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忆/滥盘与希望

 
 
 

日志

 
 

2006年6月30日,天通苑-北大-天通苑,早出…  

2006-07-01 21:14:00|  分类: 随拍随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午9点要赶到北大新闻与传播学院开会,这是暑假前最后一次全院会议,总结这个学期的经验和教训,对未来的教学和研究各抒己见。昨天,办公室秘书给各位老师发短信,提醒务必准时抵达会议室。
      可俺早晨耽搁了一下,从家下楼时,已经7点50分,必须快点儿走,否则8点50分肯定到不了目的地!
      跳上车,想了一下,这个时辰,正是天通苑进城各个路线最危险的时刻,一不留神,就得停在路上,如同死了一般。所以,俺选择从清河边上那条小路,从黄港上京承高速路,自北五环,奔向北大。一般来说,在所有天通苑进京方向的路线中,这条路堵死的可能性最小,但因为近几个月这条小路上设置了无数相当弱智的高低路障和宽窄路障,规矩的车按规矩过障,新手们会慢得很多,于是技术好一点的混蛋就不愿意忍让,不愿意慢下来在后面等待了,他们常常干脆从左侧路障上前,一并堵死来往方向的车辆。俺管这种违章,叫“低智商违章”。违章,多是自私者为了自己方便,搞点小便宜。但这种在窄路和本已十分拥堵的小路上逆行,什么便宜也占不到,不仅堵死别人,很快也堵死自己,大家都停在那儿别动,一等就是三两个小时。碰到这种情况,那可就糟了,好在阿忆在前几年在这里放信鸽回巢,摸出了许多不为人知也不大好走的应急救命小路,不行了就立刻掉转车头搞“运动战”。
       
      其实,这条小路不错,如果没有道德差而智商低的混蛋乱来,这条路就像您看到的第一张图片这样静谧安然——
2006年6月30日,天通苑-北大-天通苑,早出…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路不算宽,但即使是大车,只要慢下来,让一让,东来西往一点问题也没有,小车就更没问题。您看这枝叶繁茂的植被,现在北京街头能看到这种先人留下的大树木,已经非常不容易。最开始,没人知道这条小路,俺常带着阿福来这里散步,阿福是一只白狗,学名“银狐”。后来大家陆续知道了这里,没办法散步了,大家开车都很狂野,这样才能显出有车的威风,所以路显得十分危险。好在没有混蛋出现,平时大家上班,就这样相安无事的行路,总得来说,世界还是美好的。
 
      好啦,要经过黄黑宽高路障了,同时地上还有两道突起的缓速路障,大家一起慢了下来,这便是混蛋们大显身手的时候。通常情况下,只要一慢,上桥路口的四面八方会同时产生有几个混蛋,使拥堵立即形成,最后以路口为中心,排出东南西北双双方向4条长队,而混蛋们智商太低,自私心很重,纷纷更是上前逆行,堵住反方向而来的车辆,大家便死在了一起。
      请看这辆“京JJ4118”,这是辆白色混蛋,这家伙从俺身后长长的队尾一直逆行冲到路障附近,赌住迎面过来的本田。见我下车拍它,它正拼命向正常等候的车队里扎。这样的混蛋早晚会死于车祸,除非它幡然悔悟。
2006年6月30日,天通苑-北大-天通苑,早出…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再看这个白混蛋,车号是“京GDX696”,这混蛋原来是好人,排在等候在跨越清河桥上路障的车队里,看到前面几个白色混蛋从逆行一侧的路障门左拐,它也混蛋了起来,跟在后面,致使正常右拐的车辆顿时缓慢了下来。
2006年6月30日,天通苑-北大-天通苑,早出…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2006年6月30日,天通苑-北大-天通苑,早出…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这白混蛋一想,既然老子做了混蛋,那就一不作,二不休,把混蛋进行到底!于是它一踩油门,又从圆柱限宽路障的左侧逆行上前,一下子挡住了正常行使的大货车。       2006年6月30日,天通苑-北大-天通苑,早出…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请看图片中心那个弱智路障,它是“1”字排开的3个路障中的一个,3个路障一样,散开横在路上,您看到的这个竖在路中央,另外两个分别竖在路的两侧,3者形成的两个窄路仅够来往一辆车经过,为的是限宽,连带着限了速。请仔细看中间这个立柱的左右两侧,那些黑色的痕迹,多是新手的创伤和大货车慢慢塞进两个立柱之间然后慢慢强行蹭过去留下的轮胎擦痕。所以说,其主要限宽目的,根本没能实现,大车一样可以从这儿过去,惟一做到的是因为来往不方便造成的极大限速,代价是无数新手放弃走这条路,走了就留下伤心记忆,同时让不愿慢下来排队的混蛋揭杆而起,天天造成严重的致命拥堵。
 
