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忆/滥盘与希望

 
 
 

日志

 
 

从农事试验场到北京动物园  

2006-05-24 12:26:00|  分类: 镜像内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6年春天,是北京动物园问世100周年,赶上百年不容易。
  俺答应太太,一定带着小妞妞,看看中国最古老最大的动物园。
 
  要是100多年前,从西直门城楼出来,走不了多远就可以看见废弃的明朝皇家御苑。1906年4月15日,慈禧批准商务部把这里改造为“农事试验场”,开通西学,振兴农业。这农事试验场可不简单,除了有实验室、农器室、肥料室、标本室、温室、蚕室、缫丝室,还附设动物园、植物园、咖啡馆、照相馆、停车场。其中的动物园,几经扩大,成了今天的北京动物园,所以4月15日是中国第一座动物园的生日,呵呵,正好是胡总书记耀邦的忌日。
  第2年,南洋大臣端方从德国买回好多种动物,被慈禧转送农事试验场,在其中的广善寺展出,地点就在今天的动物园东南角,可惜寺庙已被新中国拆毁。当时展出的动物多达80种,是中国最早展出的第一批动物。这个时候,慈禧批准附设动物园定名“万牲园”,先期开放,售票接待游人。慈禧和光绪皇帝也来视察过两次,每次都在畅观楼落脚,指示工作。想那慈禧,第一次看见真狮子,曾经风趣地说,画师画的狮子,全身有毛,真狮子只有脖子有毛,所以百闻不如一见。看见老虎,慈禧又亲切地问道:“这虎很是瘦弱,莫非月粮不足?”她指示总管说,要是把老虎饿死了,要看守偿命!
  1908年,农事试验场全部建成,对人民开放。共和国建立之初,更名“西郊公园”,1955年定名“北京动物园”。俺年轻的时候,京西这一片还是宁静的去处,要想吸引女孩子,骑上车西去,买两张廉价的门票,在动物园里坐坐,进去的时候还是同学,出来的时候已然是朋友。
  若干年前,俺带着一个女孩子在这里小坐,绕着弯子没谈爱情。出来后,女孩子执意就在大门对面的小铺子里吃两碗面条,然后一起坐电车回家。俺发现,这女孩儿节俭,娶回家一定核算。后来,这个女孩子成了俺的太太。
 
  因为太忙,带妞妞看动物园的许诺,从早春推到仲春,从仲春推到暮春,马上就要初夏了,只得强挤一点时间驱车前往,车里坐着太太、妞妞、阿姨。一路堵车,从昌平进城,再出西直门,临近动物园附近的时候,已是中午11点。而现在的动物园,已深陷楼宇之中,四周车水马龙,停车位十分紧张,每小时5块钱。
 
  现在的门票是20元,对花父母钱谈恋爱的少年来说,算是高消费。
  进了古老的三拱门,右走,太太忽然觉得应该带妞妞先看看中国独有的大猫熊(SORRY,明明是熊,非说是猫,非常不科学。所以俺采用台湾的准确称谓,一直叫它“大猫熊”)。俺觉得有道理,阿姨就推着妞妞的小车,径去大猫熊馆。
  途中,动物的尿臊味儿阵阵传来,妞妞头部微伸,夹紧肩膀,双眼紧闭,我们问她是不是困了,她紧闭双眼回答:“我怕味。”及至进了大猫熊馆,小妞妞做出更为痛苦的样子,不让任何人动她,只是紧闭双眼,决意不看猫熊一眼。
  太太决定强行把她抱出小车,妞妞大喊大叫,表示抗议。
  但太太把她抱到大玻璃前,劝她一定睁眼看一下,哪怕只看一下。
  妞妞勉强看了一眼,便一下被吸引了,她希望这胖乎乎的家伙,黑白两色,一辈子用不着彩色胶卷。
  想来俺小的时候,在军营外的胡同口碰到掏粪车,父母是断不允许我们捂着鼻子跑过去的。在他们看来,这是对掏粪工人的莫大羞辱,而他们恰好是为我们工作最辛苦的人。直到今天,碰到同类情形,俺仍是镇定自若,仿佛什么味道都没有,安静地走过。可是,俺将用什么样的语言,让俺的小妞妞懂得,你如果喜欢动物,你必须同时接受它的气味?我又如何由此推广,让她不要因为忍受不了某种气味,伤害了某些人的尊严?
  出馆,绕馆一周,可以看见浅池里的大猫熊户外活动场地,玩具比以前多多了,但猫熊比以前脏,尤其是草地露黄土,猫熊的屁屁是深土色,很不好看。有人在人群中抽烟,味道比猫熊的尿还能闻,被俺喝令掐掉。
 
