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忆/滥盘与希望

 
 
 

日志

 
 

《求书问食》[《吃遍深圳》杂序]  

2006-04-17 10:16:00|  分类: 随拍随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 阿忆
 
        在所有研究中,恐怕“吃”是阿忆最弱的一项,而且从来没认为“美食”是一门学问。
        据长辈说,小时候,我几乎没有愿意吃的东西,也不愿意喝水,之所以能够长大,而且长到1米83,那完全是睡眠的功效。童年时,我只爱吃咸菜和腐乳,鸡蛋必须煎成鸡蛋饼才能吃,而且只吃转圈儿焦糊了的那两三毫米,包子饺子只吃皮儿,肉和肉馅绝对不吃!
        我还清楚地记得,有一年在沈阳过冬,那是贫穷的60年代,大姨不知从哪儿弄来的一碗排骨,左热右热好几天,从里屋追到外屋,外屋追回里屋,我就是一丁点儿也不吃。后来忘记了,那碗排骨是怎么从炕沿儿上消失的。但现在想来,那一定是大人们都不舍得吃,直至发现我真的不愿意吃,才风卷残云吃掉的。
        这些传说和记忆片断,真实可能性非常大。直到现在,我还是一吃冬瓜就要想吐,茄子和芹菜无法下咽。至于青椒什么的,那是70年代唐山大地震,连父亲的空军食堂也没什么可吃的了,我才被迫吃的,现在仍然觉得没滋没味,食之嚼蜡。亲友中传说着,阿忆小时候,为人亲善,常把自己的好东西让给小朋友吃。实际上,这哪里是什么亲善,那是把自己不喜欢的东西给了别人去代为处理。直到今日,我仍然怀念和感激着那些帮助我把难吃的饼干统统打扫掉的好朋友们。没有他们,我活不过童年。
        现在,我最爱吃的是,依然是咸菜和酱豆腐。在北大读本科的时候,食堂里有了方便面,从此世上又多了一种我爱吃的东西。此外,因为长期受勤俭的大姨的影响,我竟养成了爱吃别人剩饭的习惯。这些剩饭,多半是别人的残羹冷炙,我却一点也不嫌脏,抢过来就吃,还有些属于别人不吃的,比如鱼头鸡爪,我会兴致勃勃地吃到一点儿肉都不见了才算罢休,桌上会留下一小堆纯粹的碎骨。可能是因为我爱吃的东西总是不属于高尚食品,父母竟从来没认为我挑食。我的“挑食”,常常不表现为“挑剔”,而是表现为因为极讨厌挑剔而呈现出的“胡吃海塞”。
        小时候去农村学农劳动,同学们都爱跟我分在一组。大家都知道,我们周家,人人善厨,就连阿忆自己,也是个美名远扬的少年好厨子,所以只要跟上阿忆,一定能吃到周家的饺子馅儿,而周家的儿子学雷锋,只吃皮儿。青年时代,大家愿意跟阿忆下饭馆。那时,大多数同学和朋友还没发迹,需要发迹比较早的阿忆来请客。对餐厅卫生和厨师的厨艺,当时大家都还没有养成“挑剔”的坏毛病,也能忍受阿忆的“就近第一原则”。可是到了中年,阿忆开始被朋友嘲笑。在这个蓬勃的年代,阿忆还是哪家餐厅近就去哪家,一点不在乎饮食卫生和口味好坏。点起菜来,也基本是个农民,停留在80年代的芸香肉丝上面。因此,即使是阿忆埋单,在吃饭喝酒的问题上,阿忆永远成了随从。
        有好事者说,阿忆这个人,什么都好,也似乎什么都懂,但唯一不懂得什么是“吃”。
        因为不爱吃,我竟拿“吃”当做识人标准。比如,谁要特谗,我就固执地认为这种人智商低。但后来先后结识了中学师妹张越、大学师兄英达、凤凰副台长程鹤麟,我的这种推断陆续遭到致命打击。这些人好吃,善吃,堪称美食家,前两位干脆把自己吃成了胖子而不悔,但他们却具有超一流的智慧,非一般人能及。我试着学习他们,可还是无法像他们那样熟记吃过的菜名,说清菜和酒的好坏和秘诀,甚至总是搞不清楚餐厅的名字和方位。要知道,阿忆也是好记性的人,自己还会烹饪,而且在山里都方位感很强。怎么一到了“吃”这个问题上,就愚钝至此呢?至今还没明白!
        那,读书人遇到问题怎么办,求助书本呗。
        对我这样的人来说,翻看这本书,十分有必要。“吃”,为我所不解,广东,又是我知之最少的省份。也许粤语和汉语差得太远,完全分属于两种体系。也许是地理距离太远,北京和深圳之间坐飞机也得3个小时。也许是广东人的“吃”更令阿忆费解和震惊,今生今世,有许多动物,阿忆是注定决不吃的——比如狗,比如蛇,比如活鱼和猴脑,比如虎熊和孔雀,还有果子狸——这是伤天害理,灭绝人伦。平素进餐厅,假如服务生暧昧地跑过来,吹嘘有狗肉和珍禽,阿忆会生气地拂袖而走,让她不知何故地失去这桩买卖。
        有了这本书,再去陌生的广东,触及陌生的吃喝问题,可能会有很大帮助。记不餐厅名号和地址,查一查就知。不喜欢餐厅里有珍禽,事先查一查,猜一猜,省得把自己气得半死,人家还不知道所气何为。至于总是不知道点什么菜好,这最好办,一书在手,求书问食,在宾馆里就找人切磋好,搞掂后再呼啸而去。
 
 

                                                          北京天通东苑
                                   2005年12月23日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invite/att_reqback.php?code=Ay21gpu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