      看看,俺说什么来着,终于堵死了吧!
2006年6月30日,天通苑-北大-天通苑,早出…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看到俺跳下车拍照,前面已经过去的逆行车跑了不远就和前面正常行驶而来的车迎头会面停下,后面那些逆行车停在俺身后没敢上前。
      看来,混蛋不少……但为什么今天的混蛋都是白皮肤呢?
      俺郑重声明,俺可没有种族歧视意识!
      接下来,稍等片刻,看准时间,阿忆掉了头就往回跑。中间摇下车窗,朝逆行挡我去路的混蛋车窗上分别吐了口水。很快,口水不够了,就破口大骂他们。心还想着,你们慢慢堵着吧,阿忆走秘密的应急小道去了!可怜那些被混蛋无辜堵死在路上的邻居,今天肯定得迟到了。
      请看这小道多么的静谧,上班时间,不闻车声,只有鸟鸣,前后一辆都没有,只是绕点远,但条条道路通罗马,正所谓:“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
2006年6月30日,天通苑-北大-天通苑,早出…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SORRY,打错了,是“走别人的路,让自己去说吧”!
 
      很快,俺来到清河上另一座小桥附近,准备重新跨回清河,直接跑上京承高速路。但拐过小弯,没看到小桥,眼前被一辆大型水泥搅拌车堵得死死的,因为,它被一辆黄绿相间的出租车追了尾,两车停在要道上等警察。本想拍摄车祸再上桥,但发现小桥一侧的车辆开始增多,万一被车祸现场堵死,俺就也得死在这里。所以果断一踩油门,从仅有一车长短的缝隙间左拐上桥,过桥后停车,跳下车来,反拍树影下的大水泥车。此时,小桥开始堵死,越是这种需要理智、谦让、遵守秩序才能缓解危难的时候,弱智混蛋越是多,总是“只想走自己的路,最后让自己无路可走”!
2006年6月30日,天通苑-北大-天通苑,早出…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俺跳上车,从这个不规则三角岔路口右行,很快跑上了从承德进京方向的高速路。心想着毛主席的教导,与路斗,其乐无穷。又想,天天斗,也挺无聊的。
      关键是太浪费精神,当然了,也费口水。
2006年6月30日,天通苑-北大-天通苑,早出…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2006年6月30日,天通苑-北大-天通苑,早出…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哎呀呀,京承高速公路,真是宽阔呀。
      几分转后,俺转上北五环,风驰电掣,20分钟便到了北大燕北园。不过,从燕北园到北大主体校园,还有不近的路,也是十分拥堵的路,好在南北道路隔离,堵而不死,慢归慢,多还能够走着。而俺看了一下表,才8点半。
      各位看官请看下面一张图片,这就是出了北五环北大燕北园东边那条路,图片的左侧未入画的地方还有一条路,比您看到这幅图片上的路还要大,还要棒。从这条路再往左侧看,就是圆明园西墙。那条最好的路,可以马不停蹄地一路赶往北四环和北三环。俺非常不能理解的是,如此棒的快速路,其中只有三两个微微的转弯,其最高时速居然限制在60公里。大概除了为了收取超速罚款,没有别的解释,这是对这么好的路的亵渎,是路政投入的浪费。
        闲话少说,咱还是一起看看俺拍的这张图片,请您仔细看。俺驻车等候红灯的这条道,原本是自行车道,现在成了机动车道。俺不知道该不该感谢路政设计者把自行车道抢过来,给了我们机动车。这种改造,让燕北园东侧道路一下子有了两条南下车道,开车人顿时松快了,但是骑自行车的人怎么办,他们被挤上了行人便道!
2006年6月30日,天通苑-北大-天通苑,早出…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北京这样的道路改造不少,总的精神是,自行车给机动车让路,所以不是把自行车道划窄二分之一,就是干脆把自行车道划在了行人便道上,让行人和自行车危险混行。可是,自行车觉得不方便,所以它们还是喜欢原来属于自己的路,于是它们在和机动车危险混行。
2006年6月30日,天通苑-北大-天通苑,早出…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大家注意,图片左侧是高架桥的上坡,也就是那条很棒的快速路的上坡处,路灯架上架着电子眼,谁要是超过60限速就罚200元扣3分,所以大家都在这条世界一流的快速路上慢吞吞地走,惟有连并线灯都一惯懒得打的军车肆意妄为,左突右顶,蛮横地超速违章。而俺行驶的这条路,其实也不错,但限速是40公里,所以也是蜗牛速度,也只有军车可以胡乱飞驰,也许是哪个地方战事吃紧吧。
      实际上,在俺去过的世界大都会上,没有哪座城市的道路建设水平能比得上北京,破旧的纽约公路、狭窄的巴黎和香港、高低不平的罗马,比咱宽阔崭新的北京道路实在差得太远,但限速低到如此程度的俺还真没见过。当然了,军车单挂白牌,和平时期在城区横冲直闯,而且不受任何惩罚,也只是咱这里见得。
 
