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忆/滥盘与希望

 
 
 

日志

 
 

阿忆答丁杰静的实习采访/2005  

2006-03-25 23:56:00|  分类: 受访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对于大学生活,你最难忘的是什么?你最感激北大给了你什么?
     我最难忘的不是一件事,而是一个人,一位名叫“朱丽”的女同学。不知道如果我成了她的丈夫,她的人生会是怎样,我确信她会比现在过得好。
     我最感激北大的有两件事:一是它给了我一生的荣誉,这些荣誉有时与我的真实状态并不相称,只是因为我有北大光环绕在头顶;二是它给了我一段五味杂陈的记忆,我指的是对朱丽的记忆,这个记忆常常让我心痛。
 
2、一个比较老套的假设:如果再过一次大学生活,你会怎么过?想改变和想坚守的是什么?
     假如重来一次北大生涯,我会认真谈恋爱,直接奔向自己喜欢的女人。
     我想彻底改变不谈恋爱的老朽作风,想坚守的是内心深处实际上一直特想谈恋爱的蠢蠢欲动的春心。我是这样一对矛盾体,心手不一,这使我在北大的本科4年生活成了40年人生历程中最最郁闷的时期。现在想来,实在不该,必须痛改前非。
 
3、在凤凰和央视,阿忆应该接触过不少广院毕业生。撇开套话,对他们的印象以及从他们身上谈谈对广院的印象如何?作为传媒前辈,能给今日广院后生一些建议吗?你认为传媒人最重要的素质是什么?
     我从不用“毕业于哪所学校”作为观察人的基础,这种方法相当愚蠢。实际上,北大也有草包,数量颇多,中国传媒大学也有精英,为数不少。我现在在北大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广播新闻研究》和《电视节目策划》,7年前曾为中国传媒大学电视学院讲过1学期《电视节目写作》,两相比较,学生并无不同,甚至教授水平也没有太大差别。如果说两校有什么差别,仅有两个,一是校牌市值不同,北大打造了100多年,比中国传媒大学多出半个世纪,当然值钱,但这与现在就职就读的人儿何干!二是校园不同,但这无非是行政干预的结果,并非中国传媒大学膨胀得不够迅速。总之,我对中国传媒大学的印象不错,尤其那里的教授们对我不薄,女学生也比北大的漂亮。
     我愿对中国传媒大学的学生做这样两个建议:一、不要妄自菲薄,在内地传媒院校中,你们的母校最牛,最有实战力量;二、千万别听前辈的建议,你们唯一要做的是,努力倾听新时代的足音,让前辈们在你们身后着急地胡言乱语去吧!
     至于传媒工作者最重要的素质,阿忆个人认为,是社会责任心和职业公德。与这一点相比,传媒工作者应该具备的其他素质,全当虚位以让。
 
4、从媒体从业者和学者两个角度出发,能否用几个关键词描述现在中国传媒圈的现状?放眼全球传媒领域的话,你最欣赏的要素有哪些?
     正义与无道并存,凝重与浮躁相映,精品与烂货同在。
     言及海外传媒现状,我最羡慕和欣赏的是,它们有言论自由制度,有公平的交易规则,有合理的经营实践。
 
5、你认为东西方传媒各自应该保留的是什么?需要加强交流又是什么?
     这不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它内含极小,外延极大,基本是不想让采访对象回答好这个问题。让我试着努力回答好这个问题。西方应该保留它的言论自由意志,应该保留公正无畏的批评勇气,应该保留竞争和竞争中公平的交易规则,应该保留经营中的所有成功经验。东方嘛,应该保留的,惟有我们的民族语言。汉语,是全世界最美丽的语言,无论如何都必须坚守它。其他的,就算了吧,可有可无。
     在东西方传媒领域的交往中,不要谈论什么“交流”,只谈“向西方学习”就行了。最多是告诉西方人,一定要吸取东方的教训,永远不要让媒介充当执政党和政府的喉舌。
 
