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忆/滥盘与希望

 
 
 

日志

 
 

《董先生兴衰记》  

2006-04-12 10:22:00|  分类: 镜像内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洋哥哥随笔                                         特邀文字教练:阿忆
 
                                              文/ 鲍埃努(法)

        10年前会晤董的时候,我还不会汉语,但朦胧中有知,董这类人当道,中国不会进步。
        当时董是沈阳一家外贸公司的总经理,配有专职秘书,牛哄哄,气宇轩昂,话音很像破炕席折断时发出的动静。此公口头禅是“我还行”,我问秘书此乃何意,秘书翻译说,不过是牛哄哄的一部分,没什么中心思想。
        我初次请董喝咖啡,董豪迈地一口吞下半杯,苦得翻了白眼儿,大叫:“啥玩意儿这是!”秘书脸红到脖子根儿,小声解释:“这是雀巢咖啡。”董把剩下的半杯又灌进口腔,吧唧着嘴沉思:“雀巢,怪不得有一股鸟粪的味道。”秘书说,这是洋人的上等饮品,董抄起秘书的残杯去碰我的杯子,一饮而尽后大叫:“服务员再来几杯,洋人行,我也能行!”
        过了两年,我的汉语水平大长,多数谈话疑点已无需秘书一一解释。这时董已学会小口品尝咖啡,只是又由于忽而迷恋上了舞厅,终日瞌睡不已。我知道他对公司业务一无所知,许多问题便与秘书直接交谈,任董在一旁打盹儿。谈及营建大容量库房的时候,秘书叹了口气,说:“这样的仓库,耗资太大……”董突然强睁一只眼,喃喃插嘴:“仓库的耗子,能不大吗!”随即又睡。
        尽管日日如此,但去了舞厅,董便雄风骤起,每日必跳到凌晨散场。此公对黑暗中来历不明的女人颇感“性”趣,也时常对一些良家妇女说:“别看我这把年岁,我还行”之类的暗示。
        同年盛夏,董和我去南昌看货,此公夜夜晚归。
        一天深夜,他又是疲倦而归,摸进一位员工房间觅食。也许是醉态中觉得饥饿难捱,屋中剩饭便显得格外香甜,董抄起茶几上的隔夜面包香肠丢进嘴里。
天亮后,那房间的员工四处寻香肠不见,急得上火:“那条香肠哪去了!我为服务员打扫方便,昨晚放在茶几上的!”倒地而睡的董闻声跳起,直扑洗手间,哽噎呜咽半晌,蛆虫就是不出来。
        董大怒,召集所有随行手下,全天整顿思想,大叫:“别看我老了,我还行!”
        然而,我去年再去沈阳,听说秘书作了总裁,我愉快地打电话告诉他:“我知道,时代在进步。”当我问起董公时,得知他已卸甲1年,正在家里与癌症作斗争。我曾去看他,见他双眼干枯,像隔年的桂圆,嘴里仍在念叨:“我能行……”
 
 
                                          1995年冬天
                                         辽宁沈阳南塔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