  转向猴山,妞妞属猴,所以平素常念叨:“我我,我最喜欢小猴鸡。”
  俺在佛罗里达州看迪斯尼的时候,每每排队入馆,洋人们都是把婴儿车全部摆放在馆外,完全无人看管,但小车和车上物品就那样坦然地放着,俺忽然觉得特别难受,想俺那遥远的祖国什么时候也能过上如此太平的日子!
  所以今天,俺放任太太就把妞妞的小车和零食放在猴山下面,我们抱着妞妞上了台阶。
  猴山比俺儿时脏多了,可能是打扫次数太少,也可能是向四周投掷杂物的游人太多。
  围观的人不停地向猴子投掷食物,且不说这种方式是不是好,你能明显看出有爱心的不多,所以多数人并非“投递”,而是“投掷”,甚至是“砍”将过去,主要是想用食物击打动物,或者干脆扔下的就是空烟盒。
  猴子还是那么可爱,但身上太脏,猴山周围的气味也十分难耐,妞妞要不是特别喜欢“小猴鸡”,断不会在这里逗留这么长时间,她竟然忘了她特怕的“味”。她没学会发“儿”音,只能说“味”的大音。
  猴山让俺最满意的是,呵呵,妞妞的小推车和车上的东东都在。
  这是幸运?还是比佛州不差?
  总之,俺很高兴,忘记了猴山的肮脏。
 
  接着往前走,到了熊山。棕熊下水洗澡,白熊在要吃的,一只小狼不知道为什么被放在熊山里,一直寂寞地跑着,绕着圈子跑,一刻不停,对四下的人声充耳不闻。
  妞妞对玩具熊很喜爱,但对真熊不大感兴趣,大概真熊没有玩具熊好看,再加上阿姨抱着她急走,以成人走马观花的方式随便看两眼,妞妞觉得无趣,也就埋着头吃零食,把妈妈和爹地远远落在后面。
  走到黑熊池旁,俺逗留了一下,给酣睡的黑熊拍段录象,恰好听到身旁两名中年女性的议论。
  ——诶你猜我想什么?
  ——什么?
  ——我想找一块砖头把它砸醒!它怎么老睡?咱砸砸它怎么样?
  ——算了,费那劲儿干啥!
 
  经过鸵鸟和骆驼的围栏,臊味儿大起,妞妞又紧缩成一团,做出痛苦忍受的样子。
  骆驼在褪毛,有点像法国古代国王路易十六,所以秋天再看不晚。但那鸵鸟,着实好看,但唤妞妞,她却死活不睁眼。这一刻,估计她只想用嗅觉来感受世界,这是缺陷。
  无奈,带她去了狮虎山,那是俺小时候最爱的去处之一,山中王总让俺产生遐想,俺一直误以为这辈子俺是该带兵打仗的,后来没带成兵,却带上了眼镜,才死了这条心,转而去研究数学。
  可是,这地方“味”更大,妞妞再次闭紧眼睛。
  我们带她先在山池旁转了一圈儿,培养她对大猫猫的兴趣。但是,华南虎太小,看上去无非是只大一点的花猫,雄狮又太懒,只趴着不动,但它用紫舌舔唇,妞妞看了好久。
  100年前,这里的雄狮一样吸引了慈禧,那是她老人家病逝前1年,她为贞洁守了一辈子寡。
 