6、人非圣贤,相信阿忆除了遭遇8岁时人生第一次残酷洗礼外,也会有其他委屈和烦恼,你通常的排解方式是什么?最有效的方法又是什么?
     我“通常的”排解方式,就是我认为“最有效的”方式,那就是睡觉。不过,我还是要说明两点:第一,别人是一生气就睡不着,我却是遇到烦心事便会昏昏欲睡,很快就能沉入梦乡;第二,阿忆是一个快乐、幽默、与世无争的人,很少感受到委屈和烦恼,因此有睡觉一招儿就足够了。
     或许这可以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假使您想找一付对付委屈和烦恼的灵丹妙药,做一个快乐、幽默、与世无争的人便是它的最佳药方。
 
7、有时候,生活里的一个插曲,就可以改变许多,更不用说40岁有了生命中的第一个女儿,先恭喜你。那么,这个改变,使你对生活对情感有了哪些新感想和新规划?
     去年深冬一天夜晚,我录完《实话实说》,坐最后一班飞机去广州为北大讲学。飞机飞离地面的几分钟,我望着舷窗外灯火辉煌的北京城,前所未有地意识到,在这座庞大的城市中,有我一个小小的女儿,无助地等待我归来。她不知道我要去哪里,为什么要去那里,我如果意外失事,她甚至不知道为什么我再也不能回来抱她,她会用习惯性的微笑,等待完全不由她来安排的未来。我觉得她好可怜,好渺小,由此第一次有了沉重的牵挂,第一次觉得我是绝对不会死的。
     不知道您是否可以理解,有了女儿之后,当我看到印尼海啸中丧生的婴儿,我会想到什么。我一下想到了我自己的女儿,想到我绝不会让她这样死去,天使是不会死的。今天下午,央视要求各个栏目为印尼捐钱,我暂时放下民族恩怨,把100元钱投进了钱箱。恍惚间,我觉得是把钱捐给了自己的女儿,她正在我当时看不见的地方习惯性地向着世界微笑,天真无邪。
     这算是一个巨大的转变吧,原本我就喜欢孩子和小动物,现在我更是看到一切需要成年人呵护的生灵,都觉得那就是我自己的女儿。我甚至想到,世间每一位父亲都曾如此心疼自己的女儿,因此只有对得住他们的女儿,我的女儿才会在轮回报应中得到晚辈男人们的呵护。
     但是,我实在不想让我的女儿嫁出去,觉得嫁给谁都不安全,还是让我来疼爱她的一生更可靠。我正规划着不让她上幼儿园,以防被不负责的阿姨忘记关洗澡池的热水阀烫死,正规划着不让她上小学,以防止小朋友伤害她,正规划着不让她上中学,以防止她被男同学骗奸,也正在规划阻止她上大学,被各种狗屁浪子追逐。
     哎,简直是乱了阵脚,想了许多伟大而荒唐的反动计划。
 
8、你过去主持过的节目,它们各自吸引你的地方在哪里?最喜欢的是哪档?来到《实话实说》有一些时日了,有什么新的心得吗?
     在62家联播电视台主持《谁在说》,它最吸引我的是,我可以在制片人的宽忍下,把过去一做就死的企业嘉宾一个个做成活人。可以说,那是内地第一个把企业家当活人做的栏目,半年之后,央视有了如法炮制的《对话》。
     在凤凰卫视公司主持《世纪大讲堂》,最吸引我的,是凤凰完全依着我,生生地把本该死气沉沉的高端学术理论,做成了笑声阵阵的先锋讲坛。半年之后,央视有了《百家讲坛》。1年后,其他电视学术栏目仿效而生,依然死气沉沉,不得要领。
     在北京久和成影视机构,我领衔《非常接触》总策划兼主持人,有幸孤注一掷,独断专行,把娱乐因素注入奄奄一息的电视读书节目,让《非常接触》迅速推广为35家电视台联播的高收视品牌,并在海外同时落地。迄今为止,《非常接触》是我自己最喜欢的节目,我为它投入了前所未有的精力。
     至于《实话实说》,在我刚接手时,一度以为自己可以再试牛刀,坚信可以一如既往,力挽狂澜,恢复这个节目在权威人士中的影响力。现在我发现,我还没掏出牛刀,就知道牛刀不必掏了。我的心得是,做人要谦虚,要知道有的时候,个人的力量实在太小。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invite/att_reqback.php?code=Ay21gpu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