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忆/滥盘与希望

 
 
 

日志

 
 

润笔间,关于《北大人》杂志夏季号的几点意…  

2006-07-13 23:30:00|  分类: 传媒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刚润阅完《北大人》杂志夏季号,写下如下评语,被央视《商务时间》主持人蒋璐阳看到。她建议,贴到博客上去,因为写得很尖锐,她很喜欢,比老说不痛不痒的话强。
   可俺担心的是,恰因为太尖锐,太痛痒,会不会伤了俺所热爱的母校。
   犹豫了4天,决定,还是贴了吧,至少它是批评,比胡乱骂人好多了。
   但此篇从内部信件转为公开,其中必须删除一些秘密,措辞也进行了适当而必须的修改,见谅。

      北大新闻与传播学院肖教授东发近日太忙,是故阿忆接手《北大人》杂志总润色,自夏季号起润审,现已阅完,标红处即是修改处,最后将几点突出印象写下,告之编辑部。
 
      其一、过分讴歌,令人清醒者不悦
      在下以为,我们杂志最应该警惕的是,对北大言过其实的讴歌,不能放任这些现象充斥全篇。比如,《从北大到哈佛》一篇,其中有这样一句——“燕园良好的育人环境”——实际上,北大的育人环境“良好”吗?我们都知道问题很多,许多教师心不在焉,敷衍了事,绝大多数行政人员作风傲慢,为人冷漠,在这样一个教学大环境下,我们的大部分学生学风十分不严谨,非常之散漫。所以我们狂热地过分拔高荣誉,容易睁眼瞎说,实在不宜提倡。
      再比如这一句:“在北大你经常可以感受到这种蕴含在平凡之中的庄严与伟大,它使你不去自暴自弃,不去附势媚俗。”难道,北大这些年的趋炎附势,还不够吗?
      我们并非非要在这样一本杂志中批评北大的缺点,但至少不能把缺点说成优点。在下认为,对于我们确有的缺点,我们尽可以保持沉默不说,但决不能瞎说。
 
      其二、某些论断,太过草率
      比如这一句:“季羡林先生的精神,就是中国文化传统所推崇的平民知识分子精神,古称布衣精神,亦即圣贤精神。”
      谁说“中国文化传统”是推崇“平民知识分子精神”的呢?那么“平民知识分子精神”和“圣贤精神”又是什么关系?难道是合一关系?
      这一系列概念的拧合,实在太草率,不应该出现在北大刊物上。
 
      其三、基本学术概念混淆
      比如,新疆校友出书那篇报道,有这样一句:“几十万知识分子响应祖国号召来到新疆。”
      实际上,他们响应的不是“祖国”号召,而是“政府”号召,“祖国”和“政府”不是一个概念。这种平民百姓经常犯糊涂的地方,我们知识分子杂志不应该恍惚,否则就太糊涂了。
      同类问题,还有一些,不一一指出。
 
      其四、病句颇多
      这个问题,通篇比比皆是,这是北大师生的耻辱。国有国耻,校有校耻,我校之耻,并非梁效,而是抬眼即见的大量病句。
      这个问题,最严重的是《叶氏访谈》和《回忆PK大学的饭菜》两篇,尤其是后者。本人留意了一下,竟发现两篇作者是中文系学生,令人震惊,把水洒在了键盘上。  
     《叶氏访谈》,越写到后来,越是前言不搭后语。而且对叶先生的赞扬,显得不够冷静。
     《回忆PK大学的饭菜》,笔法相当幼稚,语言磕磕绊绊,经常严重辞不达意,不仅用词没有起承转合,而且经常句逗不分。
 
      顺便说,凡录入演讲书面记录,如发现严重病句,必须在不违背演讲者原意的基础上,做出适当修改,不能放任不管。比如秦德文演讲中的标红部分,原来都是些十分严重的病句或严重辞不达意,改过来才是。
 
      其五,惯用希里糊涂的长句
      比如,《回忆PK大学的饭菜》,冗长之句颇多。
      随便举个例子——
      张国立早先演的一部电影《混在北京》里就有他在那个小摊儿上吃早饭的镜头。
      其实,完全可以断句为,“张国立早先演过一部电影,叫《混在北京》,里面有一组镜头,正是在这家小摊儿上吃早饭。”
      如果咱们想吸引人看完咱的文章,必须使用短句,这是颠仆不灭的传播真理。
      这句还不算太长,有些话比这一句长两倍,怎么可能让人看进去,而且凡此一长,无一例外地长成了病句。
 
      其六,极欠通顺
      比如,记述俞教授孔坚的那篇,有这样一句:
      ……你们这里有很稀罕的资源,在中国的北方,这里是仅有的发现有涌泉的几个地方之一。
      最后一小句,充满语言的杂质,太绕,太欠通顺。实际上,整个这句话完全可以写成:“相反,你们这里有很稀罕的资源。在中国北方,没有几个地方有涌泉,但你们这里有。”
      这样改了,尽管看着一般,但却是活生生的人的语言,质朴地表达了我们想要表达的意思。大凡文字不通畅,总是因为我们背离了通俗口语习惯。
 
      在这个问题上,对待翻译语言,应该是只要意思对,不必拘泥于文字。
      再比如《俞孔坚》一篇,应该去掉一些语言翻译带来的无意义的零碎,例如这段话——
      长沟湖将是一个新的旅游胜地,他们告诉俞教授,在那里将会有帆板、高尔夫甚至滑雪。DVD用蒙太奇的手法演示了充满鲜花、水果累累的海滨小别墅。
      按照我们汉语的方式,话应该这样说:“他们告诉俞教授,长沟湖将是一个新的旅游胜地,将来会有帆板、高尔夫、甚至滑雪休闲。”
      再如——
      在官员的视线范围之外,俞教授把他的镜头对准了一个白杨树上的鸟窝,树的旁边是准备给人工湖泊供水的地下泉水。
      揣摩作者的意思,无非是:“俞教授走了好一阵子,走出了政府官员的视野,他把镜头对准白杨树上的鸟窝,树下就是地下泉眼,将来可用于人工湖供水。”
 
      其七,有的文字,流露出“初中女学生腔”,不成熟
      比如,写李外长肇星那篇,有这样一句:
      36年来,活跃在外交第一线的他牢记着这一点,处处以祖国荣辱为已身之喜忧。
      初中以上学历的人,不应该仍然使用“什么什么什么什么的他”这样的幼稚语言。我们美丽的汉语,并无在中心词前面加注冗长定语从句的坏习惯,这句话,完全可以顺顺当当地这么说:
      36年来,他活跃在外交第一线,始终牢记着这一点,处处以祖国荣辱为已身之喜忧。
      这是我们的汉语,干净利索,不绕人,不呈现出小布尔乔亚的病态表达。
 
      其八,三个需要改进的小问题
      一是凡涉及校友,都应该有一般性的介绍,不要以为所有人都知道每一位校友的来历,哪怕是显赫校友。比如李肇星外长,如果通篇没有一句他和北大的关系介绍,未必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北大毕业生。
      二是数字表述的形式不统一,一会儿是阿拉伯数字,一会儿是中国数字。这次来不及全改了,下次应该做到统一。
      三是人物的行政职位,从第一篇到最后一篇,同一位学校官员,总是在各篇文章中反复不断地出现他的职务全称,实在没有必要,也很招人烦,下次应该适当去掉一些重复性的职称头衔。
 
 
 
                                           阿忆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invite/att_reqback.php?code=Ay21gpu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