  俺决定,还是要带妞妞进馆,看看笼中虎。
  妞妞先是大闹怕“味”,而后扭不过我们,就在阿姨怀里闭紧了眼睛,做出痛苦万状的样子,无论怎样也不靠近笼子。
  让俺更失望的是,这左右两排笼子,基本没了老虎,但空气却比以前更为甚人,确实猛烈,似乎化做毒手,直伸进游人的肺里,使劲拧巴揉擦着……
  临到尽头,发现笼有黑豹,但实在太寂寞,它反向游人,趴在一段枯木上,显得比黑豹乐队忧伤多了。
  看黑豹的时候,整个馆里突然发出巨大的“噢噢”声,一名粗糙汉子,正趴在大玻璃上,企图呵醒沉睡的华南虎。虎不应,汉子就坚持着“噢噢”着,可能还有一丝企图是想让其他游人感谢他能吓醒老虎。
  想那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连由衷地为动物鼓掌都不允许,只是怕惊着动物。
  哎,如果说那里是动物的天堂,这里是动物的什么呢?
  俺上去羞辱了这汉子,他还算老实,提着布兜溜走了,但其他人惊异地看着俺,似乎有些遗憾没人替他们唤醒沉睡的老虎。
 
  最后一个笼子,有一只愤怒的金钱豹,在窗前来回愤怒地走着。
  俺把它的刚健走法改造成舞台方法,给妞妞表演了两三次,希望她回家以后还能记着。
  遗憾的是,看着俺走给她看,她只是笑,从不模仿,心想,这大傻子,还学豹呢!
 
  沿着湖畔走,只远远看见两只恋爱中的丹顶鹤,过去满池子的白天鹅和绿头鸭哪儿去了呢?
  突然有一位老大姐喊:“快呀!快来看!主持《实话实说》的阿忆!”
  太太小声问我:“多久的事了,还记着呢!”
  俺无言,只能“呵呵”两声,继续笑着走。
 
  前面是长颈鹿,妞妞很好奇,世界上还有脖子这么长的动物!
  明天,皮娜娜也要来这里,亲手喂喂她喜欢的长颈鹿。这可怜的女孩子,被轧断了腿,因为飞机拒绝让她登机,贻误了治疗的最后时机,成了终身残疾。可怜的孩子来北京,安上假腿,她要用假腿喂一喂她喜欢的长颈鹿。
  这是个什么世界,只为了飞机的清洁,可以冷酷地看着一个女孩子失去双腿。
 
  这次发现,动物园的指示路牌,仍是最大的问题。谁要是能不问路,只看路牌就找到目的地,那一定是数理逻辑和概率学得特别好。布置路牌的人,如果心中没有人民,脑子里想的不是消费者,多半会做成北京动物园这个样子。
  路牌不清,那就随便走吧,于是来到企鹅馆,10元一张票。
  有人抱怨太贵,这想法不对,企鹅这东东跟北极犬一样,放在冰箱里都可能中暑,所以企鹅馆一年四季要用最冷的空调,所以10元真的算便宜。
  要命的是,售票员一脸冷漠,不回答任何人的任何问题,可能是空调冻的。
 
  像内地其他观光区域一样,要在动物园吃饭,那是相当之贵,普通一个菜都得20或30元,基本是宰人的快刀。而且,为了节省电费,餐厅在暮春仍无空调或电扇,热得一塌糊涂。
  去年秋天,带着老娘老爹去看瑞士的铁力士雪山,在山下看到卖食品和纪念品,居然比城市价钱还便宜。问这是为什么,答曰,您来这儿,已经为我们带来的生意,不能再把这些东西卖那么贵!
  这就是道义,这也是智慧,更是爱意,会让你深深地爱这个地方。
  太太想了想,说可能是北京动物园的门票太便宜,20块钱,动物一个月要吃多少东西呀!
  但怕就怕,多交的饭费并不能交到动物嘴里,只是便宜了地主。
  内地的现代地主,是全世界最坏的地主。
 
  朝大门走,准备带着妞妞,看看病刚好的奶奶。
  路上,一女孩大叫:“名人!是阿忆吧?能不能给我签名!”
  太太笑着推妞妞前行,俺急忙解释:“不是名人,就是一人名。”
  两位女孩子抱歉地急忙搜索纸笔,但只找到笔,无纸。
  俺提议,就签到纸口袋的内部吧。没办法,这已经是最好的方案,签完赶快追太太。
 
  出大门,回望100年的三拱门,在车水马龙中走下过街地下通道,走进一片嘈杂和喧嚣。
 
 
-----------------------------------------
  中西融会的清朝农事试验场正门,就是今天的北京动物园正门,能看出沧桑的变化吗?

从农事试验场到北京动物园 - 阿忆 - 阿忆/滥盘与希望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invite/att_reqback.php?code=Ay21gpu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