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忆/滥盘与希望

 
 
 

日志

 
 

看齐树洁教授的日记  

2006-11-11 22:20:00|  分类: 镜像内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呵呵,居然看到齐教授的日记,不是偷看,是他公开发表的,他老人家是厦门大学法学院教授,俺可不敢惹他。日记中有几篇非常有意思,其中记录着齐教授在北大法学院读本科时代的同班同学,现在都是北大鼎鼎大名的人物。
  看日记,看历史,最有意思的莫过于,看到自己的领导,在小的时候,也曾经被别人领导过。
  他们也曾像你俺一样,做过学生,但他们勤勉努力,后来做了俺们的老师,再后来,又做了俺们老师的长官。但忽有一日,俺也做了老师,与这些前辈老师进入同等行列,莫名的欣慰与感激,又偶然看到他们做学生时的点点记录,终于悟彻何谓成长。
  
齐树洁博士的本科日记——
 
1978年10月27日星期五
  今晚班会,系总支朱老师宣布我班组织机构情况。班党支部:高志新(书记)、刘新魁(组织委员)、陈忠林(宣传委员)、林力(保卫委员)、李建生(青年委员)。班团支部:李建生(书记)、李凌燕(组织委员)、吴志攀(宣传委员)。班委会:刘新年(班长)、邵景春(学习委员)、王彦君(生活委员)、陈欣(体育委员)、常敏(文艺委员)。
  阿忆大笑,吴委员呀吴委员,当时只是团支部宣传委员。不过,那时候,俺刚刚考上北京景山学校,读初二。等到俺考进北大读本科,吴委员已在读法学硕士。等俺去读法律硕士,吴委员已是北大校长助理兼法学院院长,讲授金融法,是绝对的师长。
 
1981年9月14日星期一
  最近食堂实行学生帮厨制度(即帮助卖午饭、晚饭)。每天的报酬是0.5元,每星期两天。今天轮到我班同学帮厨。晚饭时我看见朱苏力围着蓝围裙,神情严肃地卖馒头,差点笑出声来。不过我真的很佩服他这种做事一丝不苟的精神。
  阿忆大笑,朱苏力是什么人,是北大法学院院长!想当年,也去帮过厨,卖过馒头,呵呵,不带人血。要知道这事儿,俺在1984年帮厨时就不必那么生气了,不过,俺生气,不是因为去帮厨,而是因为除了俺,其他同学都不愿帮厨。俺们那时没了5毛钱,没了物质刺激,大家便四散不见了。俺不在乎,觉得这是一种收获,学会了双手同时打4个鸡蛋。最关键的是,日后俺去买菜,总是心不在焉,所以老是迟到,但好心的师傅见是俺,一定多给半勺儿!朱院长呀朱院长,俺也如您一样严肃,但不幸的是,却没有一位同学能在日记里记录俺的严肃,连孔庆东那厮都没在,所以他写《47楼207》,只能写俺爱吃鱼头,无法写俺两手各拿两只鸡蛋,潇洒地打在巨盆边缘,和学三大师傅们一起,用绝对干净的大铁锹,为同学们做西红柿炒鸡蛋,1毛钱这个菜。哎,现在,学三食堂不见了,变成了百年大讲堂。

1982年1月7日  星期四
  下午与卢松、孙晓宁、吴强军、马东等同学到校医院看望住院的林力同学。林力是前天因腰疼病发作而住院的。据说,在云南建设兵团劳动时,她得了腰疼病,时常发作。
  晚上到二教203听陈建功(中文系文学专业77级)谈他的文学创作体会。这几年,他写了不少有深度的短篇小说,其中《丹风眼》被评为1980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他,中等身材,体格健壮(曾在门头沟煤矿当过矿工),穿一身蓝色中山装。会后,我请他题字留念(他们77级同学再过几天就要离校了)。他题了“开拓,进取”四个字。
    只要天空还有星星在闪烁,我们就不必害怕生活的坎坷。
    让别人去做生活的骄子吧,我们的使命是永远开拓!
               ——摘自陈建功小说《流水弯弯》
  阿忆大笑,孙老师,上您的《刑事诉讼法》时不觉得您是78级师兄,觉得您和俺不过同岁。今天看了齐教授的日记才知道,原来您那么大,长辈呀!谢谢您给俺的《刑事诉讼法》打了95分,俺怎么可能得那么高的分呢……
 
1982年2月23日星期二
  今下午课后党员开会,讨论通过吴高盛、孙小克、吴志攀三同学的党员预备期满转正的申请。
  我班有23位同学报考研究生,其中17人报考本校(邹斌、邵景春、齐海滨、石泰峰、吴志攀朱苏力等)。6人报外校:孙小克、卢秋生报人民大学,卢松、陈欣、赵勇报外交学院、姚红报北京政法学院。
  阿忆大笑,吴老师呀吴老师,居然也有预备期转正的入党遭遇。要知道,现在吴老师可是中共北大党委常务副书记兼北大副校长!哎,1982年,当俺萎靡不振地准备着高考,吴老师和朱老师已经雄心百倍地准备考研究生了,差距呀!而且,看齐教授后面的日记可以知道,这23位想考研究生的人,全考上了。70年代末的那些大学生,太让人敬佩,“把被四人帮耽误的时间夺回来”,特别轰轰烈烈。

1982年7月22日星期四
  李方同学结婚,晚上来宿舍分送喜糖、喜烟。他的妻子在昆明军区总医院任化验员(干部),是他在昆明部队服役时认识的。
  很快就要分别了。这几天同学之间相互赠言留念。以下是部分同学给我的赠言:
  成卉青:最幸同窗交情深,灿灿文采每惊人。君树桃李南天去,提笔时当望厦门。
  吴志攀:我们虽然交谈不多,但都是恳切的话。有时只是微微一笑,但却是出自内心的。
  朱苏力: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

  吴高盛:知你者谓你心忧,不知你者谓你何求。
  卢秋生: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欲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
  望苏宁:南天海国把根扎,喜看桃李满天下。
  张坚钟:厦大,这座光荣的学府,将成为你大展宏图的地方。
  王志远:一切过去了的,都将变成亲切的怀念。
  孙晓宁: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陈应宁:强健身体,锻炼意志,涵养情操,丰富知识。
  张淳: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韩晓武:走自己的路,不要动摇。幸福就在于创造新的生活。
  吴仕民:见贤思齐,从善如流。
  林力: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卢松:朝朝暮暮,未名湖边四年的共同生活,将永远成为我们记忆中的一页。
  李建生:行高若杨树,心如明镜洁。
  王刚平:天涯何处无芳草。
  王世洲:与君相知,真乃人生一大快事!
  邵景春:老老实实做事,清清白白做人。
  阿忆笑不起来了,毕业分别,是让人伤心欲绝的。从俺自己的经验看,俺最怕的是看毕业留言,太伤感。有时候想一想现在,俺的儿子马上要高中毕业,他们的毕业留言还会不会有俺们这种志在四方的大豪情,首先想到的总是祖国和社会。又想到自己的日记,居然一直放在越野车里,2000年春节在北京电视台开会,车放在武警总部门口,凌晨两点下楼取车,车竟不见了,俺大学4年的日记也随之全部遗失。于俺,那是宝贝记忆。于贼,那是废纸一堆。也好,免得事过境迁,看了伤感,丢就丢了吧。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invite/att_reqback.php?code=Ay21gpu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