      好啦,用了18分钟,慢慢开到了北大主校园西机动车门。
2006年6月30日,天通苑-北大-天通苑,早出…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早前几年,俺回母校办事,从来不开车进校。那是因为,古代大臣路过圣地,都要远远下马步行,以示景仰。俺也是,俺虽然从无鸣镝恶习,但依然认为机动车进校是对宁静淳朴的一种冒犯。所以,把车停在校外,步行入校。对别的学校也是如此。后来进校的车多了,甚至胡乱就在教学区鸣镝发飙,常常发生学生和开车人的纠纷。俺一看,反正世道已经乱了,也就牵着马,走进了被别人破坏的圣地。
      这样一想,早晨会为什么有那么多白色混蛋出现也就可以理解了,只要混蛋多了,自然混蛋就会更多。
      正想着“混蛋混蛋”问题,有些气恼,忽见毕业生穿着学位服走来,心里顿时高兴,停车,让他们先过。大概在咱们国家,没有车让人的,所以打头的学生有点惶恐,招呼其他同学快点走——既然开车的这小子让咱,咱也得礼敬开车的这小子——这下,俺就释怀了,好人多了,自然大批好人就会跟着出现,只要有人先做了好人! 
2006年6月30日,天通苑-北大-天通苑,早出…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回来一看照片,这最懂事的孩子有点鬼头鬼脑,颇像袁世凯复辟时期的幕僚。俺估计,袁世凯就是因为没读学位,特想读书,所以做皇帝都想戴博士帽,才在天坛弄成那个样子。有人问俺,怎么毕业生有人穿袁世凯的黑袍,有人穿蓝袍,还有人黑袍上带有大片红色。俺跟您说,袁黑袍是本科毕业生,是学士,蓝袍是研究生,硕士,红袍也是研究生,但却是博士。哪天俺查查,看看袁世凯是不是往黑袍子上缝了几块红布,别以为这是在和秦始皇的“服尚黑”相区别,实际是他想假装博士……呵呵。
      这么无边地想着,笑着向他们致意,全当祝贺。这么热的天,他们穿着黑袍,估计是去蔡校长铜像前合影留念,就要离开他们熟悉的学校了。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invite/att_reqback.php?code=Ay21gpu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