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忆/滥盘与希望

 
 
 

日志

 
 

“每个人都有出错儿的时候……”  

2006-08-05 18:21:00|  分类: 传媒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旅俄点滴之十
 
      去年冬天,俺谋划了一档多台联播的电视节目,叫《翻阅日历》,每天播1集,每集20分钟,说一说当天的往昔曾发生过哪些影响过俺们的事情。节目自2006年元旦在23家电视台同时开播,但实际录制却在2005年年末。也就是说,节目开播之时,俺已在对属下纠错的繁重斗争中,气得半死。电视节目制作是重装备,高投入,比外人想象得难许多倍,外加是日播,所以需要好多好多助手来帮忙,俺又对年轻人的职业道德水准估计得太高,所以一上手才知道,凡涉及史实、年代和朝代、地域、古代官职、历史观念、图片内容,简直是漏洞百出,不做核实,就敢提交上来,想让俺在公众媒体上向受众播放,急煞人也。
      于是,除了是这档节目的创始人和主持人,俺还被迫免费兼任职业道德教师、中学语文老师、大学历史教师、总撰稿,否则,出丑的是俺自己。
      来混的小朋友在很短的时间里一批批被淘汰,留下的小朋友依然经常出错儿,但判断一下,认为可以造就的,就留下发展。在留下的小朋友中,有一位俺十分看好,名叫“周晟”。这小厮,人物长得很齐整,有实践经验,来自王长田和李德来的光线传媒,有着湖南人的倔强和用心,出错儿率不高,俺内心里十分喜爱。但就是这样一位人物,最初也经常在演播室里被俺突然问懵,不得不对内容做临时处置才能勉强过关。
      录元月2日的节目,制作助手正是周晟。这一天,俺要先讲讲历史上,上海陈中伟教授成功完成了中国第一例断手再植。
“每个人都有出错儿的时候……”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这上下两幅历史照片,用得没错儿。
“每个人都有出错儿的时候……”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故事结局追踪也发掘得让俺满意,周晟居然打听到,陈教授古稀之年爬楼房窗户去拿钥匙,不幸坠亡,而且为此还采访拍摄了老人家的同事。俺写《共和国日记》的时候,详细记述了陈教授断臂再植这件伟业,却不知道老人家的结局如此令人心碎。
      而接下来要讲一讲日俄战争。那个时候,投资《翻阅日历》的日方代理人,没像今天这样凡涉日本,一句不能提。昨日才听说,《翻阅日历》不能提冯玉祥了,可能因为冯玉祥在大沽口事件中炮打过日本海军。不过俺主持这个节目的初期,日方曾许诺,除天皇外,其他事情如何说法,中方自主。所以周晟就提议,说说百年前的这一天,那场发生在中国东北的日俄战争。
      101年前的元月2日,俄军在大连向日军投降。在战争初期,俄国一位军校教授说,1个俄国兵能轻而易举地打败3个日本兵。到了战争中期,还是这位教授,他改口说,1个俄国兵只能打败1个日本兵。而战争后期,这位教授声明,即便3个俄国人也打不过1个日本人。所以斯托塞尔将军不得不向投降乃木希典将军投降。回国后,斯将军被被判10年徒刑,说他懦弱怕死,而乃将军,两个儿子战死,1912年明治天皇驾崩,他自己个儿也和太太一起剖腹殉君。这就是乃老头——
“每个人都有出错儿的时候……”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但周晟认为,大连之战,俄军失败,跟一个人的死有关,这就是海军司令马卡罗夫将军。1904年年底,日本海军击沉了3艘俄国军舰,马将军临危授命,火速从圣彼得堡赶到中国,企图扭转危局。
“每个人都有出错儿的时候……”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马将军是典型的西方军人,会写孙子兵法,他的《论海军战术问题》在西方海军界久负盛名,此外他是著名的水雷战的发明者,被誉为“俄国海军军神”,但非常非常遗憾,马将军刚刚踏上旗舰,就撞上了水雷,全舰官兵一起沉入大海喂鱼。
      讲到这儿,俺在日立等离子上,放出周晟找来的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旗舰图片。
“每个人都有出错儿的时候……”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看到这幅图片,俺简直要勃然大怒,但一想自己是有教养的人,怎么能随便就怒呢,于是按下怒火,把周晟从导播室叫到演播室,平静而威严地问道:
     “这是俄国军舰吗?”
     “是呀。”
     “你从哪儿找来的?”
     “从网上……”
     “俺不是说过了网上的东西不可信吗!”俺沉默了一下,咽了口吐沫,装得更威严更权威的样子问:“俄国国旗是什么样子?”
     “好像是三色旗……”
     “没错儿,可这艘船为什么挂着米字旗!”
     “啊这个……”周晟一下子慌了,嗫嚅道:“对呀这怎么……噫怎么会是……可能是I搞错了,I去查一下……”
     “算了时间不等人,把这张图片去了,俺自己说就行了!”
      于是,录制和合成时都没再用这张图片,以保全节目无误。事情过去后,俺一直以此为教训,警告其他人,像周晟这种好同志,都能不经心犯这样的错误,其他人怎么怎么样。而周晟呢,也对此事记忆犹新,发誓吸取教训。在吃饭的时候,看他有些不振,俺安慰他说:“每个人都有出错儿的时候,改了就是好同志,记取教训,下不为例吧。”
      周晟说,是是是,谢谢阿老师。
 
