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忆/滥盘与希望

 
 
 

日志

 
 

《终生寻找》  

2006-04-12 00:26:00|  分类: 天下图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洋妞妞随笔                                         特邀文字教练:阿忆
 
                                                  文/ 朱莉娅(加)
 
        20年前我在UBC读书的时候,穷追不舍爱上一位中国人,他永远是班里的第一。对于中国人,这不算什么奇迹,更重要的是,他没有大多数华人的坏习惯:他不会在餐厅和公车上大声闲聊,也不会端着饭碗张着嘴巴吧唧,不会像多数中国人那样看见珍禽就想到烹饪,他深爱动物和昆虫。
        在我勇敢的追逐下,他成了我的丈夫。
        但奇怪的是,20年来,我一直看不清他。不是因为我近视,而是因为我无法辨认他的脸部特征。我看所有的东亚人都一样(异性除外)。为了从众多面容平平的黄面孔中把丈夫一眼找出来,我一直处在找寻的劳顿状态。
        不过我很坚定,一如20年前我对伙伴们说的:“我就是要一辈子追逐他,找寻他,直到死!”
 
        按理说,我可以借助衣着分辨谁是我丈夫,因为温哥华没多少人会穿和别人一样的衣服。但有时照样会出差错。有一次,丈夫从多伦多出差回家,我去机场接他,由于远远看不清哪位是我的夫,我只好对每一位东方人很平均地微笑,既不能太热烈,也不能太冷漠。当警察朝我走来,对我说,“你不能在这儿招揽生意,请你离开”,我才意识到,我这样做是多么的危险,别人会把我当成“干那个的”。
        此时,我和警察的小小争执引起一位翩翩亚裔的注意,他提着行李箱朝这儿走来,我如同抓住一杆公平秤,一棵救命草,忙说:“我等我的丈夫,这位先生,您说,这有什么不对?”
       “这位先生?”那人大惊:“可我就是你丈夫!”
        我定睛细看,真是他,只是换了套新买的多伦多运动装。我扑入他的怀里,听见警察说:“多巧妙的勾搭,跟真的似的。”
 
        新婚初年,闹过几次这样的笑话,我强烈呼吁,要丈夫蓄上大胡子,可这仍然没有全部消除麻烦。
        去年圣诞节,我们去太平洋饭店参加晚宴,许多恩爱夫妻在沙发里闲谈,我去了趟洗手间,回来的时候,坐在丈夫的沙发后边,一边抚弄他的黑发,一边与大家缓缓而谈。我忽而注意到,一位女友的表情异样,很快变成了惊愕。女人的敏感使我觉得,这位女士的紧张感和我的抚弄有关。我急忙停下手里的活计,这时我香手下的男人恰巧回头,他和我同时大吃一惊,原来他竟是那位女友的马来西亚丈夫,从后侧方看,也留着大胡子!我大叫:“可刚才坐在这儿的是我丈夫!”
        密友们异口同声:“我就是要一辈子追逐他,找寻他,直到死!”
        呵呵,我坚定不移地站起来,开始再次着手寻找,并说:“是的,直到死!”
 
 
 
                                          1994年秋天
                                         北京语言学院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invite/att_reqback.php?code=Ay21gpu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