的国家,这一点一点也不夸张。
      俺们再看看街边的广告牌,呵呵,运动员脑袋还算干净。
庄园·广场·楼面·汽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但列宁头上的鸟粪很让列宁难受,所以他皱着眉,要搞革命。
庄园·广场·楼面·汽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武士脚下放着空酒瓶子。
庄园·广场·楼面·汽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街头的电线乱七八糟,拍摄重要景物如果不想办法,画面很难不被这些电线和物什破坏。请看,这是著名的海军总部,这基本上已是最好的角度,但画面还是无法干净。
庄园·广场·楼面·汽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再看这被电线阻拦捆绑的教堂——
庄园·广场·楼面·汽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像纽约一样,莫斯科许多景观在不紧不慢地围修,周末整个莫斯科都空了,大家都去郊外别墅休假,没人非在这里为外国人看着舒服而加班加点。这是克里姆林宫供各国驴友参观的钟王背景——
庄园·广场·楼面·汽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这是繁华街市的路肩,经常可以看到——
庄园·广场·楼面·汽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可以看出,俄人经济颇窘迫,但它不打算首先顾及面子。这是俺从俄国城市风貌中读出的重要内容。俄国有四通八达的交通网和漂亮实用的桥梁,请看,这是横跨莫斯科河的克拉斯那卢日斯基大桥,它不过是座普通桥——
庄园·广场·楼面·汽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为什么路肩不重要路线重要?毛主席说,只要路线对了头,路肩无所谓。玩笑,后半句是俺说的,但总之,路线是否通畅,关乎经济兴旺,路肩是否齐整,只涉及城市是否漂亮。
 
      好啦,既然说到桥和路,咱就说说桥路上停的和跑的车。请看,俄人和欧洲人都是这样停车——
庄园·广场·楼面·汽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因为无任何停车收费,俄人可以把车按行驶方向任意停在路边,哪怕是路口,而且是紧紧停在一起,省空间,中间那辆车如要出去,慢慢向前,顶顶前面那辆黑车,再慢慢向后顶顶红车,自己就跑了。所以俄车有伤,没人在意,无非就是辆自行车罢了。
      请看中间这辆车的近镜头——
庄园·广场·楼面·汽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俄人洗车太贵,洗1次20多美金,私自打水洗车又违法,所以大家就等着降雨或过大节洗上1次。好在俄国全年三分之二天数会下雨,说话间就从晴空万里变成大雨满天,地又不太脏,所以雨水很干净。
庄园·广场·楼面·汽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俺儿是汽车专家,俄人车好,种类繁多,品牌重复率极低,令他大为羡慕,觉得俄国之旅没白来。可惜的是,这些车伤疤累累。
庄园·广场·楼面·汽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俺儿指,俺拍——
庄园·广场·楼面·汽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俺儿说,过去在北京东直门中学读书,旁边即俄国使馆,不明白那些修正主义分子为什么非呜呜轰着油门猛开猛转,到莫斯科才知道,原来俄人全这么开。一来俄国街道秩序良好,无人乱穿马路,人口又少,再加车好,路无限速,所以全是一上车就猛开。呵呵,经常追尾,俺们看到好多起。追伤了也不修,反正能跑,所以经常看到这样的车。
      俄车无报废年限,只要能跑,管它啥样儿。
庄园·广场·楼面·汽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这辆,右反光镜没了,接着开。
庄园·广场·楼面·汽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俺觉得最有性格的是这辆,像普桑,后窗干脆用塑料贴着——
庄园·广场·楼面·汽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最勇敢的是这辆,像无臀富康,估计施瓦辛格或阿诺舒华辛力加刚用它拍完电影,简直太酷。
庄园·广场·楼面·汽车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实际上,这样看车,只能看出车并非俄人炫耀的手段,事实上车和房都不是俄人家财的象征,不说明问题。真正通过看车去探究民族性格,要看行车反映出的秩序意识。俄国与所有资本主义国家一样,行人具有至高无上的特权,汽车必须首先礼让一切行人。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invite/att_reqback.php?code=Ay21gpu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