 
镜头一换,蒙太奇,俺跟随一大伙驴友,傻呵呵地走在圣彼得堡的兔岛要塞……
 
      俺们从彼得大门回来,向涅瓦大门走,中间途径一个棱堡,觉得天好蓝,地好砂,城好高,人好小,砖好红,旗好……咦不对吧,这俄国楞堡,怎么挂着米字旗?
      一位男老师和俺几乎异口同声地大声问!
“每个人都有出错儿的时候……”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地陪导游告诉俺们说,许多细心人都有这样的疑问,怎么俄国城堡挂着英国旗,其实,这是俄国海军军旗,不是英国国旗,两者乍看一样,其实有一些差别……
      先甭管什么差别,俺一下子想起遥远的周晟那厮,原来俺把他冤枉了他自己还不知道!此时此刻,他可能正在和朋友喝酒,赞叹阿老师真是眼光锐利,一眼就看到船头上挂着英国旗,真是佩服他,细心,有经验……
      哎,忘了那时候是不是还没立出错罚款规矩,如果为此罚了他的款,俺愿意如数赔偿他,这个冤死鬼。
 
      请看,这才是英国国旗——
“每个人都有出错儿的时候……”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英国最初制定的国旗,是英格兰圣乔治十字旗和苏格兰圣安德鲁旗交叉合并而成,和现在的米字旗不大一样,没有白底红色的圣帕特里克斜十字,直到1801年爱尔兰加入英国,爱尔兰圣帕特里克的白底红色交叉旗才与老国旗合并,形成今天猪猪身上披的米字旗,是红米白底,整个旗底是蓝色的。
      俄国三色旗也是这三种颜色,但海军军旗却搞得离国旗太远,反倒十分像英国国旗,但刚好红色是底,蓝色是米字,与英国国旗正好相反。
“每个人都有出错儿的时候……”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而且蓝字不是“米”,只是斜十字,正十字是白色的,如果去掉它们的颜色,这两种旗帜还真是难以分辨!
“每个人都有出错儿的时候……”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但无论如何,如果俺提前知道俄国海军军旗跟英国国旗很像,俺就不会在看到周晟提供的那幅图片的时候那么果断地认为周晟错了,至少可以确认一下再说。
      所以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俺是半智者百虑,仍有十失。
      但是这一回,该是俺对周晟说,每个人都有出错儿的时候,包括俺自己。
 
 
 
镜头再一换,拉洋片,检讨完自己,咱最后一起看看俄国海军的建筑吧!
 
      这是尼古拉海事大教堂——
“每个人都有出错儿的时候……”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这是海军总部,满眼都是电线,拍一张干净照片很不容易——
“每个人都有出错儿的时候……”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这是……这是……管他是什么呢,反正是在水边上——
“每个人都有出错儿的时候……”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invite/att_reqback.php?code=Ay21gpu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